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零一章 转站外西澜
    把铁君义送回他的住处,现在铁君义是真的很累,他是在努力支撑到结束,才昏睡过去,铁熊受在他的院落,当然了小炎是受在他的身边的。

    接下来的几天,血腥味在弥漫了整个晓城,王家和李家从此烟消云散了,神话佣兵团和天命在渭城,蒙城,苍域城等,每到一个城,都染血,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只要符合条件,就是一场屠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断掉。

    晓城的实力现在也是彻底被重新编排了一下,有几家和王家、李家关系密切的也都烟消云散了,当然其中有些可不是铁家做的,铁家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如此的地步,是那些想要讨好铁家势力的人做的,就连其它城中的势力都牵扯到其中来了。

    血腥的味道连飘两三天没有绝,而在这几天中,铁君义的名字也是犹如以晓城为中心的波纹,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速度之快,令人无法想象,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中,几乎传遍了整个西澜,有些人为了传这一则则让人望尘莫及的传说,连连骑了几只快马,更有甚者,直接累死。

    铁血神话已经成为了每一代家族子弟心目中的偶像,崇拜铁君义已经达到了一个境界了,铁君义的事迹被传为神迹,还有人为了得到铁君义的更多的事迹,不辞辛劳的赶向外西澜,打探铁君义在外西澜的英雄事迹,更是又在西澜在下一个响雷。

    而铁家现在正在准备重建家园的计划,但是铁君义一醒来就听到了这一个消息,直接召开了家族会议。

    铁君义两三天的修养,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白皙的脸颊上有着迷人的红晕,净白的长袍,深沉如大海般的眼眸,斜飞的英挺剑眉,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无一不显示着铁君义与众不同的迷人气质,只是现在他的脸上已经没有那淡淡的微笑了,有的只是寒冬的天空。

    看着铁君义现在得样子,铁战等人心里好受吗?他们都很难过,铁君义肩上的担子太大了,要知道现在的铁君义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这样的年龄之下却是要承受着非人的痛苦,那颗虽苦当却是快乐的心被冰封了起来,想要等绽开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义儿,你有什么事情吗?”铁战问道,现在他都还不知道铁君义要做什么,而铁君义只是说家族会议,此时的铁战虽然断了一条手臂,但是气场依然犹在,脸上虽然还是有点苍白,但是隐藏了痛苦的眼神依然锐不可当。

    所有人都看着铁君义,看他要说什么,现在可不是铁浩当家的时候,所有人都以铁君义为中心,只要铁君义一句话,只有两个字:服从。

    “晓城不能待了,这里很危险,我们要离开晓城!”铁君义沉默了大半天,紧枯着他那消失了笑意的脸说道。

    铁君义不说还好,一说所有人都一惊,不知道铁君义为什么要搬离晓城,现在铁家可谓是如日中天,已经有一个大家族的外形了,现在就算是青云宗在铁家面前恐怕都得低头退让,铁血神话,一个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无来者的传奇,屠宗灭皇,谁敢招惹。

    可是现在的铁君义却是说要离开晓城,离开西澜,去别的地方,这让他们无法接受了,现在正是发展的好机会啊,为什么要撤离啊。

    “义儿真的吗?”铁雄说道,脸上却是有些平静,眼里在不断的思索,好像要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一样。

    “嗯,一个吧战皇可以不怕,但是两三个,甚至更多就无法了,虽然颜老和武老会帮忙,但是万一有更加厉害的,那时候就是逃都恐怕无法,而且这一次不是他们轻敌的话,我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胜利”铁君义淡淡的说道,搬离的决意没有丝毫的动摇。

    一部分人沉默了,一部分人想都没有想,那意思是全凭铁君义做主。

    其实铁君义又想离开晓城吗?他也是受不得啊,但是现在局势相当于他们真的不妙。

    这一战,铁家可谓是大大的赢家,成为了西澜最盛名的大家族,但是铁君义很清楚,很明白,他们这一战属实是侥幸,恐怕没有人会想到铁君义这一只超乎常理的黑马出现吧!而且铁君义带回来的可不是能小觑的实力,四个战宗的魔兽,一个战魂魔兽,两个战皇级的强者,再加上铁君义拥有着堪比战皇的底牌。

    但是青云宗就差了吗?两个战皇四重的超级高手,两个战宗七重巅峰,再加上战魂、战王和王家、李家的势力,这能小觑吗?不能,而且这不是现在青云宗所有的势力,皇都的佣兵团,林家,还有袁家和铁君义可是有很大的间隙,他们可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虽然袁家的老家主和铁雄的关系很不错,而且还为铁君义订了一个娃娃亲,但是在这样的局势面前恐怕也只能低下头颅了。

    再加上那个姓冥的中年人的手下,战皇虽然死了一个,但是铁君义可不会相信这丫的才带来两个战皇,可能还会更多,这一共加起来,就算是铁家现在如何的强,恐怕也都会被灭得干干净净吧!

    “不用想了,明天全部撤离晓城,分批而发,目标外西澜”铁君义不客气的说道,他直接下了命令。

    “谨遵家主!”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没有一丝的犹豫了,都知道铁君义是铁心的要把铁家般离了晓城了。

    “哦,这个事储物戒,把有用的东西都给装上,里面还有几万元石,先收入库房存着,哦还有一部天阶顶级剑法战技和一部天阶顶级的七星刀诀,战王之上可以修炼”铁君义对着铁浩抛了一个黑色储物戒,几个重磅砸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直接把所有人的镇住了。

    储物戒,天阶战技,那一样都是让人眼红的东西,那一样都是引起一阵腥风血雨的存在。

    这些东些都是铁君义在外得到的,七星刀诀是他第一次杀人得到的战利品,储物戒现在他很多,有好几个,元石吗颜华拿了一份,还有就是那不战技卖到的钱了。

    铁浩毕竟干了那么长时间的家主了,这样的事情让他做是最合适的了。

    “没有事的话,准备吧!”铁君义说道,所有人都慢慢的走了出去,就是现在的铁峰都收起吊儿郎当的心了,看来沈芸的死对他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