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荀日,加油
    铁君义那着这一卷正版得不能在正版的药方,心里面很是无语,这是什么情况啊,这比赛也忒简单了点吧,这相比第一轮来说这很,轻松得太多了,丹药方里面什么都包含有了,如每一株药草的提炼纯度界限,每一个步骤需要注意的事情,药性之间的相斥,火温的控制等等全部都囊括在里面了,只要按照要求做就一定就可以达到目标了。

    铁君义抬起头,好像想到而来什么一样,转头向不是很远的一个年轻人看去,这人不是别人,真是荀日,他才想起这丫的只是一个二品后期的炼丹师,离三品炼丹师还有着一定的差距,这可是三品的丹药啊,这好像超过了他现在的界限了,

    恐怕这一轮他就得滚蛋了,就算是炼成了,也绝对是半成品,而且还是超级劣质的半成品。

    此时的荀日也是有些难堪,脸色有苦了下来,这虽然只是三品下级的丹药,但是也不现在的他能完成的任务,现在他只是一个二品后期炼药师,离三品还有一段距离,他很清楚,他才到二品后期不久,炼制二品上级丹药都还不是那么的圆润,现在更别说是炼三品丹药了,如果强行炼制的话,有几率出现丹行,但是绝对不是三品丹药。

    同时,荀清儿的眼神也看了过来,自己家的哥哥有多大点的水平他还是知道的,这一轮以后他恐怕是没戏了。

    荀日没心没肺的对着铁君义和他妹子笑了笑,一点事情的都有的样子,但是尖锐的眼芒显示了他的决心,他要继续下去,本来按这样的要求,荀日可以直接选择弃权,没有必要这样比下去了,但是他觉得这样做也太过懦弱了,要输也要输的体面,走得洒脱。

    “呵呵!”铁君义看出了他的想法,笑了一下,就不管他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荀清儿也是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

    养魂丹,三品下级丹药,说白了就是一种对魂力起作用的丹药,对于灵魂没有任何缺陷的武者来说,养魂丹可以增长他们的魂力,但是这种增长的速度不是很快,而且服用过多也不会有丝毫的作用了,这对于像铁君义等人就没有多大的作用了,但是对于一般的武者来说,这可是宝贝;对于灵魂受创的人,有着缓慢的温养魂力的伤口,使魂力慢慢的修复,只是嫩这样的速度恐怕到死他的的魂力才会被修复吧,但是这聊胜于无,总比就这样一直下去的好;还有就是对于那些魂力枯竭的人也是有着不小的作用。

    “功能还很齐全啊!”铁君义摇头笑了笑,这丹药虽然还不错,但是对于他来说完全是鸡肋,一点用处都没有。

    而此时其他人都开始手中的工作了,烈焰在他们的炉鼎中炽疼开来,一株株药草被火焰包裹煅烧。

    铁君义也不娇做,调整了一下,然后团火焰在炉鼎中。炉鼎的温度瞬间就提升了起来。

    魂草,茗花,枯藤枝,半月叶,........铁君义按照药方上的说明,吧药草一份一份的扔入药鼎中,三品的丹药,现在还没有让他一份炼制完以后装了起来,再去练另外一份,等最后全部练完以后在进行融合,他直接一种药草扔入药鼎中迅速融合,在炼化第二种,继续融合......。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中,铁君义也就把药草已经全部提纯并且融合在一起了,现在只差凝丹这一重要的工程了。

    而此时其他的参赛者只有寥寥数人吧药草炼化完成,下一步工作就是融合凝丹了,而且荀清儿此时也是已经在融合凝丹了,看来这天才少女还真的不是白说的。

    看台上看着铁君义速度如此之快,让人无不叹服,咒骂上天的不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妖孽存在,为什么?

    ......

    又是十多分钟的时间过去........

    铁君义现在已经完全凝成丹了,只是在温养一下这丹药,“唒!”铁君义曲指一弹鼎盖,一粒灰黄色的丹药便飞了出来,发出淡淡的光晕,犹如害羞的小女孩的脸颊一样,可爱至极。

    “又是神话第一个炼成,太厉害了”

    “就是,神话这也太恐怖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成亲,我妹子还是不错的”

    “我靠,孩子,就你那妹子,别拉出来了,我们可不想进入医院,早饭都还没有吃,肚子里面的东西所剩不多了,你要省着一点。”

    “靠!什么啊?我告诉你们,我妹子哪一个漂亮,犹如仙女似的,真没见识”

    “得得,你妹子漂亮美丽,但是你看看神话身边的那几个女人,那才是世间的一绝,你妹子在她们面前,不去自杀都算好的了”

    .......

    随着铁君义的凝丹成功,一个个参赛者陆陆续续都成功的凝成了,晋级下一轮的比赛了,荀清儿凝成丹药以后就和铁君义站在了一起,看着站台上的荀日,现在的荀日脸上汗如泉涌,一滴滴晶莹透亮的汗珠从有些苍白的脸颊上滑落,此时荀日才刚刚把药草提炼完成,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快要累垮了,魂力过渡损耗,但是他没有任何要放弃的意思,摆放在台上的玉瓶被他逐个逐个的拿起,然后口朝下,底朝天,往药鼎中倒入玉瓶中装有的药液,手一边附着药鼎,所剩无几的魂力控制中火焰包裹着进入药鼎中的药液。

    当摆放在台上的玉瓶只有三分之一的时候,荀日脚步有些虚浮,手有些抖动,脸色更是苍白无血,犹如大冬天里的雪花一样,但是不耀眼,而是恐怖。

    看着荀日现在的这个样子,荀清儿脸上一阵心痛,有些不忍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就欲要出口阻止,但是铁君义拦住了她,对她摇了摇头,“让他吧,这是他自己的选择,阻止只会得到相反的效果”。

    “嗯!”荀清而想了一下,点头应答了一声,继续看着台上的荀日。

    “小子,加油吧!”贵宾席上,五个老人看着荀日坚强的面孔,心中鼓励的说道。

    “荀日,你丫的要加油哦,否则我们可是会鄙视你的哦”颜辰等人有些平静的看着荀日,但是此时他们的手却是在微微颤抖,证明他们此时心里不是那么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