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零九章 平凡镇,再遇谢嫣然
    清晨的山林,有些淡淡的薄雾尚未散去,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像是仙女舞动的轻纱。柔柔的阳光洒在山林间,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山坡上芳草如茵,一丛丛、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沐浴着阳光,绽开了笑脸,花瓣上的露珠在晨光的映照下,闪动着五彩的光。鸟儿们在枝头欢快的鸣叫,好像在歌唱,又好象在开辩论会,于是静谧的山林便有了勃勃的生机。

    在树林一处有几许空旷之地,几颗硕大的树木围圆而长,一个白色的小帐篷在树脚显得十分的耀眼,一,二,三,......十二个人和一只毛驴以不同的姿势睡着大觉。

    五个老头围成一条弧线,五个年轻人围靠着一个大树,一个身背大刀的年轻人躺靠一棵树干,而最为奇葩的是最后这一个人,和毛驴睡在一起,头靠着毛驴,拉着长长的“呼噜”,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下,顺着瘦毛驴灰麻色的毛流到了地上,地面被浸湿了一大片,不得不说着老头的水很多啊。

    这一伙人正是铁君义等人,而那个奇葩老头真是昨天晚上那个神秘而来的老者。

    “嘶啦!”帐篷的帘被拉了下来,两少女走了出来,看其神采奕奕看样子昨天晚上休息得不错,而与此同时铁君义等人也睁开了眼睛,好像是专门等着她们两个女孩出来一样。

    “准备上路吧!”颜华睁开眼睛说道。

    待所有人都准备还了,这时荀清儿对着铁君义说道:“君义,他怎么办啊?”指着正在酣睡的老头,她们出来也是看着老头睡觉的样子,都忍不住的大笑。

    “放心吧!没事的,这老头你看他这猥琐的样子,可是一个巨大的祸害,这样的人死不掉的,别管他”铁君义看着这老者,没心没肺的说道。

    “他一个老人在这荒郊野外,不会出什么事情吧?”荀清儿有些担心的说道,她没有看出来这老爷子的不凡,虽然能猜出来他应该有一定的武力,不是弱者,但是现在他们走了,就剩他一个人了,心里面有些不忍。

    “放心吧!这丫的很厉害的,我们走了”铁君义催促说道,他可不想和这老头一路,搞不好出现什么乌龙,那就不好了。

    “哦!”荀清儿应了一声。

    一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就剩那一毛驴一人躺在那里,待铁君义等人的身影消失时,老者睁开饿眼睛,原本浑浊的眼睛却好是如星空的浩瀚,大海的深沉,完全变了一个人。

    做起身来,看着铁君义等人远去的方向:“好奇怪的小家伙,很有意思,看他们的行径应该是落日山脉,帝国大比,这是他们的目的吧!我到要拭目以待,你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呵呵,小家伙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等着吧”,呢完后看着地上的毛驴:“小毛驴,我们也该走了”,毛驴急忙翻爬了起来,老者坐上毛驴,慢慢的远去。

    “阿嚏!”正在行走的铁君义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君义,你没事吧?”荀清儿急忙关心的说道。

    “我没事!”铁君义回应了一声,靠,肯定是那个老王八蛋在骂我,看来我得小心了那老家伙可能还会来找我。

    与此同时,远处骑毛驴的老者同样打了一个喷嚏。

    “靠,肯定是那个小家伙在骂我”然后揉了揉鼻子骑着毛驴继续前进。

    这么有默契,难得!难得!

    ........

    平凡镇,离落日城有两天的路程,因为靠近落日山脉,所以这个乡镇有着小城市的规划,占据了方圆几十平方公里的面积,平凡镇中,八街九陌,一条条如人体脉络的街道穿插到平凡镇的每一个角落。

    铁君义等人经过了一天的急速,赶到了这进入落日上脉的第一站:平凡镇,众人走入平凡镇,眼里都是露出惊咦之色,他们都是看过了帝都繁华景象的人,并不是因为这里的繁华而惊咦,而是因为小小的一个乡镇,竟然有如此的景象,是在是难得。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眼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乡镇晚景增添了几分朦胧。

    一行人行走着,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的脸庞,车马粼粼,人流如织,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

    街道边的小摊点永远是人满为患,呼喊声此起彼伏,所幸老板娘练就过耳不忘的神奇本领,其实哪不是人满为患,茶馆,客栈,布庄,当铺,街道两旁,各种各样的小贩子们在沿街叫卖,有卖古董的,胭脂水粉的,首饰的,战器的,丹药的,兽核的,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都城的每个角落,热闹异常。

    铁君义等人走入了一家酒楼,虽然现在已经快要接近傍晚了,但是酒楼此时也是客满为患,在这一楼没有座位了。

    “客官,你们请!”这是一个小二跑了过来,一个手势指向楼上,意思是楼上有空位。

    战士的小二,这酒楼不一般啊,铁君义看着眼前这个人,心中嘀咕道。

    铁君义等人抬步就欲要走上二楼,可是此时一个甜美得快要窒息的声音响了起来。

    “铁公子,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你。”

    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再一听去,却又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

    此声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酒楼中其他正在吃饭的人此时听见了这一声倾国倾城的神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头看了过去。

    铁君义感觉到有些熟悉,但是一头还真的想不起来了。

    铁君义一行人转身看去。

    一个蒙面少女迈着轻步走来,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一双晶亮的眼眸,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看着铁君义,露出喜悦的光芒,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

    美,真的很美,可惜,那一袭面纱,遮掉了她绝世的容颜。

    “谢姑娘?”铁君义看着少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在他的记忆中好像只有这位能符合。

    “原来铁公子还得我”这少女欣喜的说道,然后轻轻的解下了面纱。

    一张沉鱼落雁的脸绽放开来,肤若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双唇,无不显示着少女的娇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