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四十章 战尊的一击,再演神话
    羽志飞现在才真正的明白铁君义有好强,才算看清自己和铁君义之间的差距,但是铁君义的话更是激怒了他的火气。

    “是吗?只怕你没有这样的资格,不想在你的身上浪费,我.....”羽志飞不紧不慢的说道。

    爷爷封印在我身体中的技能只能施展一次,有着战宗强者的一击,在你的身上太浪费了,现在先放你一马,但是先记着,羽志飞心中阴狠的想到。

    知道现在不是铁君义的对手,然后身体中的东西只有一次,而且现在还不到时候,所以没有这个必要,就要投降认输,但是事情会随他的意向发展吗?

    “想要投降,你问过我没有,先吃一粒丹药润润喉咙”铁君义此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并且把他举了起来,一颗药丸出现在手中,丢入了羽志飞的嘴中,灌了下去。

    然后啪的就是一耳光,羽志飞瞬间就被他抽飞了出去,一瓣门牙夹着鲜血吐了出来。

    “........”羽志飞张着一个大嘴,嘴唇不断的蠕动,但是就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脸色发紫,眼里的怒火那一个燃烧,看着铁君义好像要把他撕碎一样。

    “怎么样,这就是被虐的滋味,很爽吧!”铁君义笑呵呵的说道,脸上尽是戏谑之色。

    是你逼我的,现在你就去死吧!超越战魂的一击,给我杀,羽志飞怒火熊熊的心中狂吼道。

    “咻咻!!”

    羽志飞身上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散发了出来,堪比战宗,一道剑芒若隐若现。

    “战宗强者,难道羽志飞是战宗强者,不可能,这不可能!”

    “不这不是战宗强者,而是战尊的绝世高手以强横的手段把他的一击封印在他的身体中,现在被激发了出来。”

    “什么战尊?现在神话有危险了。”

    “嗯,虽然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只能有战宗一击,但是也是恐怖无比,非战王能抵挡的。”

    “铁血神话传说能战战皇强者,并且屠了战皇强者,但是这只是传闻,而且恐怕也没有人相信”

    .......

    贵宾席,除了颜华几个来自外西澜和那个来自天羽宗的人之外,其他人一脸的沉重,这可是战宗高手的一击,他们不会认为铁君义能抵挡下来。

    让我看看你危险的地方在哪里吧!风天扬嘴角挂起一丝弧度。

    谢嫣然的手捏了起来,眼睛十分专注的盯着擂台,眼神担心的看着铁君义,但是颜辰几人却是没有任何的异样之色。

    此时昏睡的丹懿醒转了过来,浑浊的眼睛闪着精光盯着铁君义的一举一动,现在可是看清他很好的机会,铁君义身上的秘密他可是很想知道的。

    终于用出来了,原来是战尊封印的一击啊,有战宗的一击,很厉害吗?铁君义心中然道。

    虚天炎从身体中弥漫了出来,铁君义的实力也是逐渐的增长,达到战王巅峰的时候停了下来。

    “不,不知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这火炎这么强,恐怕已经和下级的天火堪比了,可是这么强的火焰他竟然敢融入身体中,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丹懿看着铁君义的动作,十二分的不解,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焚天帝王印!”

    一朵圣洁玄奥的莲花在铁君义的手中成型,有五瓣花叶,漂亮至极,雄浑堪比战宗的气势在铁君义的手上的莲花中爆发出来,炙热的气浪逐次在空气中横蹿,在骄阳的鼓励之下更是助长了其狂暴的劣性,靠近擂台的观众此时更是犹如身在火焰中一般。

    但是他们没有因为这样而感到不爽,反而脸上露出活跃的神色,激动难耐。

    “这气息可以堪比战宗,这就是神话吗?”

    “错不了,这是神话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他拥有战宗高手的战力。”

    “看来传说是真的,铁血神话他能灭宗屠皇”

    “这怎么可能,他现在只是一个战王高手,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太逆天了,这是什么怪物去啊,只是战王就能发出战宗的攻击,这算是妖孽吗?”

    .......

    贵宾区,风天扬,风老等一系列除了和铁君义一起的人,此时一个个也然是呆住了,这尼玛太强了,他们从铁君义身上的火炎中感受到了丝丝的威胁,这说明这火炎就算是他们战皇高手面对都要小心的应付,这更说明铁君义现在真的有何战皇一战的资格了,一个个一张张老嘴张得老大。

    最震撼的就莫过于罗狂了,此时他才想到自己等人是多么愚蠢,他此时想起罗锦从外西澜回来时说的话,当时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而且还把他狠狠的批了一顿,当是自己家的孙子还是不顾一起的说道不要和铁血神话铁君义有起冲突,不要招惹铁君义,可是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作用,反而又是一顿顿的大骂,现在铁君义一无形的大嘴巴扇在脸上,虽然没有疼痛,但是却是感觉脸上火辣辣一片。

    “这就是神话吗?我杜苍宇服了,现在连一战的资格都没有了”杜苍宇在台下苦笑连连,这他妈一招就可以秒杀自己,还打个屁啊。

    “神话,一代天人崛起,势不可挡!”

    “怎么可能?不会这样的,怎么可能”此时有两个年轻人在呐喊,心生恐惧,一个是台上的羽志飞,一个是贵宾席上的剑星,而且在他们背后保护他们的两个战皇侍卫现在都想当场击杀铁君义的冲动,铁君义太可怕了,如果放任其继续成长下去的话,恐怕整个大陆都会因为他的出现而发生震动,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因为现在看着他们的人很多,他们就两个战皇而已,这里可是很多,再说这里是斗战学院的地方,他们可不敢放肆,惹怒了斗战学院,恐怕就是他们背后的势力也都要遭殃,斗战学院太恐怖了。

    “接招吧!虚天帝王印!”

    手掌微抬,幻黄金色的莲花在手中旋转了起来,随后,这幻黄金色的莲花离开了铁君义的手掌,瞬间化为一道芒。

    在无数道目光注视|,玄奥恐怖的莲花犹如一道自天外来的陨石般,带着毁灭般的气息,划过长空,然后击杀向现在刚激发出战尊封印一击的羽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