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次出演,上官羽愤怒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顿空响起,因为此时正是第二轮结束,宣布第三轮开始的时候,所以正会场相比起来叫安静一点,这一有些霸道的声音每一个人都听得很清楚,众人随声寻去,一个少年映入他们的眼中。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颀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候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颜,一袭淡青色的长衫,一跳淡蓝色的梳发飘带,让得在场很多女性为之倾倒,满眼冒着金星,希望这少年能够看他们一眼。

    一个美少年,而且还是绝美造型的那种,一眼微笑,就可以然成百上千的少女为之肝脑涂地。

    高手,战王五重,但是绝对比杜苍宇还要厉害好几十分,看他的年纪应该在二十四岁左右,天才,很妖孽的天才,铁君义眼神一跳,这应该也不是西澜之域的人,在西澜之域如果有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就这样的默默无闻。

    与此同时,在外西澜休息区,谢嫣然的眼神也是一跳,脸上露出苦味的神色,看来这人和她应该是认识的。

    对于这样的情况,铁君义也难得管,这是落日城主的事情,和我有毛的关系,既然有一个小时的休息,他可不会在这里浪费无聊的时间,然后和荀清儿就走下了擂台,向着外西澜休息去走去,其他人看着铁君义这样,他们也慢慢的走下了擂台,这已经不是他们所管的事情了,他们的事情已经忙完了。

    也就在这时,一个黑衣老者凭空出现在贵宾区,众人的眼睛也是随之看去,但是这黑衣人是带着斗笠的,看不见脸之类的,不知道长得想什么样子。

    超越了战皇,半步战尊,铁君义感受到这黑衣人的气息,心里一颤,他刚才是感觉到一个危险的气息,但是不知道实力达到了什么境界。

    他是谁?竟然有如此高手守护着,看来又是一个大势力出来的人,铁君义心中沉吟道,然后不动声色的走向自己的座位。

    而这时,那个年轻少年也是转身,有那个人在,这里就没有他的事情了,就开始张望起来,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当他的眼睛看向铁君义这一方的时候,眼里露出兴奋之色。

    “嫣然!”年轻然看着铁君义身旁的谢嫣然大声的叫道,然后小跑而来。

    铁君义一开谢嫣然的脸色就知道是怎么会事情了,又是美貌犯的罪,无奈的苦笑,但是也没有说什么,这是谢嫣然的私事,让她自己解决吧,可是铁君义却是不知道,这一会火直接在他的身上燃烧了。

    年轻人跑了过来,但是问题来了,没有位子了,当然不是这休息去没有位子,而是谢嫣然身边没有位子了,在谢嫣然的右边是铁君义左边是颜火儿和荀清儿两人前一排是丹懿,后一排是颜辰等人,这谢嫣然完全被包裹在中间了,他要么到前面和丹懿坐在一起,但是现在的丹懿看起来很邋遢,他肯定不会过去和他坐在一起,看着丹懿那一身上下囫囵的样子,一阵恶心;要么去下一排,但是这样就和谢嫣然分割太远了,这是他不喜欢的。

    所以呢他就把目标转向了铁君义,这样既可以和谢嫣然聊天,而且例外两个也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啊,他可不会就这样放过机会呢,现在他已经是四品后期的炼丹师了,又有身后的家势,那个女子当得了他的魅力呢。

    而且最重要的是,谢嫣然看着铁君义的眼神不一样,这是他不允许的,谢嫣然已经是他内定的妻子了,谁敢动就要他好看。

    “小子,和你商量件事?”年轻人走了过来,无视的看着铁君义,那语气可不是商量。

    一听这个年轻然的话,谢嫣然脸色就沉了下来,“上官羽,请注意你的言词”,谢嫣然不客气的说道,上官羽就是这个人的名字。

    上官羽没有想到谢嫣然会如此反应,而且还是维护铁君义,心里面更是不爽,但是他没有说什么,眼睛看着铁君义。看他有什么反应。

    铁君义眼皮都不搭一下,眼睛四处乱瞟,一点没有要回答的意思,那又是**裸的无视。

    上官飞看着铁君义的样子,心里怒火升腾起来,但是他知道这里可不允许动手的,否则有得他受得了。

    “我在和你说话呢?”上官飞再一次的说道,眼里喷出一股火焰,看样子是怒到了极致了,铁君义的无视至极沸腾了他骄傲的气势。

    也就在这时,丹懿就要站起来的样子,铁君义皱眉说道:“老头,你要干嘛啊?”

    丹懿转头过来无语的看着铁君义,“丫的,当然是远离你了。”那眼神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铁君义,众人一听,谢嫣然几人一听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两人所配合的戏可是精彩至极的,连战皇都会被气得吐血,不知道这丫的会不会动手啊。

    “离我怕远一点,怎么回事啊,我有那么可怕吗?”铁君义抚了抚头发,一副疑惑的样子。

    “切,你小子有什么好怕的,我是在防止疯狗病,你知道吗?丫的,被疯狗咬了,你想我早点死掉啊”丹懿张口大骂,口水似喷泉一样,到处喷洒,特别是上官羽,被他一口一口的喷洒。

    “这个我是炼丹师,我会帮你解决的,小病而已”铁君义一副我明白了,样子好像真的是被疯狗给舔了一口一样,然后一副丝毫不在意神情,那意思是这病小意思了,我能治了,小意思了。

    现在的上官飞早已经怒火爆发了,现在又被口水灌溉了一下,而且丹懿和铁君义在演绎无疑绝伦的戏,没有多说,怒火冲天的他一把儿就向着铁君义抡过去,直接是打脸。

    “呵呵!”铁君义满不在意的,然后举手挡住了脸,他就要等风天扬等人怎么处理了。

    “啪!”

    上官羽一掌打在了铁君义的手上,但是他犹如打在坚硬的钢铁之上一样,手掌顿时感觉到一股疼痛,观众的眼睛也顿时看了过来,有好戏看他们可是不会放过的,有人竟敢在这里动武,看来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