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炸鼎
    “伪五品丹药吗?不知道我的会是什么样的呢?......”虽然看见上官羽的是为五品的丹药,但是铁君义依旧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是斗志盎然,至于上官羽的挑衅,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了,这样白痴型的挑衅,根本就是自作聪明而已。

    第二十七遍,铁君义轻吐了一口气,他打算就此提炼结束了,接下开就是最重要的阶段了,他不知道能炼出什么样的丹药,但是应该不会比上官羽的那个低就是了,而且有可能更高。

    “呼!”

    铁君义呼出一口浊气,略微的调戏了一下,便执掌虚天炎就开始工作了,铁君义把排在在站台前的玉瓶一个个有顺序的拿起,倾倒药液,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工作。

    众人的眼睛随着铁君义动作不断的移动,心此时随着铁君义的动作完全提了起来,每一个动作的波动都会引起众人的心灵颤抖,然而大多数是被吓出啦的,因为铁君义的动作完全让人捏一把汗。

    本来一般而论,炼丹必须要谨慎,所以一般炼丹师凝丹之时是这可丹药完成了,然后再继续下一刻丹药的凝制,可是此时铁君义倒入药鼎中的量可是两份耶,他难道要两份的培元丹要一起炼制,这也太疯狂了吧!

    如果是六品,七品的炼丹师的话,则可以几枚一起炼,这还有话说,而且都不敢同时炼制和自己等级的丹药,都没有把握会成功,然后现在的铁君义根本不可能是六品七品的炼丹师,他现在只是义儿战王境界的高手,还不是战魂,所以说他现在根本还不是六品的炼丹师,所以绝对没有这样的把握炼制成功,也许还会出现其他不好的意外,如果炸鼎,这可是一个大麻烦。

    两枚丹药释放的能量是一枚丹药的四五倍,就是是铁君义战力超群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恐怕也得好好的喝一壶。

    此时正在睡觉的丹懿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看着铁君义精光外冒,心里却是低沉的吟道:“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难道他有把握吗?”

    “这小子要干什么,那可是两份的量耶,难道他想两份同时吗?”风天扬问声站了起来,此时完全不顾任何的形象了,看着铁君义提炼的次数竟然和上官羽的差不多,心情也随之昂扬了起来,喜色也开始蕴上眉毛了,然而现在铁君义的动作完全让这个西澜一只手的风天扬完全失色了,其他人如颜华之流的也战了起来,他们也没有想到铁君义会如此的疯狂。

    “看他的样子是这样的,难道他难道真的以为他能成功吗?”翟璟眼神看着铁君义也不是刚才那样的淡定了,这时隐隐的含着责怪,好像是铁君义托大了,那有点还不会走路就想学会跑了的责怪。

    “这小子也太乱来了,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有多么的恐怖吗?”风老不知打什么时候也站到了风天扬的身边来了,眼神恼怒的看着铁君义,也是对铁君义没有了好感了。

    “这一回什么希望都烟消云散了,这家伙太乱来了,也不知道他的老师是谁?”翟璟苦涩的说道,对铁君义那个信心满满现在也随着铁君义的动作消失不见了。

    “我看没有那么简单,不会,以他的心性,不可能会做这种冒险的事情,坚决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吧!”风老此时却是和两人唱起了反调,不是因为别的,是看着刚才铁君义的眼神,是那么的相似,他想起来了,在和羽志飞碰撞的时候,那可是超越了战魂的一击,然而铁君义的脸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眼里射出浓浓的战意,在那个时候除了和他相处过的人,谁也恐怕不会相信铁君义能够阻挡这恐怖的一式吧,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样,铁君义凭着他强悍的底牌,硬生生的挡了下来,此时的情境和那时候的情境是何其的相似,在场的人都开始不敢看了,特别是一些炼丹师也开始摇头,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但是他们没有大吼大叫,现在铁君义还在坚持着,也许会出现奇迹。

    “这话怎么说?”翟璟看向风老,他这样说肯定有他的道理,他想听听了,风天扬也是转头过来,想听听自家老弟有什么高论。

    “老哥,还记得他和羽志飞比武时候的情境吗?”风老提醒道,眼里闪过奇异之色。

    “嗯,记得!”风天扬可是不会忘记那一天的,他可能比谁的记得清楚,铁君义和他的矛盾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他肯定不会忘记。

    “那个场景和这个何其的相似,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眼神,那个时候恐怕除了颜皇主等人之外,恐怕谁也不会相信铁君义能够抵挡得住这么恐怖的一击,但是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眼里露出熊熊的战意,硬生生的抗住了战宗高手的一击,现在他依然是这样,我想他也是有着必胜的信念吧!”风老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虽然我和铁小友在一起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从来不做”颜华也插嘴说道,在他看来铁君义做一件事情都有着必胜的信心。

    之后,几人沉默了,他们想看看铁君义究竟能走到哪一步,一个个紧张得捏起了手。

    会场之中,要数开心的就是上官羽了,看着铁君义大胆的做法,直接断定了铁君义绝对没有丝毫的机会成功,根本不看好铁君义,一脸的笑容是那么的刺眼.....

    把所有的药液都落入了药鼎之中,铁君义顿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铁君义的灵魂力量犹如被卸开了闸的水池,洪涌开来,虚天炎随着铁君义的灵魂力量螺旋在药液的周围,不断磨合各种药材之间的不和睦,因为灵魂力的不断消耗,铁君义的眼神也是变得有些虚幻了,脸色也甚不好看。

    铁君义没有想到混精蚀土根把浑气去除越多,排斥力越大,他第一次只是提炼了六遍而已,所以没有感觉到多大的压力,反弹力很小,然而这一次却是提炼了二十七遍,生生的多了二十一遍,活跃力之大,让他难以想象。

    这是当然的了,这所谓的浑气也叫做土气,土乃万物之母,当然不会对它产生任何的抗拒了,而浑气被提炼了出去,混精蚀土根的本性被释放了出来,所以相斥力才会如此之大。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失,众人的心此时也是焦急难耐,犹如被猫爪子捞着一般,难受至极。

    墙壁上,那一个计时沙漏,此时已经在敲打着倒计时了,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沙粒了,可以说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了,几分钟过后,就算是铁君义炼制成功,冠军也不是他的了,他已经超时了。

    “我就不信,在最后几分钟你还能折腾出什么东西来。”上官羽脸色阴沉的,嘴角挂冷冽的笑意,然后看了看手中的玉瓶,这是他的冠军之作。

    “咔嚓!”就在铁君义已经凝成了两粒光滑圆润的丹药之形时,一声极为清脆的声响传播开来。

    在铁君义手扶着的药鼎上,一丝极为细小的裂痕出现,它在慢慢的拉大。

    这不用说,所有人的脑海中都闪现两个字:炸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