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第二轮
    看着荀日有些激动的脸,铁君义笑了笑,还不算太笨,还不错吧,而其他和荀日一样的人此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没有考虑药性,因为有丹方,谁去管药性这东西,但是这一次炼丹考的就是你对药性的认识。

    时间慢慢的逝世,墙壁上沙漏里面,灰黄色的沙粒也是所剩无几,而剩下的参赛者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他们成功了,一粒粒白死的药丸从丹炉中飞了出来,宣示着他们的成绩了,荀清儿和荀日也都凝练成功,而且荀日是唯一一个二品炼丹师,本来他是要下去的,但是他的心性还不错,没有在失败后忙着就去尝试第二次的凝炼,而是思考其中的过错,就凭这点,比起其他三品的炼丹师,还算不错的了,再加上铁君义的指点,想不过都不能了。

    “铛!”

    当最后一粒沙尘从沙漏的上斗滑落下是,一声清脆的拍锣声响,在广场之上响了起来。

    而此时最后一个人的也在自己的药鼎上拍了一下,一个丹药从中飞了出来,这最后一刻他成功了,这人拭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泽,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长长的大出了一口气。

    “好家伙,真够悬!就差那么一点”铁君义也是笑了笑,再慢一两秒,这三品炼丹师就只有对这个场所说再见了。

    现在许多然看向铁君义的眼神,眼里都露出感激的神色,他们知道他们之所以成功和铁君义的指点脱不开任何的关系,可以说如果没有铁君义的指点,现在他们能成功的恐怕没有几人,当然这只是台上的人了,台下就不是那么回事情了,那些失败的人却是仇恨起铁君义,在埋怨为什么铁君义不早点指出来,他们都失败了在说出来。

    但是他们可不敢说出来,现在的铁君义的名气可是如日中天,而且也算是一个英雄,虽然这些人是炼丹师,但是敢说铁君义的坏话,恐怕,日子不好受,不用铁君义上,都会被观众席上的人给捶趴下。

    一个个都把炼好的丹药交给了裁判到一旁等待着去了。

    “谢了,神话!”荀日走了过来看着铁君义说道,这是真心的,他不娇做,如果不是铁君义,他现在成了一个看客了,哪有资格站在这里啊。

    铁君义狐疑的看了两眼荀日,“丫的,你也会说谢谢,真是奇迹。”

    “得,算我说错话了,就是谢你干什么啊,浪费时间和口述”荀日撇了撇嘴说道,但是他不知道身后现在站着一个美少女,眼睛盯盯的看着他。

    铁君义笑了笑,眼里闪过一丝诡异,“那意思是你准备不谢我的了?”

    “当然了!”荀日理直气壮的说道,一点都不在乎一样。

    “哎,我可是帮助过你的耶”铁君义白眼道。

    “那又怎么样,证据呢,我怎么不记得这件事情了”荀日一副白痴的看着铁君义。

    “嗙!”

    荀日洋洋奕奕的说完,但是一只洁净的秀手我成一个小拳头,丫丫可爱,一拳头就捶在了荀日的头上。

    “谁打我?看我......”荀日转身就欲要大干一场,但是随机身子忍不禁的抖了一下,可怜兮兮的看着来者,“妹子...”来人不是荀清儿又是谁。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荀日,看我今天不收拾你”荀清儿说着又在荀日的头上狠狠的捶了几下,直接让的荀日哇哇大叫,这可是有很多人在场,这么多眼睛看着,荀日名气一下子就起来了。

    “妹子,我错行不,铁哥,你是我哥,我怕你总行了”他敢肯定,铁君义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一定知道他的妹妹在身后,所以才故意让他说那些话的,这太阴险了。

    “哼!”荀清儿瞪了几眼荀日,这才满意的收手了。

    “谢谢你,君义!”荀清儿一副小依人的对着铁君义说道,这对荀日的态度那是天差地别,看得荀日都想哭,我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啊,呜呜!

    “不用,我相信你们时间长一点也会发现的”铁君义微笑说道。

    “我记得不是有天羽宗的人参加这一次的大赛吗?怎么没有看见啊?”铁君义来的时候就被告知有强劲的对手要来搅局,但是现在显然没有啊。

    “他们还敢来吗?早就走了,被你跺了一个,谁闲命长,还敢和你作对,找死”荀日解释说道,这他娘的太解气了,铁君义凭一手之力,直接吓得他们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

    贵宾席前台,翟璟的身影慢慢的又出现了,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浑浊的眸子,又看了一下铁君义,半晌后,平淡的声音,再度响彻在广场中。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经完成了测验,那么便开始第二轮的考核吧。”

    也就在这时,十几个侍女慢慢的走上了站台,手上端着一个盘碟然后走向十多个人的身前,几十种药草摆在上面,这一次却不是刚才那样一张薄纸了,而是真正卷轴,只要渡入灵魂便可以清晰的了解其中的内容了。

    “这一次的药方,是正统的药方,这是我们斗战学院内自己研制的单方,可以说在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出现过,费尽几个月时间,方才制作出来,而这次的考核,便是需要你们按照药方,将丹药成功炼制出来,你们面前的材料,够你们炼制两次,也就是说,你们依然只有着两次机会,药材消耗完毕,那也代表着你们失败了…”

    “呃?”闻言,铁君义一愣,旋即眉头微皱:“按照药方来炼制丹药?这种考核…是不是有些过于简单了?这种按部就班的炼制,简直比先前的第一轮,还要简单许多…以这种大会的慎重,怎么可能会出这般简单考核?”

    那些侍女吧盘子放在站台上,然后便走了下去,留给铁君义等人表演了。

    铁君义有些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拿起盘子中的卷轴,灵魂渡入其中,一会儿后,铁君义不得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了,这是真的没有丝毫的作假,里面的内容是真的,几乎含盖了每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