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我晕了过去,怎么又是我
    翟璟慢慢的站了起来,脸上此时也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想必你们都看过内容了吧?”。此时的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一件炼丹师的丹师袍,但是在他的左胸前,六朵莲花特别的耀眼,众人眼里一惊,到了此时才知道众人原来是六品的炼丹师而且还是六品中期的炼丹师,一个个眼神敬重的看着翟璟,呼吸有些沉重,紧接着便是便是惊天动地的呐喊声,竟然没有想到这个有些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然是一个无比尊贵的炼丹师。

    “果然如此!”铁君义看着翟璟胸前的那几朵莲花,心中沉吟,他和这翟璟有过一眼之交,这人的灵魂力可是恐怖无比的,所以心中就有了猜测,猜测这人绝对是一名六品以上的炼丹师,果然,翟璟不但是六品,而且还是六品中期的炼丹师。

    翟璟目光缓缓扫过全场,虚压着双手,现在他的人气可是非常高,震耳欲聋的喧哗声,随之逐渐降低,雄浑的朗声,在广场上空,久经不息。

    “这第三轮考核,有三次的机会,炼制的都是同一种丹药,但是有着不同的等级,而最后的胜利者,自然是要看他所炼制出来的丹药的品级了,谁的品级高,冠军自然就是他的了,当然时间在墙壁上,超过了也就是你失败了,我们可等不起几年的时间,嘿嘿!”

    铁君义看着翟璟那一个无语啊,这看起来还算严肃的老者,而且又是六品中期的炼丹师,还有这样一面,能不能不要这样啊,不会是被风天扬那个老头传染的吧!

    “哈哈哈!”广场中的观众也开始大笑了起来,也万万没有想到这名尊贵的六品炼丹师竟然如此和蔼,心情也随之畅放开来。

    “既然大家都已经熟悉了考核规矩,那么...”高台上,翟璟手掌缓缓举起,然后悄然挥下,淡淡的声音,响彻广场:“第三轮考核,现在,开始!”

    随着翟璟的话音落下,原本有些窃窃私语的广场,瞬间便是安静了下来,观众席之上,无数道目光,紧紧的盯着下方巨大广场之上的二十九位参赛者,等待着他们今日的精彩表扬,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天才,现在站在台上最差的都是三品中期的炼丹师,有好几个可是四品的炼丹师,这在众人的眼中无疑就成了香馍馍了,更是许多少女心中的完美王子。

    广场上,在翟璟音落之后,除了铁君义之外所有的参赛者都并未有所动作,反而是不约而同的保持着沉默,各自沉默,微闭着双眼,在调息,保持巅峰的状态,就连狂傲的上官羽也是如此,平和他的心境,显然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也得小心的应付,虽然他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这里还是相当不错的。

    铁君义呢就不用了,现在就是他的巅峰状态,但是他没有动手,这样有点显得他十分的狂傲了,这样做他可不喜欢呢,于是他就坐在了站台的座位上把玩着。

    当沉默持续了将近十分钟之后,铁君义待不住了,他可是不只是炼一炉那么简单呢,得先练练手再说吧!率先将之打破,站了起来,手掌一招,摆放在台上的那一座略显古朴,可却蕴含着淡淡深沉气势的青红鼎炉,瞬间移动到了铁君义的面前。

    这一次的炉鼎和前两次的有着本质上的差别,绝对不是前两轮的那种药鼎可以比拟的,拿在手中就可以感受到他对魂力排斥力减小太多了。

    好鼎,铁君义忍不住的赞叹道,他现在也算是炼器师了,所以一眼就可以看出好坏了,同时对斗战学院又有了新的认识,一下子就能拿出如此多的宝鼎,这斗战学院果然不愧是庞然大物啊,底蕴如此丰厚,根本不是其他势力所能比得了的。

    铁君义手一翻,一团虚炎从指间蔓延出来,强烈的炙热瞬间炽腾开来,虚天炎被运行了出来,在铁君义的火焰一出来,所有人的眼睛又盯了过来,脸上现在还心有余悸,那一击现在都还清晰的映入了脑海之中。

    “这是么火焰?”翟璟没有见过虚天炎的威力,但是感受着这个无形的火焰,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威压,这是他现在所遇见最厉害的火焰,这已经超越了很多兽火了,但是又绝对不是天火,它没有源气。

    “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火焰”风天扬无奈的苦笑说道,铁君义那一莲花战技,就是他都感觉到危险之息。

    “那种火焰被神话放了出来了,看来神话要全力以赴了,真不知道神话能炼制出什么品级的丹药。”

    “就是,就是,真期待!”

    ........

    感受着铁君义火炎的不寻常,上官羽脸色也是一沉,看来铁君义果然有一手,就凭这一点,铁君义底牌还真的不少,绝对拥有过人之处,这可不是一般的火焰啊。

    “哼,光火焰好又有何用?若不能操纵它,最终只得落个玩火自焚的下场。”上官羽嗤笑道,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话一出,所有人听到这句话,都露出嗤笑,铁君义不能操作它,孩子你还在太年轻了,不知道你就不要乱说行不,这对你以后不好的,如果他那个都算是不能控制得好火炎的话,那么谁控制火炎才算完美呢。

    看着众人鄙视的眼神,上官羽知道这是在鄙视他自己,本来平息的怒火又再一次的滕烈了起来,又怒视着铁君义,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了铁君义的身上了。

    我晕了过去,怎么又是我,这都算是我的错吗?这是他们好不好,铁君义现在那一个无语啊,这上官羽这是什么逻辑啊,发什么病啊,这都怪在他的身上。

    “平静一点吧,这样对炼丹可是有坏处的哦。”铁君义对着上官羽眨了一下眼睛,淡淡的微笑说道,只是他的眼神有些冷。

    可是铁君义的劝告只会让这丫怒火冲天,犹如火上浇油,更怒了。

    “哦,这什么情况,算了随你吧,我炼丹了,没时间和你磨叽”铁君义看着上官羽愤怒的一脸,再一次的刺激到,娘的,我叫你什么都往我的身上算,我不玩死你,铁君义恶狠狠的想道。

    “你.....”上官羽就欲要指叱铁君义,可是还是知道现在是在台上,那么多人看着呢,的注意形象,如果形象在谢嫣然的眼里丢太多的话,那就不好了,“哼!”重重的哼了一声,便没有再一次和铁君义在一次较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