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惊醒动魄的比赛
    铁君义这一次可以说是火力全开,虚天炎不要钱的从丹田中溜出来,炼制的速度可谓是让观众席上的人那一个目瞪口呆啊,一株一株的药材被铁君义扔入药鼎之中,没有几分钟,变成了一团团玄奥的药灵之液从药鼎中飞了出来然后被铁君义装入了玉瓶之中。

    “好快,难道此时才是神话铁君义的实力吗?”

    “太妖孽了,太恐怖了”

    .......

    此时铁君义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炼丹之中了,他必须在时间到来之前,把丹药给炼制出来,而且他这一次可不能像上一次的那样,他必须把混精蚀土根里面的浑气提炼的差不多再说。

    然而当他们看到铁君义竟然提炼的是两份的,他们坐不住了,这铁君义要干什么啊,就是上官羽看着铁君义的动作,也都觉得铁君义不是正常人了,他要做什么,难道他以为这样就能够凝出两枚丹药来吗?

    翟璟等人苦笑无疑,根本把不准铁君义的脉,唯有苦笑,甚至有些无奈,“老风,他要做什么?这可是两份的料啊,难道他有把握两份都能成功吗?”

    风天扬苦笑,你问我,你是六品中期的炼丹师耶,我只是一介武夫,不要搞错对象,要问,也是我问你好不好,“你在问我?”

    翟璟转头过去,疑惑的看了一下风天扬,“你没病吧,我不是问你那问誰,真是的。”把一切责任推到了风天扬的身上。

    “我是炼丹师还是你是啊?这东西是你的长处好不好,你来问我,那我问谁啊?”风天扬瞪着眼睛说道,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也是啊,你不会分析吗?你的头又不是拿来做装饰的,思考一下又不会坏?”翟璟不紧不慢的说道,看来两人不是那么的和谐吗?

    “我.....”风天扬想说什么,但是被一旁的风老哥止住了。

    “哎,我说你们有必要这样吗?你们两个的年纪加起来都几百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风老无语啊,都胡子花白了,还是争吵不休。

    两人都想看了一样,不爽的没有说话了。

    可是下一刻,风天扬看着铁君义快速的动作,“看来他是真的要把这两份的药材给消耗掉,但是他有把握全部凝成丹行吗?要是成功的话,那就好了”。

    “嗯,只要成功了,第不第一都不重要了,冠军的位置已经在众人的心目中了”翟璟附和的说道,两人现在感情很好的样子,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一样,除了风老之外,其他来的贵宾都一双眼睛都奇异的盯在两人的身上,不是刚才有点毛了吗?咋看起来现在又没有事了。

    至于风老吗?那样子已经完全适应了一样,见惯不怪了。

    .......

    “小子,妄想托大,还想要炼制两份,一会儿我看你怎么收场,哼!”上官羽看着铁君义的动作,虽然可疑,但是他绝对不会相信铁君义能够成功,俊美的脸庞上露出冷冽之色。

    其他参赛者也是看着铁君义的动作十分的不理解,而荀清儿此时脸色有些惨白,看着铁君义的眼神有些担忧,但是又继续她自己的工作了,她现在才把这混精蚀土根提炼了两遍,她可是记得要提炼三遍以上才可以的,现在还有一遍,但是现在她的状况可不是很好,身子有些虚浮,她虽然在就到达了三品高级的炼药师了,但是从来没有炼制过四品的丹药,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成功。

    “砰!”

    此时有个参赛者的丹炉不争气,狼狈的碎裂开来,而这个炼丹师瞬间就被浓烟烈火个笼罩了,闷哼声传了出来。

    而此时有几个三品的炼丹师因为魂力的不济昏了过去,被赤卫队给抬了出去。

    时间越到后,台上的人就在不断的递减,此时铁君义已然到了混精蚀土根的阶段了,虚天炎再一次的膨大,两份的混精蚀土根被他扔进了药鼎之中。

    “噗!”

    就在这时,一声轻小的声音从铁君义左侧传来,铁君义一心二用,因为这声音是个女孩儿的声音,现在在台上的女孩可谓是曲指可数,在铁君义的右侧有一个是来自天龙帝国,后面也有两个,一个是来自布幔帝国,一个是来自天魂帝国,而左侧饿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和铁君义一起来的荀清儿。

    此时荀清儿的脸早已苍白无血,身子站在那里有些踉跄,娟秀的巧手才把提炼好的混精蚀土根装了起来,一丝殷红挂留在她的嘴角,惹人生怜。

    荀日看着妹妹的样子,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身子有些颤抖,他很想大声的说:“妹妹,可以了,已经可以了。”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样做,只能这样看着。

    “清儿,加油吧!”贵宾席上,李老眼里看着台上的荀清儿,露出不忍的神色,但是并没有阻止,在心里为自己的孙女加油。

    荀清儿吧混精蚀土根的精华装了起来,身子就忍不住的一抖动,她撑着站台休息了片刻,然后抬起头来又开始下一步工作了,莲花般洁白犹如柔荑的手轻轻的拿起玉瓶,缓缓的吗其中的药液滑入到药鼎之中,幽蓝色的火焰瞬间炽疼燃烧。

    当荀清儿吧所有玉瓶中的药液全部到完时,她附着在药鼎之上的巧手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双手附在药鼎之上,控制着药鼎里面幽蓝色的兽火。

    “蹬蹬蹬!”

    药鼎开始在台上狂野起来,不听话一样,荀清儿双手略微压制着药鼎,不让它颤动,就这样又过去十多分钟了,此时已经是她凝丹到最重要的地步了,一不小心,什么东可能得不到,只剩下焦黑的遗物。

    “嚓!”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谁都不愿意听到的声响传了开来,在药鼎的鼎身上,一条裂缝在慢慢的撕裂,那样子好像在说,不让我动,我裂给你看,炸裂就在顷刻之间。

    看到这个景象,荀清儿的脸色也是一变,但是她一定要炼成这颗丹药似的,幽蓝火焰再一次喷发开来,现在已经是最重要的时候了,只要过了这一个阶段,什么事情都好了,但是这药鼎会答应吗?

    一看荀清儿的这个动作,铁君义就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想保存丹药,那么她可能受到的伤害更大,铁君义眼里有些不忍,但是也没有办法。

    “轰!”

    药鼎轰烈开来,在浓烟雾蒙之中,一团幽蓝之火显得特别耀眼,此时的荀清儿头也是改变了一个样,但是嘴角却是露出微笑,那意思好像是再说:“我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