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第一位成丹,指点
    当鼎内的温度升高到某一个界限之时,铁君义在手掌一番,再一次的弹入了一团较大的火焰再一次的被铁君义弹入了药鼎之中,刚才那一团火星只是为了暖炉。

    铁君义手击出药鼎,灵魂力慢慢的探出,不急不缓的控制中丹鼎中的火焰。

    元力火焰,在铁君义灵魂力量的控制下,极为顺从的压制着自己的温度,没有丝毫的反抗,这般过得片刻之后,铁君义手掌一招,石台上的一株药材,便是被吸进手中,轻轻捏了捏,然后将之抛进药鼎之内,顿时,鼎中的火焰翻涌而上,将之迅包裹.....

    闭着眼睛,铁君义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利用着灵魂感知力,缓缓的提炼着药材,炼制丹药,药材的提炼,必须达到一个度,有时候纯度高了一点,或者低了一点,都将会导致炼制的失败,而也正是因为此,所以正统的药方,方才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大多的正统药方,上面都是详细的记载着,药材的那个提炼纯度的界限。

    虽然这药方之上没有任何关于这个药材的提炼界限可是没有,但是铁君义可是知道其中的全部细节,所以提炼起来快速敏捷.....

    洗元丹有六大主药,十几种辅助药草,铁君义提炼起来可谓是轻松无比,相比以前,轻松了很多。

    但是相对于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他们要不断的摸索这提炼的界限,时间所需就不一样了,铁君义提炼三种,他们才提炼完一种,速度差了很多。

    而且铁君义可是有规则的提炼,主药和辅助药草相间提炼,而他们完全是先提炼完主药,再次提炼辅助药材,这完全没有考略到药草的性质。

    ……

    几十株的药材,足足消耗了铁君义两个小时的时间,方才逐渐的达到他自认为可以的地步,而此时,他只剩下最后的工作了,就是凝丹了,这是最后一步,也是炼丹最重要的一步,但是对于在场的任何一人来说,简直是简单至极了。

    铁君义控制着丹炉中的药元,转头看向其他人,虽然被排去了十几人,但是却是没有轮到荀日这个二品后期的家伙,说明这个家伙还真的有一手。

    “嘭!”

    也就在这时,前面不远处的一处石台上,烈焰熊熊的鼎炉,却是抵御不住那越加炽热的高温,猛然间爆炸开来,而随着鼎炉的爆炸,其中正在炼制的丹药,也是宣告破碎,而这也说明,他失败了。

    头被炸得焦黑,脸庞也是面目全非,那名炼药师叹了一口浊气,然后慢慢的走下了站台,眼神甚是沮丧,他是一个三品的炼药师,但是却是在炼制二品丹药的时候竟然失败了,这有点打击他的信心,他是三品的炼丹师,现在竟然连二品的丹药都没有炼成,这无疑在他的心底留下了一个烙印。

    “很可惜!”铁君义摇了摇头,这比赛说起来还真的有点残酷,如果一些心智不怎么好的人可能会在这一场比赛中彻底倒下,在心底留下障,恐怕无法在晋升了,但是心性坚定之人亦可能更加的坚定,走得更远,成为一个了不起的角色。

    “砰!”

    再一次爆炸响起,这一次爆炸是从左边传来的,铁君义心生感应的转头看去,原来是荀日的炉鼎炸了,这他第一次就失败了,但是他还有一次机会,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把握住了。

    台下,颜辰等人看着荀日炸鼎,心里也是一颤,虽然他们平时嘻哈无所谓,但是一到关键时刻他们就拧在了一起,众人都在祈祷荀日第二次能成功。

    荀日此时脸色也不好看,他在回忆刚才所做的每一个步骤,到底是哪里出错了,他可是连提炼的纯度他都是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才继续下一种药草的提炼,可是就是失败了,这到底出现在哪里呢?

    “哎.......”铁君义本来想给他一点提示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让他自己去发现,如果都不行的话在提示他吧!

    铁君义心无旁鹭的开始手中的工作了,虽然所有的工作都做完了,只剩下这最后一步工作了,但是铁君义也不能马虎,一点点的差池,都会影响丹药成色的好坏。

    ……

    随着时间的缓缓度过,又有几个炼丹师失败了,皆是无奈的离台,然后在看台上无数道惋惜的目光注视下,悻悻的离开了这个让得他们伤心并且愤怒的场所。

    不过虽然这次的考核颇具难度,可不得不说前来参加大会的,也是有着很多具有料子的人,除开那些因为种种缘故而失败的参赛者之外,现在至少还有着将进三十个的炼药师,再一次的看着手中的薄纸,希望从其中看出些什么来,都在思考这其中的关键,他们想看看自己在第一次中到底哪里出现错误了。

    “哧!”

    当墙壁之上巨大的沙漏,滑落了将近一半之后,铁君义的炉鼎中传出一阵清香之气,格外凉爽,倍感舒服,铁君义火势又强了一分,几秒钟后便泯灭的炉鼎中的丹火,弹开炉鼎盖,手掌一吸,一粒白色药丸从中飞了出来,看着手中的药丸,铁君义咧嘴笑了笑,然后就转身交给了裁判。

    “吼!”

    看着铁君义是第一个成功凝炼成功的药师,全场沸腾了开来,铁君义的神话再一次的深入了每一个人的心中了,这太他娘的不是人了。

    铁君义在一次的回到站台,然后在看看了那张薄纸,因为他刚才记住了这纸上面的字的排列有些诡异,好像在指示什么一样。

    果不其然,铁君义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这薄纸上面药草的排列顺序不一样,二三十种药草在他们的安排下都把主药放在了第一位,而且每一列的长短不一样,有的是三种药草,有地是四种、五种。

    而后铁君义有把头转向荀日和荀清儿,两人现在脸上都有些不好看,荀清儿的身前,摊着一个团焦黑的物质,还冒着淡淡的黑烟,这是失败的标记,荀日自从炸鼎之后就一直在思考,到底哪里出现了错误,但是时间过去这么长了,都毫无头绪,心里面有些焦急了,而现在擂台上的人也只是十多个炼药师了,出了荀日,全部都是三级以上的炼药师,当时他们此时也是显然都没有抓住其中的关键。

    算了帮他们一把吧!铁君义无奈的要了摇头,要给他们一点提示了。

    “哦,这药方怎么竖着看有些奇怪呢”铁君义有些疑惑的声音响起,眉头紧皱,手拿着那张薄纸,好像真的很疑惑的样子。

    在平时他们看书都是从左到右的看,这已经是一只习惯了,所以一开始拿到单方的时候,他们的眼睛从左到右,那管其他的什么东西。

    虽然铁君义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她们听得很清楚,一个个的看着手中的丹方,其中一些人底子不错,瞬间就看出了其中的关键了,眉头上露出了欣喜之色,一个个摆放好炉鼎开始第二次的凝炼,荀清儿的脸上也是顿生兴奋,感激的看了一眼铁君义比开始她的工作了。

    但是荀日就没有这样的觉悟了,横看竖看有什么区别吗?铁君义看着这丫的样子,心里无语至极,丫的都给你提示了,竟然还这样,真想上去一把儿捶晕他,揪他的耳朵,你难道不会往药性上面考虑一下吗?但是和荀日一样的还有几人,都很盲目。

    “被这家伙发现了,很不简单啊”翟璟笑呵呵的说道。

    “观察力不简单,而且反思力也很强,既然在他都炼成了还注意到丹方有问题”风天扬现在的心情要好一点了,没有那么仇视铁君义了。

    .......

    “这药草很真狂暴”看着荀日愁眉苦脸的样子,铁君义再一次拿起一株主药说道,他再一次的提示一下,如果这丫的都还不能领悟的话,就不管他了。

    但是这一次荀日脑海里闪过一丝光亮,原来如此,看着远处墙壁上哪不多的时间,急忙排放好药鼎,再一次的凝炼起来。

    原来这竖着看的话就是每一次投入丹药的秩序,按照这种投放丹药药液,就能成功的炼制出洗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