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九十六章 继续神话
    铁君义了结了这个战魂的生命后,并没有停止他的刀。

    血红的眼睛此时闪现出淡淡的红晕,脸上有着继续痛苦之色,好像在因什么事情感到伤心一样。

    “你的气息我不喜欢,你应该是姓冥吧?”铁君义看着黑衣中年人说道,铁君义现在声音很邪异,人也很邪异,看着这个黑衣中年人,就有一股想要杀掉的冲动。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吗?”这黑衣中年人虽然两个战宗级魔兽的攻击在不断的后退,但是依然是游刃有余,进退有度。

    “看得出来你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今天这一场战争应该就是与你有关,那么更饶你不得”铁君义现在的状态很诡异,然后整个人便跃了出去。

    这黑衣中年人可是战宗七重的高手,虽然看着铁君义宰杀战魂如切大白菜一样,但是也是没有丝毫的害怕,铁君义的实力完全不在他的眼中,不是他高傲,是他现在有这个本钱,战宗七重战力不容小觑。

    一瓣幻黄色的莲花瓣在铁君义的手上慢慢的浮现出来,是那样的高贵,是那样的纯洁,那样的绚丽,炙热的气息扑面开来,远远望去,犹如火焰在那里燃烧,剧烈的温度扭曲了空间。

    这黑衣中年人看着铁君义的动作,眼睛中一惊,他可是能感受打破虚天炎给他的威胁,他知道这火焰很强,很强,虽然现在不及天火,但是却是相差不多了,看着铁君义手中的那一瓣幻黄色的莲花瓣,他知道铁君义在施展一中很强的战技,这种战技时以堪比天火威力的火焰作为引子,很强,很强。

    “那么就怪不得我了”黑衣中年人眼里一阵黑芒闪过,黑色邪恶的能量加身,战皇一重的气息扑面而来,森然的冷气快要冻结了这个空间了。

    对付他的是熊大、熊莽两兄弟,此时眼里也是一片惊色,战皇一重,这可不是它们现在能对付了的,他们现在虽然是六级中期的魔兽,实力堪比战宗六重高手,但是他们自己很清楚和战皇之间的差距,在黑衣人的轰击之下连连败退。

    在黑衣中年人释放了黑色能量之团后,两个战皇侍卫和卓雄同样是如此,他们的气息再一次的提升了,两个战皇侍卫现在已经是战皇四重天巅峰了,他们原来只是战皇四重初期的高手,但是虽然只是从四重初期道四重巅峰,但是他们的战力足足翻了一倍,虽然他们现在的战力提升了一大截,但是依然节节败退,铁家这一方可是三个战皇,而那个守护铁家的神秘战皇强者也是四重战皇高手,这可不是吃素的。

    卓雄晋升战皇一重,但是实际的战力和战皇一重有着明显的差别,和六级中期的熊壮,五级后期的血狼还有一个战宗三重的铁雄战斗得不想上下。

    黑衣中年人倒是在熊大熊莽上站了点上风,毕竟这人不是卓雄等人可以比拟的,就凭人家的战技功法都比卓雄好得多。

    可是这只是暂时的,铁君义手心的莲花一瓣接一瓣的长出来,涨到五瓣的时候,停了下来,这幻黄色的莲花在慢慢的转动,发出淡淡的光星,十分的漂亮,但是也是十分的危险,一圈又一圈的气息如波浪一般慢慢的扩展开来,扫在脸上隐隐辣疼。

    现在相比在外西澜时多了一瓣莲花,威力更加的恐怖,这是铁君义无意识中把潜力给逼出来了,他现在意识已经被仇恨侵吞了,只有无尽的杀机,就算是身死又如何,只要能报仇,无论自己是多么的危险,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报仇,杀敌。

    脸色苍白如白纸,一滴滴亮晶的汗珠从头上慢慢滑落,两只眼睛已经看不到任何的黑色了,原来如黑玉晶般眼珠现在变成了红玛瑙了,整个人都是用两个词来形容:诡异、狰狞。

    在泥丸宫中,幻淡的灵魂被分成了两团,一团很大,占据了五分之四,一团相对较小,只是五分之一,这只有的五分之一的灵魂团此时化作淡淡的刀影,无形之中出了泥丸宫。

    铁君义血红的眼睛一凝,整个人就跃了出去,直向黑衣中年人而去,迅若疾风,疾若闪电,整个人在空间中留下了一排整齐的虚影。

    看着铁君义手持黄色莲花而来,黑衣中年人心里一颤,一股危险的气息不自然的升了起来,虽然他是一个自大的人,但是在危险的面前也是不会放松丝毫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黑衣中年人双手不断在胸前旋转,身体在不断的后退,一快黑色的盾牌在身前慢慢的凝结了出来,一条条纹路在盾牌之上玄奥无比。

    “这是神级高级战技,怎么可能,他们是谁?”

    “什么?神级高级战技,会不会看错了”

    “没有看错,这绝对是神阶高级战技,绝对错不了”

    “神阶高级战技,我的过天,虽然只是防御型的战技,可是神阶高级啊!”

    .......

    .......

    还是有识货之人,知道这黑衣中年人施展的是神阶高级战技,微观之人眼里闪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神阶高级战技,对于他们来说那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不想在这里竟然见到了传说中的东西。

    看着黑衣中年人施展这黑色的盾牌,两个侍卫的眼神也是缓和了下来,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他们也是感受到了铁君义这一式攻击的强悍的,恐怖的气息就是他们也感觉到了淡淡的威胁,他们可是正宗的战皇高手啊,不是靠秘法之类拉上去,有战皇形没有战皇态的人,他们都感觉到了铁君义这一式攻击的危险,可见铁君义这保底的战技之恐怖。

    铁君义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血红的眼睛有些暗淡,好像是在鄙视一样,双眼一凝,一柄无形知道从铁君义的头部射了出来,速度又快了几分。

    “啊!!”

    黑衣中年人突然抱着头叫了起来,声音如杜鹃喋血,凄惨无比,手顿时停了下来,他施展的可是神阶高级战技,反噬之力可是非常可观的,本来就难看的脸此时苍白如纸,显得更加的丑陋了。

    此时两个战皇侍卫看着自己家的主子如此模样,就要赶来支援,可是在铁君义施展虚天帝王印的时候,颜华和颜武两人就对视了一眼,而且暗中又和守护铁君义的那个神秘战皇高手沟通了一下,此时看着两个低手眼里的惊色,三人没有任何的余留,一波接一波强悍的攻击轰然而至,两个战皇侍卫在他们的主子大叫的时候心就被打乱了,有接着被三人强悍的攻击围绕,落入了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