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战王一重,垃圾
    怒火几乎要吞噬了他的理智了,但是就算是他心中怒火如何大,还是没有发出来,眼神犀利的看了一眼铁君义。

    他之所以没有发怒并不是害怕铁君义,而是因为谢嫣然在他的身边,要保持形象,不能在谢嫣然的面前表露出丑陋的形态,那就不好了。

    “你是谁?”这剑姓少年眼神就想看一个蝼蚁一样的看着铁君义,一点都不把铁君义放在眼里,犹如君王看凡民一样的高高在上。

    而他自己的身躯站在了铁君义的斜右前方,好像是等待铁君义向他禀告一样,有点吧铁君义当做下人的样子。

    但是他没有看见,此时谢嫣然的眼里闪过一丝冰凉,一只秀手捏起了拳头。

    颜华等人的眉毛挑了挑,他们也是看出来了这人不简单,而且这么年轻就到战王了,是一个天才,可能背后有着什么强大的势力,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要站在铁君义这一方,他们是一起来的,现在就看铁君义的态度了。

    此时的铁君义呢,面无任何的表情,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锦华少年,当然在剑姓少年看来,铁君义是不敢和他直视,害怕他的锋芒。

    铁君义直接走了过去,但是方向是骑毛驴的老头,不是那位气势凌人的“剑公子”。

    “我说老人家,你骑毛驴进店这可是很不好的现象哦,要住店的话就下来,把毛驴牵到后堂,那里才是它的窝”铁君义来到骑毛驴老者前面说道。

    “嗯啊!”老头此时醒了开来,用手打了打嘴,动作幼稚至极,“哎呀,一不小心就睡昏过头了,不好意思啊!”老头话是这样的说道,但是脸上露出的是欠揍的表情。

    然而此时人们的视线没有在他的身上,而是在剑姓少年的身上,此时的剑公子脸色成了酱红色了,眼里直喷火,一口一口的粗气从嘴里喷射出来,身体在颤抖,手中的剑被他捏了又捏。

    “哎,小友,我们缘分还是不错的,你看这样都能遇见!你看现在是不是回答我的问题了呢?”老头从毛驴上,笑呵呵的对着铁君义说道。

    铁君义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这个我不敢苟同,谁知道你丫的是不是在跟踪我,然后想要对我图谋不轨,你的爱好很重的,我们不合适”铁君义眨了眨眼睛说道,一副你那样的意思。

    只是呢铁君义现在做这样的动作实在是不怎么可爱,一点表情都没有。

    啥咪,这老头有那方面的爱好,周围的食客眼睛盯着老者看,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看着,但是呢一个个眼神有些警惕,心说一定要这一久一定要防备着,万一被他盯上了,那就不好了。

    特别是那个抗毛驴的汉子,此时心都悔死了,怎么惹到了这么一个人,万一他盯着我的话,那我真的就惨了。

    老者脸色也是一变,“小王八蛋,你说什么啊?你才有这样的爱好,第一次你见我的时候,就看见你的眼睛看我才是有问题,是你想打我的注意好不”,老头直接气极败坏的说道,可是他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人家是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就算有那方面的嗜好,恐怕也轮不到你,你可是一个个实打实的糟老头子,就算有那方面的爱好有点强,也怕没有这么重的口味,你看你不但不洁身自爱,还谎话连天,真是不可饶恕。

    老头看着众人鄙视的表情,心里那一个怨啊,他很想大声的解释: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没有啊。

    可是老天想要帮助老头似的,在他最尴尬的时刻,一个声音化解了他的尴尬。

    “我在和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声音了没有一丝的温度,这一层酒楼的温度都被下降了很多。

    “剑星,够了!”谢嫣然说话了,眼神有些冰冷的看着剑星,一丝丝的寒气直冒。

    “哦?”剑星现在傻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谢嫣然会帮助铁君义,而不是他,竟然为了铁君义而吼他,她的眼神中释放出丝丝的冷气,显然谢嫣然此时对他也冰冷至极了。

    “为什么?”他问着谢嫣然,眼里的狂傲依旧没有还在。

    “我谢嫣然要做什么事情轮不到你来管”谢嫣然现在可谓是火气十足,大有拔剑相向的样子。

    众人看着谢嫣然的样子,眼里有些诧异,没有想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有这么大的火气,然后有看着铁君义,他们可是知道这是因什么而引起来的,就是因为铁君义和她有不明的关系,那么铁君义和谢嫣然有什么秘密呢?

    “你.......”剑公子还要说什么,但是此时有时一段不和谐的对话,更是把他的怒火推向了巅峰。

    “哎,小子,这家伙是谁啊?怎么脸红成这样啊,是不是生病了,不去看医生,在这里瞎吠吠,如果是瘟疫,那我们都得遭殃”老头问着铁君义,话可不是一般的毒啊。

    “我哪知道,一上来就要咬我,我让开了,你也是知道的,然而呢,又要追咬,应该疯了吧!听医书上说有疯狗病,我们应该防着一点,自己染上了倒是无所谓,万一传染给家人,那就是我们的罪过了”铁君义很是无辜的说道,表情那是一个精彩。

    “说得在理,看来我们两个是臭味相投啊!不然不会有这么的默契”老头笑呵呵的说道,看着铁君义越是满意了。

    “打住,你的话我还是不敢苟同,你就放过我吧!啊!不要来祸害我”铁君义脸上的表情是十分的精彩,又是一脸的苦涩,直接跟真的一样。

    在铁君义和神秘老者两人合作下,众人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大笑了起来,笑声直接穿透过楼墙,连街镇上游行的客人都被吸引了过来,看看酒楼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谢嫣然此时有些尴尬,想笑的话得罪这剑星“剑公子”,不想笑呢有无法忍住,这太逗了,只能憋着。

    “好,很好!谢嫣然,既然如此,我的事情要不要你管,我剑星要做什么事情也抡不到你来管了”剑星残忍的说道,露出嗜血的邪笑。

    看着剑星那一脸的笑容,谢嫣然感觉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你要做什么?不要乱来”。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教他做做人,他肯定是死了爹娘了,没有得到教养......”剑星邪笑说道,好像已经看到了铁君义被他踩在了脚下的痛苦,只是他们又发觉在前面的铁君义身影在淡幻。

    而颜华等人听到这样的话,暗呼不好,可能要发生事情了,但是谢嫣然就不一样了,剑星可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可不是一般的战王可以比较的,加上丰厚的底蕴,根本就不是现在的铁君义能够对付得了的,就要上前帮助铁君义拦住剑星,可是一到白影忽闪,她生生的停住了脚步。

    “战王一重,垃圾,也敢在我铁君义面前大放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