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九十七章 混沌战域,听我之令
    但是就算三人不拖住两个战皇侍卫,他们也赶不及了,虽然现在的铁君义丧失了理智,但是依然知道趁你病要你命,而且这都是铁君义本能算计好了的,哪能轻易的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铁君义相比在外西澜战六重战皇的时候,直接把魂力丢出去五分之四的魂力给发了出去,可以说那个战皇六重的高手实际上是在铁君义的灵魂之击把灵魂伤残至深了,铁君义的那四瓣莲花只是捡了一个便宜而已。

    现在这个黑衣中年人虽然现在是战皇高手,但是的灵魂还只有战宗级的,这样的在西泽沼地的时候,铁君义就宰了两只的了,现在应付起来就轻松多了。

    “给我去死吧”铁君义一莲花轰在了黑衣中年人的身上,神圣绚丽的莲花奥印犹如玻璃撞击在坚硬的石头上一样,散碎开来,淡淡的黄色星粒飘飞,十分的美丽。

    一条条炽腾着黄色焰苗的火浪蛇息在莲花奥印撕裂的时候翻涌出来,好像是被封在这奥印之中,现在莲花奥印碎裂,这几条巨蛇破封而出,获得了自由。

    百余丈的巨蛇翻动着他长长灵活的蛇尾,好像在愤怒,愤怒为什么把它封在莲花奥印中一样。

    远处一些建筑树木草荆在黄色蛇灵的摆动下变得一塌糊涂。

    而这个黑衣中年人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了,身体被虚天炎烧得焦黑,没有任何的生机,直接在铁君义这一记虚天帝王印之下魂灭当场。

    铁君义被巨蛇的尾犹如鞭子一样的抽卷在他的身上,白净且强悍的肌肉十分的耀眼,可是铁君义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脸上挂着淡淡的邪异,犹如红玛瑙的眼睛依然平静如水,好似这不是击打在他的身上一样。

    “主人!”两个侍卫看着铁君义竟然杀了他们的主子,一声惊怒声吼了出来,而且他们的眼中有着恐惧之色,好似看到了死亡在向他们招手了一样,而且恐惧不是看铁君义等人,而是从心间发出来,想到了某些害怕的事情一样。

    “还有你们两个,也送你们去下面守卫他吧,他很寂寞的”铁君义邪笑说道,好似在开玩笑一样,但是森冷的杀气告诉这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

    此时两个战魂心里面知道一定要为主人报仇,但是也知道他们现在不逃就只有死亡,现在的局势对于他们是十分的不利,三个战皇,再加一个诡异无比的铁君义,留下来只有死亡的结果。

    卓雄现在是最悲剧的一个了,熊大两兄弟加入战斗,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现在可谓是十分的后悔,为什么没有带更多的人来?为什么自己要来?为什么没有让老祖跟着?可是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等待他的只有死亡,而且他连拉一个陪葬都不能做到。

    时间就是那么一会儿,卓雄陨落,一代宗主彻底宣布死亡。

    两个战皇慢慢的在背后撑起一对黑色的羽翅,两人的脸色此刻变得有些白了,显然这是在施展一种强悍的飞行技能。

    颜华颜武和神秘强者此刻也是知道这两人要干什么,急忙飞身阻击,可是这两个战皇侍卫的速度在随着翅膀的增加而增加,三人根本拦不下。

    铁君义此时的脸上又露出了淡淡的痛苦之色,眼神有些呆滞,但是眼里却是露出疯狂的神色,战天之上黄褐色的能量聚集起来,还有着淡淡的焰苗,气息十分的诡异且强悍,犹如在火海之中,炙热无比,又犹如在天峰之下,厚重无比。

    两个侍卫的羽翅终于凝结好了,两人避开三人向着远处就速腾而去,一前一后,速度之快,让颜华三人望尘莫及。

    “就这样走吗?总得留下一个来吧!!”铁君义此刻的脸色苍白无比,身子有些虚浮,好像有些站不稳的样子一样,而一道无形的玄奥之刀在两侍卫要飞去的时候就从铁君义的泥丸宫中飞了出去了,目标直指一个战皇侍卫。

    “啊!”后面的那个战皇侍卫此刻突然抱着头剧烈的惨叫起来,直接从空中掉了下来,而前面的那个侍卫看着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好端端的会抱着头剧烈的惨叫呢?但是时间容不得他想,自己一人向着远方掠闪而去。

    铁君义在说完话后,双脚踏着诡异无比的规则向着那个掉落的战皇侍卫方向快速的急闪而去,黄褐色的大刀在空中留下淡淡的火芒。

    “咔擦!!”战皇侍卫连任何反应都没有,直接被铁君义斩断了头颅,眼里有着痛苦之色,还有疑惑之色,更有不甘之色,自己堂堂一个战皇竟然死在了一个小小的战王手中。

    “刺啦!”铁君义身上虚天炎慢慢的淡了开来,最后完全融入了身体中,一丝丝的血液从铁君义的身上流了下来。

    铁君义好像睡觉,他感觉自己要到了母亲的怀抱了一样,他的心在这一刻好像感觉铁君义意识有死亡的意思,在慢慢的停了下来。

    然而,铁君义却是无法闭上眼睛,一丝丝的神圣诡异的能量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刺激着他,不让他睡觉。

    “混沌战域,快让我联系他。否则他可能会丧失心智的,以后就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无法再一次的醒来了”铁皇焦急的声音最亲爱混沌战域中弥漫了开来,他必须把铁君义个唤醒,慢了可就不行了。

    混沌战域此时没有和铁皇磨叽了,它也知道了铁君义此时很危险,可能会心死,心一死,人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意识沉睡,可能永远无法醒来。

    “小子,如果你不想你母亲真正死亡的话那就快点醒来”铁皇焦急的声音传送给了铁君义。

    铁君义此时虽然意识要封闭了,但是因为他的母亲身死,心灵一时间缓不过来,在也看不到母亲欣慰的笑容了,他好累好累啊。

    然而现在却是听见母亲还能救,意识慢慢的清醒了开来,激动蔓延在心间,生气慢慢的活了起来。

    “我该怎么做”铁君义现在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对铁皇说道。

    “这个得靠混沌战域了,我能在你的混沌战域中修养,你母亲一样如此”铁皇说道。

    “哦,我知道了”铁君义应了一声,然后飞回到母亲的身边,他此时还能感受到母亲眼里那几许的激动之色,显然母亲看见了他回来了,有着满意的神色。

    “混沌战域,听我之令,保护我母亲的灵魂”铁君义对着混沌战域说道。

    混沌战域突然一股吸力,一团淡淡的魂团进入了混沌战域中,里面有着一个虚影,这正是铁君义的母亲,此时脸上还有着兴奋笑容,只是现在她沉睡了,无法感受到铁君义的存在,得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