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十三章 你还是抱着你的毛驴睡吧
    这中年侍卫很是不甘的解下背上的剑,还有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万元晶,一万元晶可是一大堆啊,像一座小山一样,酒楼中的人出了谢嫣然之外,其余之人看着都露出炙热之色,可以说这是他们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元晶,这么多的财产。

    铁君义也不客气,手一挥直接纳入了储物戒之中,脸上没有丝毫的变色,没有因为巨额的财富而洋洋得意,或者是露出丝毫其他异样的神色。

    一元晶可是相当于一百块元石啊,这一万元晶可就是相当于一百万块元石的巨额财富,就算是一个帝国面对这样的财富,恐怕也会颤抖吧,可是铁君义却是丝毫没有变色,属实难得。

    不是因为铁君义对着些元晶不动心,而是他现在就有这样的元晶好几十万,他可是剁了还几个战皇高手了,储物戒都被他给带着走了,特别是在铁家斩杀掉的那个黑衣中年人,里面的财富更是让铁君义瞠目,单单元晶就有十万之巨,其他丹药更是多,但是就是没有战器。

    众人虽然很是眼热铁君义手中的巨宝,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几大个战皇可不是吃素的,有命去抢夺,但是就是怕没有命回来,更别说享受这一笔巨额的财富了,但是他们还是记住了铁君义的样子,如果有机会他们是不会放过。

    铁君义拿了财物,但是还没有放开剑星,看他的样子还在清点财产一样。

    “辱人者,人恒辱之!天下不是你家的,少了你们世界还会旋转”铁君义对着剑星说道,眼里全是一片漠视之色,然后手往前一丢,剑星整个人就飞了出去,而那个恶心的侍卫急忙记住剑星。

    “此仇我剑星必报,此辱必雪!”剑星狠厉的说道,眼里开始充血,这是怒道了极致了,理智已经被怒火吞噬了,但是他还是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没有像疯狗一样的上来就胡乱的撕咬。

    听着剑星如毒誓一般的话,铁君义没有丝毫的在意,他现在的心已经不会随这些动摇丝毫了,武道之心也坚定无比,就凭几句话铁君义还没有放在心上。

    “我等着!”

    语气平淡,没有丝毫的波澜,很轻很柔,不骄不躁,这可以说是无视,也可以说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铁君义说完后,转身就欲要上楼,但是剑星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敢把你的名字留下来吗?”不忿与挑衅犹如刻在声音里一样,一出声就蹦了出来。

    “铁君义!”

    铁君义知道就算是不说,以他们的势力,也会很快的查到,再说了为什么不告诉?难道害怕他们吗?

    对于剑星来说铁君义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但是对于客店里面的人和客栈外面围观的人来说,那可就是雷鸣贯耳了,铁君义在外西澜和西澜的事迹在周边的国家,想不听说过都不可能,有好事者,还有那些说书的人把铁君义的事迹千里游传,而且还有更甚的是,有人为了传游铁君义的事迹,直接以金钱招人游说,可想而知这铁君义不想出名都不可能了。

    “什么?他就是神话铁君义?”

    “他自己承认的,应该假不了,你看,白衣,大刀再加上他年纪如此年轻,而且又是战王三重,这一定是铁血神话铁君义了。”

    “错不了,错不了,那些人是外西澜帝国,听说神话铁君义和外西澜帝国关系很好,看样子应该是要替外西澜帝国参加帝国大比了”

    “原来是神话,怪不得战力如此逆天,战王一重连个照面的机会都没有了就被秒败了,果然强悍”。

    “看来传言非虚,铁血神话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就是不知道他屠皇是不是真的了”

    “这个我想恐怕是真的,因为云罗帝国曾经和外西澜有过一场友谊比赛,亲眼见证了神话屠皇的壮举”

    “这是不是真的啊?这怕不可能吧!毕竟是战皇,不是战王”

    “这绝对是真的,.......”

    ......

    ......

    此时的铁君义也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名气竟然已经传到了异国他乡了,这是他怎么想也无法想到的事情,怎么这些人就喜欢那么的八卦,就喜欢鼓捣这些没有用的东西,真是无语至极。

    而此时谢嫣然脸上也是一副不可相信的神色,屠皇这是什么概念,现在的铁君义才只是战王三重的高手啊,这样的实力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要捞出多少,但是在这个阶段就能屠皇的壮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对是空前绝后的存在,而且她心里也不是那么的相信,但是看到铁君义脸上的苦味时,一切都明白了。

    当然在场的人相信铁君义战力强悍可以说完全都是,但是相信铁君义能够屠皇的那就真的少之又少了,其中剑星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听见铁君义能过屠皇,他直接嗤之以鼻,战皇高手,他可是知道这代表是什么,区区战王三重就像屠掉战皇,绝无可能。

    但是他心里却是警惕了起来,虽然不相信铁君义能屠皇,但是铁君义肯定有着过人之处,神话那可不是乱叫的,没有折服别人的手段,绝对不会拥有这样高称谓。

    铁君义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的脚,就要向着楼上行去,但是他好像记得还有一件事情要做,脚步又顿住了,转身看向谢嫣然。

    此时的谢嫣然看着铁君义转身就要上楼,没有和自己说一句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还是没有怨恨铁君义,不是没有怨恨铁君义,而是根本提不起一点儿的怨恨。

    但是看到铁君义停住脚步,转了身回来,看着自己,心里有点欣喜,知道铁君义没有忘记她,而且这一次她发现铁君义改变了很多,不是变好,而是变冷了,她能感觉到铁君义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不会这样,她想了解铁君义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这些知识枉然的,因为可以肯定铁君义马上就要和自己说再见了。

    “谢姑娘,有时间吗?”

    谢嫣然有点不相信铁君义会问自己,她已经准备要走了,以为铁君义可能只是会和自己打过招呼,说一些就此别过的客气话,然后就向以前见面的时候一样赶紧把她给打发走掉,没有想到铁君义会这样。

    “嗯!”谢嫣然点头说道。

    “可以聊聊吗?”铁君义有些僵硬的说道,脸上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一丝都没有变化。

    “好!”谢嫣然欣然的说道。

    而此时的剑星听见了谢嫣然的回答,脸上的怒气更盛一层了,怒视着铁君义,想要把铁君义用眼神绞碎成肉馍,然后带着侍卫转身离开了。

    铁君义一伙人就欲要上楼,但是铁君此时却是会过了头,看向神秘的老者,因为这家伙也在他们的队伍中,想要和他们一切上楼。

    “我说老人家,你要干什么啊?”铁君义眼里闪射着奇异之光,看着这有些邋遢的神秘老者。

    其他围观看的人此时看见了戏已经结束了,他们也是撤脚的时候了,但是此时听见了铁君义的声音,一个个的又转回了身来。

    “我要上楼吃饭啊!”老者看着铁君义眼里奇异的光芒,知道这丫的肯定再打什么主意。

    “哦,我们也要上去吃饭,还要住客栈,但是你....”铁君义从上到下大量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你有钱吗?”

    “我......我好想没有钱!”老头有些腼腆的说道,而且脸色有些不自然,然后又转到铁君义身上:“不是还有你吗?”

    “我什么时候要请你了,我看你还是和昨天晚上一样,抱着你的毛驴睡一觉吧”铁君义古板的脸松了一下,说完后就向着楼上走了去,颜华等人听了铁君义的话,嘴都裂歪了。

    “什么?他竟然抱着毛驴睡”众人一听了铁君义的话,大声叫了起来,这口味也忒重了吧!鸡皮疙瘩瞬间就爬满了身皮肤,胃里直接一阵翻腾。

    “这口味,没说得,今天晚上我恐怕不敢睡觉了”

    “同感,这丫的恐怕是饥疯了,一切小心为上”

    “我先离开了,你们继续”这时,刚才抗毛驴的汉子说了一声,比兔子还快的速度离开了。

    看着汉子离开的方向,众人露出同情的目光,哎,真可怜。

    此时的老者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对着走在楼梯上的铁君义大叫道:“小子,你给站住,你这挨千刀的小王八蛋,你个我站住”然后就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