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零六章 神秘老头
    每一次帝国大比都是在落日山脉之上。

    那里是斗战学院的一个落脚点,归斗战学院管辖,也是西澜去斗战学院的一个站点,只是呢西澜能去斗战学院的人太少了。

    而这一次铁君义也是奔着斗战学院而去的,铁皇和铁雄都叫他去斗战学院,他也想看看这个这个传奇学院。

    从外西澜到落日山脉坐战船的话只有一两天就可以到了,然而像铁君义他们这样的话得需要一个吧月的,而且他们几乎也是提前了二十多天出发,能赶得上。

    在这一路上遇见酒楼的话铁君义就轻松了,宿外的话他就得管吃了,十三个人的肚子就堆在了他的身上了。

    只是这一路上铁君义脸始终没有一次笑过,脸虽然没有冰着,但是脸也是连舒缓一下都没有,仿佛和陌生人一样,在他们中间都显得很不舒服。

    “君义,你说说你是在西泽沼地怎么修炼的,怎么一年就到了战王三重了?”荀清儿一路上总是在找话题和铁君义说话,这不又来了,吃着香喷喷的烤肉还不息停。

    “哦,这个也没有什么的,几乎大多数时间是睡过去的”铁君义的回答直接让人无语,但是铁君义还有模有样的说道,这让几人的眼睛都呆滞了一下,但是铁君义说的却是大实话,他在里面还真的是这样度过。

    睡.....睡过去的?要是这样都能晋升的话,我都宁愿躺在家里睡过几十年,然后醒来就是什么战皇、战尊了,除了几个心思细密的人没有说什么,其他人都很无语的看着铁君义,根本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荀清儿脸怂了了一下,有些生气的看着铁君义:“不想说就算了,哼!!”

    “他说道是真的!”颜华无头无脑的说道,相信了铁君义说得话,其他有几个老者也是如此。

    就连颜辰等人都傻了,这怎么可能呢?

    “爷爷,这是怎么说呢?”颜火儿可是不会怕颜华的,就算是稍有瑕疵,颜华也不会责怪,化作颜辰等人就不一样了,头上绝对会是一个小包凸起。

    “当你们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那中境界了!”颜华好像也不想怎么的解释,随便淡出一句话,然后便不说了。

    虽然颜华说道简洁,但是所有人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在生死之间徘徊,说得很轻松,可是真正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又能有几个呢?谁敢拿自己的生命去赌呢?。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知道了铁君义这一切是如何得来了,完全是在生与死的边缘穿梭而来。

    荀清儿心疼的看着铁君义,正要说话时,可是铁君义和几个老者的眼神凝了起来,除铁君义外其他几人都站了起来,眼睛警惕的看着前方的丛林之中。

    “朋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树林中蚊子很多!”颜华语气淡淡的说道。

    颜华的话一出,铁君义嘴角抽了抽,娘的,这老头有时候还真的有点逗,难道你还会怕蚊子?

    可是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林中一起都还是一样安静。

    就在颜华正要再说话时,林中传来了“骛骛”的马踏声响,但是又有点不像,这有些轻缓了。

    一会儿后,一只毛驴出现了,在火光的照耀下,一个有些邋遢的老者在毛驴的背上睡大觉。

    众人看着这个组合,怎么看都觉得十分的顺眼,不管从毛驴还是老人,都觉得恰到好处。

    毛驴那是一个瘦啊,好像是几天只能吃一顿草,一身上下成灰麻色,头上的驴毛是又长又乱,从来都没有疏离过,可是眼睛却是贼亮贼亮的,看着铁君义喝的酒,露出几滴哈喇子,让人无语至极,难道这是一只酒鬼驴。

    驴背上的老者也是一样,灰麻色的头发还用一玉蓝发梳吧头发梳了起来,稀疏的落在了灰麻色衣肩上,麻花色的胡子直接凌乱得不行,那老头躺在驴子背上,似乎在睡大觉,“呼噜”声隐隐可闻。

    铁君义一见之下,既感古怪,又觉有趣,在远处吃着烤肉,喝着自己的小酒,很有兴趣的看着这个组合。

    其他人间见了也是,既然别人都没有动作,也都坐了下来,但是眼神还是警惕的看着远处那个有趣的组合。

    高手,决定高手,在铁君义心中轻声的说道,他竟然感受不到任何气息,看似懒散的动作,却给他另外一番感受,他曾有幸面对个战帝强者,在那个战帝面前铁君义都没有这样的感受,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人是个战帝强者,这个世界上最顶层的人物。

    这时,意外的事情来了,毛驴直接走了过来了,可是他背上的老头还在“呼噜”呢。

    看着毛驴行走了过来,除了铁君义外,其他人的精神都开始提了起来,摸着自己的战器,随时都有战斗的准备。

    “停下,在不停下我们就动手了!”孙铭说道,看着这样的情形,看来是在挑衅他们了。

    铁君义可是知道了这老者不是平凡人,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强者中的王者,可不会让孙铭做出格的事情来“孙兄,随它吧!这地方又不是我们的”

    虽然不知道铁君义为何这样的说道,但是铁君义既然这样说,肯定是有着他的用意,现在的铁君义可是比他们父辈还要恐怖的存在。

    毛驴好像是知道了铁君义给它让的路,所以直接就走了过来了,站在了铁君义身前,眼睛人性化的在叽里咕噜的乱转,实在奇怪万分。

    其他人也是怪异的看着铁君义和毛驴,看看会出现什么样的火花,他们不会担心铁君义,现在的铁君义可是连战皇高手都能宰了的恐怖妖孽,要是他不能抵挡,这里的人都不能了。

    铁君义喝了一口酒,砸了砸嘴,看得毛驴的哈喇又流了出来,铁君义心里面大感好笑,看来这毛驴是酒瘾来了,眼睛一亮,看着毛驴的说道:“你想喝它?”,然后摇了摇手中的酒壶。

    毛驴好像听懂了铁君义的话,瘦小的驴头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而颜华等人眼睛奇异的看着铁君义的表演。

    “这个可以给你......”铁君义的话还没有说完,毛驴就欲要扑上来了。

    我靠,是不是你上辈子是个酒鬼啊,这么大的酒瘾,铁君义很是无语。

    看着要上来的毛驴,铁君义急忙阻止:“等等,还有条件,可没有这样便宜的事情,让你这样就喝酒了,那可不行!”

    毛驴看着铁君义,眼睛转了一下,那意思是你要咋办呢?你说,我一定做的样子,很是人性化。

    “哦,这个吗得看你的了,你把你的主人扔下背来我就给你喝怎么样?”铁君义笑呵呵的蛊惑道。

    可是接下来毛驴的动作却让铁君义差点倒地口吐白沫。

    只见毛驴怂了怂身子,后脚向上踢了几脚,终于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毛驴把他的主人,依旧是这个瘦老头给抖落下背了,然后双脚狂奔,过来就把还在呆滞中的铁君义手中的酒壶给逮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