<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六十章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要炸炉了!”望着那道不断撕开的裂缝,铁君义忍不住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嘴巴忽然有些感到干涩,这不是他所希望看见的,这都到最后了,经过两枚丹药的挤压,这鼎炉,终于是达到了承受的极限,即将爆裂。

    “真不是时候啊....”苍白的脸庞之上,一丝丝冷汗缓缓滑下,铁君义没想到,在这最后的关头,竟然会出现这种戏剧性的一幕,这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啊。

    当第一道“咔嚓”声响之后不久,第二道也紧跟而来,然后,第三道,第四道......仅仅是片刻时间,原本好好的药鼎,竟然便是布满了细微的裂缝,被挤压的相斥之力犹如丝丝劲风从这些细细的细缝挤压出来,压出阵阵热浪以及一股股药香。

    “天啊......”

    当那刺耳的“咔嚓”声响起之后不久,离站台较近的几个参赛者便有了察觉,望着铁君义手掌之下的那个裂缝横贯的药鼎,所有人都是惊呼了起来,谁能想到,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发生这样事情。

    “......”高台上,风天扬也是嘴角一阵抽搐,他虽然认定了失败,但是没有想到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让人甚是无语....

    半晌后,风天扬方才苦涩的摇了摇头,低沉的道:“唉,结束了,希望已经破灭了,不知道这小家伙回到家族后将会怎样诋毁西澜之域,哎,看来始终无法摆脱这凡域之名啊!”

    翟璟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他到现在还没有下定论,因为现在的铁君义还没有放弃,还在坚持着,这让他不敢下定论,而且他竟然看到了一点希望的苗头。

    “难道就这样了吗?”颜华可不会相信铁君义会就这样的放弃了。

    “哈哈,药鼎都要炸了,我看你还炼什么?”错愕的望着布满裂缝的药鼎,上官羽在愣了一会之后,忍不住拍着石台失声狂笑道,形象尽失,那张狂的样子让人想吐,尼玛难道大势力出来的人都是这样一幅德性吗?

    “君义,加油!”谢嫣然眼里的担忧之色犹然可见,娟娟秀手握紧松开,显得现在的她很是局促不安。

    没有闲情理会外界的声音以及目光,铁君义也在尽力维持着药鼎的破裂,但是可惜,没有办法了,所以,在费尽功夫后,依然只能无奈的看着那裂缝越加扩大的药鼎...

    当药鼎的裂缝扩大得一个极限时,扩张的速度逐渐停止,药鼎便开始了膨胀,铁君义目光死死的盯着越来越庞大的药鼎,那神情好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眼神完全凝了起来,精神完全集中在一起。

    “轰!”

    已经达到极限的药鼎,无法在继续膨胀下去可,终于是轰然一声,爆炸开来...,而铁君义在这一刻也是动作了,他抓住爆炸的那一瞬间,铁君义一手往天上一挥,一团扭曲的空间夹着两枚亮丽的丹药就飞上了天空,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应该说是只有俩个人吧,一个是翟璟,另外一个是丹懿。

    剧烈的爆炸声,在广场之中回荡着,无数药鼎碎片,四下飞射,将周围的炼药师吓得急忙后退。

    “哈哈哈哈,我说了,冠军是我的!就凭你这个小丑是不可能和我相争的,哈哈哈哈!”望着那被一片烟尘雾绕的站台,上官羽终于是完全的放松了下来,狂笑道,现在冠军已经是他的了。

    整片广场,在此刻,只有着那爆炸声的余音以及上官羽的狂笑声,其他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现在,失败,已成定局!整个西澜之域诺大之区竟然败了,摆在了一个这样的人手中。

    巨大的广场之上,一片沉默,好半晌之后,观众席之上,方才响起连片的惋惜叹声。

    “失败了,神话终究没有挽回局面!”

    “这次,西澜之域可是真正的要颜面大损了啊。”

    “哎,没有办法,但是有着神话不败的战绩,恐怕颜面会有点保留,毕竟神话可是力敌战宗的超级高手。”

    “嗯,说得不错!毕竟神话只是也只是人,不是神,年纪轻轻有如此恐怖的战力和炼丹水平,已经超出了常人很多很多了。”

    “是啊!”

    .......

    “哈哈,裁判,既然铁君义现在已经爆鼎,证明他现在已然是无力回天了,那么还请宣布大会最后的成绩吧!”上官羽狂笑了一阵之后,终于是按耐住了心中的那份狂喜,抬起头来,望着裁催促着他的最终判决。

    “......”裁判此时也是一阵木讷,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也不得不判决,这嚣张的人可是有着很深厚的背景的,他可不敢和他呵呵。

    裁判眼神瞄向贵宾席,这样的情况下只有风天扬点头,他才发话了。

    看着裁判的眼神望来,风天扬也是苦涩一片,就欲对裁判点头了,但是就在这时翟璟说话了,“老风,等一等,时间还没有到,不是还有几分钟吗?沙漏里面的沙还没有漏完吗?”

    “翟璟,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就算这样,可是败局已然定下,无法挽回局面了!”风天扬有些落寞的说道,此时在他的心中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老风,注意那小子的上空!”翟璟提醒说道,嘴角挂着一丝淡笑。

    风天扬闻着翟璟的话,放眼望去,灵魂力感应而去。

    原来在铁君义的上方,在浓烟尘雾间有着一团扭曲的空间,两粒弹丸束缚在其中,风天扬嘴角露出笑意,原来在刚才爆鼎的时候,他因为心里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所以就没有注意到这里,没有想到,铁君义竟然以这样的方式保存了果实,而且这是最后一步了,那么胜负还真的难以决定呢。

    “上官小子,现在时间还没有结束呢,还没有到最后,我现在还不能裁决,等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判决谁是这最后的冠军”风天扬淡声的说道,也不说明原因,那意思是等时间吧!

    “你......”上官羽一听,就想怒声大骂,但是还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不允许他在这里厥词,说了一个字后边阴了下来,好,我就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我就不相信铁君义在这一刻还能翻盘,上官羽此时是极度的不爽,这分明是在拖延,都这个时候了,还拖延,有作用吗?铁君义的丹鼎都已经爆裂了,难道他还能在这几分钟的时间翻盘再炼一炉丹药,这根本不可能。

    上官羽没有看其他的地方,眼睛紧紧的盯着墙壁上的沙漏,他在等待最后一粒细沙落下,那个时候就是他吐露豪气的时候了,那个时候看他如何羞愤这些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