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大赚一笔
    声音如九幽之低而来的森冥煞气,冰冷透骨,整个楼层的温度下降了几个点,离铁君义近一点的食客,此时感觉到自己堕入了冰冷的寒窖中,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哦,也不是众人,出了颜华等和铁君义有关系的人之外,特别是颜华和颜武,他们可是知道铁君义屠杀战王和战魂的时候,那种红眼状态下的铁君义,称之为杀神也丝毫不为过,一条条战王、战魂的性命屠戳在了他的铁拳和大刀之下。

    现在剑星竟然提着铁君义的伤心之事,不可原谅。

    剑星听着铁君义说:战王一重,垃圾而已,理智已经完全被怒火焚烧殆尽,他心里只有一个目的,宰了铁君义,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可是正等他要动作的时候,发现呼吸有点困难,而且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在慢慢的升腾,一只巨力之手捏住了他的喉咙,把他慢慢的举了起来。

    等众人再一次的定睛一看时,发现铁君义已经把剑星的捏着了,剑星整个人被铁君义被铁君义举到了空中。

    “啊,这怎么可能,他可是战王一重强者啊?这白衣少年是谁?”

    “这么年轻战王三重的强者,他难道也是某大势力的超级天才”

    “有可能,太厉害了,战王一重的强者竟然一招都没有接下,直接被秒杀啊!”

    ......

    ......

    听着食客和游客们的话,这剑星死的心都有了,这是奇耻大辱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当众举了起来,要是这是在表演那该有多好啊,可是这是在战斗过程中被这样举了起来颜面尽失。

    当然此时最震撼的莫过于谢嫣然了,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在外西澜和铁君义相见的时候,铁君义只是一个战士三重的武者,然而现如今,铁君义依然是战王三重的高手了,已经追赶上她了,这是什么修炼速度,恐怕那些真正的妖孽也不过如此吧,难道这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好小子,这什么战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步伐的轨迹真奇怪,一步竟然有无数种变化,他师父是谁?骑毛驴的老者看着铁君义眼里闪过一丝丝的精光,看样子对铁君义越来越好奇了。

    “放开我们少爷,并磕头谢罪,否则灭你九族”这时一个比主子更加嚣张霸道的生意响起,听着更加得让人恶心,狂霸的剑气在酒楼中肆虐开来。

    “战皇,是战皇高手”一个食客颤颤的说道,被这气息侵扰,脸色有些苍白,这些食客和游客大多数都只是战士而已,只有少许几个是战将,在战皇气息的笼罩下,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很正常的。

    “竟然有战皇高手保护,这剑星是何大势力的子弟,难道也是帝国大比的选手”

    “有可能是?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帝国的人到了落日城中了”

    .......

    .......

    “咻!!”两道轻微的响声,两道身影出现在了破空出现在铁君义的身边,凝视着酒楼之外。

    这正是颜华和颜武两人,此刻两人的眉头拧了起来,脸色有些沉,看样子是来者很不简单。

    “咻啦!”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酒楼之中,空间被他掌握到了极致,速度至快无比,战皇六重的气息沉重而澎湃,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很强。

    来人年纪约摸四十五六岁,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有些泛黄,脸上略显焦黑色,一颗黑痣镶嵌在鼻梁上,恶心至极,一把漆黑的长剑悬挂于后背。

    “一个拥有战皇战力的战宗高手,应该从战皇掉下去的吧,一个战皇二重,很不错,但是我的条件依旧是一样,否则休怪我打开杀戒,两个战皇还挡不住我”丑陋的嘴脸,恶心的姿态,再加上人神公愤的话语,众人对他的影响差到了顶点。

    “加上我们呢?”这是丹药会,佣兵团和炼器阁三个势力的三个战皇走了过来,站在了铁君义的身边。

    五个战皇,就算你是战皇六重的高手,恐怕也没有这个胆量说一定能接下吧。

    这人脸色有些阴沉了,五个战皇,看样子有点难了,但是高傲的他会屈服吗?不会,况且他身后可是立着一座大山,怎么可能屈服。

    而现在铁君义的眼睛红芒在肆虐了,杀意释放了出来,森冷的光芒如冥煞利箭,直视这中年人而去。

    “就凭你的话,还不够格,现在我也给你们一个条件,你,自断一只手,我便放你们离开,否则杀无赦”铁君义现在不知道怎么的,一提到家,他的心就开始颤抖了,杀意如洪水肆虐。

    够种!娘的,我喜欢,神秘老者心头大赞,对于铁君义的表现是越来越满意了。

    “哈哈哈!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中年人大声笑道,可是心里却不是这么回事了,铁君义闪着红芒的眼睛直视他的心底,让他产生了畏惧,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铁君义没有和他多话,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了,剑星的脸上一片紫色,双手想要扒开铁君义的手,可是铁君义的力道太猛了,犹如一只铁爪一般的坚硬,无法挪动丝毫,眼神看着自家的仆人,那意思是快点,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了。

    这仆人当然知道铁君义的动作所含有的意思,那就是看你的表现了,你家少爷在我的手中,就看你是否想要救他了,不救他就只有死。

    这时候该这奴仆焦急了,救是必须得救得,但是对面可是有五个战皇高手,抢救是无法做到的了,可是现在时间不等他,主子随时都有可能被丧命,当他看到了铁君义身后的谢嫣然时,脸上露出了喜色。

    “谢小姐,劳烦你救救少爷”这奴仆脸上此时没有了那种高傲了,姿态很低。

    谢嫣然也是知道杀了剑星的结果是什么,剑星身后的势力是在是恐怖无比的,现在的铁家在他们的面前连一只蚂蚁都不是。

    “铁公子,能否给我一个面子,饶了他?”谢嫣然带着祈求的眼神看着铁君义,眼神中还有担忧之色。

    铁君义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眼就知道谢嫣然的意思,谢嫣然担忧是因为剑星背后的势力很强大,担心铁君义会遭到报复。

    “好,我给你一个面子,饶了他可以,但是拿出让我饶恕他的代价”铁君义眼中的红芒暗了几许,但是就这样的放过,可不是他的本意,现在铁家被安置在西泽沼地之内,安全是得到了保障,心里也没有任何的顾忌。

    谢嫣然知道铁君义让步了,她该做的已经做了,接下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好,我给,这是一百颗云晶,给你”中年大气的说道。

    “你当我是要饭的啊,一万颗元晶,再加上你背上的那把剑!”铁君义红着眼睛,冷冽的说道。

    “什么?......”这人还想说什么,只是铁君义把剑星举得更加的高了,剑星脸上紫黑色了,看那样子支持不了多久了。

    “好,我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