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一十章 无端之祸
    “咕哝!”“滴嗒!”“哐啷!”各种响声在酒楼中响起,那些食客无不为之惊呆,刚才他们没有注意铁君义一行人,因为都知道马上就要帝国大比了,所以会有很多人来到这里,也不在意。

    现在他们成了焦点了,颜火儿、荀清儿两个绝色容颜也落入了他们的眼中,再加上谢嫣然,所有人都醉了,这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踏踏!”就在这针落可闻的时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酒楼中弥散开来,惊醒了呆滞中的客人。

    众人沿声看去,脸色有些古怪,一只毛驴走进了酒店,哦,不是,是一个老叟骑着一只毛驴走进了酒楼中。

    铁君义等人一看这骑毛驴的老者,脸上有些精彩,他们当然知道这丫的是谁,正是在树林中遇见的那个骑着毛驴有些邋遢的老头。

    而且很是无语的是这丫的现在正在熟睡,“呼噜”那是连连不断,哈喇子还牵着长长的线,铁君义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老者,而其他人也没有动,看看这老头到底要干什么,谢嫣然看着铁君义脸上露出趣味之色,而且好像铁君义还知道这骑毛驴的怪老者,她也想知道怎么回事,所以也站在铁君义的身边没有任何的动作。

    此时呆滞中的伙计也醒转了过来,那伙计回头见了,看着是一个骑毛驴的老头,而且老头有点像那种叫花子,一身上下看着就让人烦。

    向铁君义道了个谦,叫他稍等,然后上前去呼道:“喂,喂,这是谁家的驴子,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进来,出去,出去!”,他自己则又跑到驴子旁,对着睡觉的老头叫道:“老人家,天黑了,你也该醒醒了,你的驴子都想住店了,你是打算住在本店麽?”虽然看着老人身上一塌糊涂,但是这客栈的伙计素质还是很不错的,可是老头兀自“呼呼”大睡,睡得就像死人一般,伙计那么大的声音,也没有将他叫醒,伙计心头大奇,暗自嘀咕道:“你这老爷子睡得怎么这般沉,好在看你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如有储物戒之类的,被坏人偷了去,你就倒霉了!”说完,伸手就去推驴子,不料推了半天,没有将驴子推动一分,憋得满脸通红,叫起来道:“这驴子生根了不成,怎么推它不动?”

    他自己可是战士,竟然没有推动一只毛驴,看样子这人应该不简单。

    铁君义看到此,不禁摇了摇头,这丫的糟老头玩起人来了,伙计急得无法,气得哇哇大叫,引得许多食客驻足观看,只见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道:“伙计,你走一边去,让俺来治治这孽畜!”只是呢眼睛在铁君义这行认出看了看,有些羞红。

    铁君义一看就知道了怎么回事情了,丫的,有必要这样吗?

    而且这丫的只是一个战士七重而已,除了粗大高黑,就是有点傻了。

    那汉子掰了掰手,走了上来,那伙计退到一旁观看,只见汉子蹲下身躯,双手一扣,将驴子的前肢紧紧的抓稳,高喝一声道:“起!”声到驴起,连人带驴的高举了起来,众人见了,大声叫好,那伙计拍着手道:“大爷好大的力气!”眼里闪着诡异的兴奋之色。

    好个毛的力气,随便来一个战士都有这样的力气,看来这老头不玩疯人是不会罢手,铁君义更是无语了。

    汉子又看了一下铁君义这一行人,铁君义直接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怎么有这么傻的人,但是呢铁君义的看法不会影响他的动作,举着驴子迈步就走,走了八步之后突然停了下来,右腿抬在半空,不肯落下,姿势古怪之极!众人见了他古怪的动作,心头叫奇,小二见了,跑过去,叫道:“大爷,你这是怎么了?”转到汉子前面一看,只见那汉子脸色一阵红,一阵紫的,怪异得很,那只脚就像吊着一般,说什么也不落下,伙计心头惊疑不定,伸手就去推汉子,汉子倏的叫道:“不要碰俺!”

    伙计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其中肯定有什么文章,而且可以肯定这老者是一个高手,但是什么样的高手他小小的一个战士就不会知道了。

    “砰!!”汉子是在是坚持不住了,倒在了地上了,而毛驴呢却是好好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毛驴眼里射出兴奋的神色。

    汉子急忙爬了起来,羞愧的躲到了人群中去了,不敢面见人了。

    伙计现在是无计可施,他们这酒楼都是有名气的,不敢对客人无礼,万一这丫的真的是要住店,那得罪了可是有损他们客栈的名声,而且这看似平凡的老头不是普通人,更得慎重考虑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谁家的毛驴,怎么跑到了酒楼中来了,这家客栈是怎么搞得,连毛驴的可以进,信不信老子把这家酒楼给拆了”。

    嚣张!狂傲!就是这人最好的体现。

    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少年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谢嫣然看桌子这少年,眼里闪过一丝厌烦,身体有些显得不自然。

    铁君义也注意到了谢嫣然的样子,知道这嚣张的少年,也开始打量这人,说实话,这人长得还真的不错。

    淡雅如雾的星光里,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一身白蓝互存把他装饰得极致,一把轻剑捏在左手,有一个大侠的风度。

    可是那把天下都踩在了脚下的眼神,仿佛这个世界都在围绕他转,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一样,让得他的好感度顿时下降了一大截,但是他的实力可是不容小觑,战王一重高手,二十一二岁,是一个天才少年。

    众人虽然对他的语气感到十分的不适,但是人家战王的气息散发出来,再不爽也得忍着了。

    这时少年吧头转向铁君义这一方,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急忙走了过来:“嫣然,原来你到这里来了,我们找你半天了”,嘴那一个甜蜜啊,脸上那是一个殷勤,甭说了。

    至于铁君义等人直接被无视了,在他的眼中铁君义只是一只蝼蚁一样的存在。

    “剑公子,我们没有这么的亲密,还请叫我谢嫣然或者谢姑娘之类的”谢嫣然不着眼的瞟了一下铁君义,她想看看铁君义有什么表情,只不过还好,铁君义丝毫的不在意,心里有些欣喜,她心中有些害怕铁君义对此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而铁君义呢,此时有些无奈,虽然知道谢嫣然看自己不是那个想要祸水东引之举,但是在这个剑公子面前有些不是那么一回事情了。

    虽然被薄了面子,但是这性剑的少年没有任何的不满,看样子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很多了,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谢嫣然的眼睛瞟了一下铁君义却是让他怒火升腾,一股怒气在身体中四处乱溜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