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九十八章 生生造化丹
    铁君义知道这样就保住了母亲的灵魂了,但是他知道这并不代表母亲就活了。

    “老祖,记下来该怎么做?”铁君义此时血红色的眼睛变了回来了,那黑晶玉珠般的眼珠此时有几许虚弱之色。

    铁皇此时沉默了,他没有说话,而是在思考如何说。

    “老祖,说吧!”铁君义声音很不爽,好像铁皇骗他的话就有点不客气了。

    “哎,你真的要听”铁皇说道,感觉很无赖。

    铁君义脸色虽然苍白,但是语气还是那样的铿锵有力:“说!!”

    “好吧!成不成都在与你一人而已,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听说过生生造化丹吧!”铁皇说道,但是又不想说一样。

    铁君义想了一下,他得到炼丹总纲,在上面没有这样的丹药存在,但是光听着个名字就知道这不一般的丹药。

    “这个我不知道!”世界很大很大,谁知道在这个世界中还有什么东西存在,没有谁能说得清楚。

    “也是,这个生生造化丹有着起死回生的功能,应该是九品丹药,需要天地土灵根,玄天炽炎草,灵魂寒玉叶,造生草四种天地灵药和一些辅助药草才能炼成”铁皇沉声说道,看样子这显然是十分的困难。

    铁君义听了后,沉默了,此时他也知道了这不是一般的困难了,就是九品丹师现在对于他来说都是十分遥远的事情,他现在不知道自己能炼什么等级的丹药,但是也知道绝对不会超过五品丹师,而九级吗?那更是遥遥无期。

    而且这四种天地灵药又是那么好找的吗?

    天地土灵根,生长在沙漠之氓,那里从来不会下雨,没有花草树木,没有玉泉甘露,有的只是一片无边无垠的沙漠之都,但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天地土灵根才找到了家,顺利的成长了起来,而这沙漠之氓在极西之地。

    玄天炽炎草,生长火焰地脉,一年都是炽腾的火苗肆虐,但是能真正长出这种灵药的却只有极南之地的无极火域。

    而灵魂寒玉叶却是生长在极北的冰极天域。

    造生草生长在极东之地的东荒大地。

    这四种天地灵药生长在苍澜大陆的四个极地,如果要聚齐那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而且在这四个地方都是无人之区,无数的危险伴随其中,有着“一步一生死”的称号,无数太古凶手后羿居住其中,实力强悍无比,就算是战帝巅峰的高手,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走在其中。

    “四极之药,我一定要得到”铁君义心中说道,他清晰的记得母亲身上受到的伤是多么的严重,如果要是一个其他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早就死了,然而铁母却是没有完全死掉。

    但是铁君义明白,母亲是放不下他,很想见到自己的孩子,所以一直没有合眼,神识没有消散,灵魂还在坚持着,看着铁君义回来了,眼里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但是也有担心之色。

    但是就算是上天下地,他也要炼制成生生造化丹,救母亲的性命。

    铁君义从储物戒中拿出至寒灵液,把母亲冰封了起来,收入储物戒之中。

    在铁君义和脑海中的铁皇交谈的这段时间里,所有人都没有上来打搅,因为看着铁君义在他母亲的身边,而且也看到了铁君义的眼睛此时已经慢慢的恢复了,不是那么的红异了,苍白的脸色也是在不断的恢复,可以肯定现在的铁君义好了,他的心平静了下来了。

    但是最后铁君义用一种至寒的液体把自己的母亲封印了起来,这让他们无法解释,就是铁战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现在可谓是受到四重打击,铁家受创,妻子死亡,儿子差点入魔,手臂被砍,但是这不是很高大的中年人依然挺立,深深的伤痕没有压弯他的脊梁,他知道现在不是丧气的时候。

    铁战溺爱的看着铁君义,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轻轻的在铁君义的头上抚摸着“义儿,你娘已经死了,我们就让他如土为安吧!”

    铁战此时也是心如刀划,看见自己最爱的妻子躺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有无法做什么?自己那只有十六岁儿子的身上压着一层又一层的重担,他也无法帮上任何的忙,他心痛啊,十五、六岁的孩子本应该在父母的怀抱着快乐的生活,然而实际是一个人离开家乡孤独的修行,在生和死之间周转徘徊。

    “放心吧!爹,我会把娘医好的”铁君义眼里露出淡淡的笑意以及坚定之色,射出自信的光芒。

    “义儿.......”铁战还想说什么,他认为这事情不可能,他也是知道自己的妻子受伤之严重,已经无法医治的了,就算是自家儿子是炼药师,但是也不可能起死回生。

    “放心吧,父亲,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相信我”铁君义语气中露出无以伦比的自信。

    铁战还能说什么呢,但是看到了儿子的那份执着,他有一种感觉就是铁君义能做到,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还能见到自己的妻子,他坚信,而且愈来愈强烈。

    “嗯!”

    当然相对于铁君义的信心在场可是有几人不会相信的,其中铁昆铁展两父子就是代表,其实现在这两父子也是心里发颤,他们现在可谓是天才了,战王巅峰,战将巅峰,在他们这个年纪算很不错的了,但是和铁君义相比起来,他们才知道现在是多么的渺小,他们那点实力在铁君义的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渣,犹如天地之差,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他们自信在同级对手中可以完败对手,然而像铁君义那样越级战敌,杀战魂如切白菜一样简单,他们自认为是做不到的,而且想都不敢想,而战宗战皇,他们更加的不敢想了。

    铁浩和铁峰走了过来,他们此时眼里也是一样,淡淡的红芒还在消失。

    “大哥,二哥”铁君义轻轻的喊了一声。

    “小三”铁浩和铁峰轻轻在在铁君义身上拍打了一下,代表了所有。

    “我一定会吧母亲救回来的”铁君义坚定的说道,向着自己的两兄长保证。

    铁君义把视线从铁家人身上一一转过,他们都带着伤,有些已经倒在了地上,但是他们看着铁君义的眼神都露出兴奋的神色,他们很高兴,他们见证了神话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