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九十三章 沈芸之死,铁战身残
    此时在场的铁家人现在后悔起来了,为什么没有听铁浩的,如果听了铁浩的话,那么现在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但是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他们现在再怎么会后悔都无济于事了,要的是怎样把伤亡缩小。

    与此同时在回到晓城的王家和李家都纷纷开始出兵,他们走的不是铁家的正门而是走铁家后门,他们要偷袭铁家,让铁家腹背受敌。

    而此时铁家里面的人在听见有人攻击铁家,马上就带着沈芸等战力很小的人从暗道中离去,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暗道堵了,那么说明铁家中有内奸,但是现在没有时间了,他逼不得已破土而出,出来之际恰好是铁家后方,也就是铁君义原来所居住的院落。

    然而此时正是王家和李家从后门而来的时间,看见沈芸等人要逃,没有二话,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王家、李家”沈芸眼神一凝知道今天无法逃过了,心里忍不住的一丝悲凉,有些惋惜没有见到铁君义最后一面了。

    “主母,你快走,我们顶着”铁家的护卫大声的说道,他们都是战将高手,是为了掩护铁家人后退的人,十多个战将也算是有着不小的本钱了。

    “没有用的,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沈芸看得很清楚,虽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士,但是眼界绝对不会低。

    “铁夫人说得不错,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王家家主王青说道,心里面现在是十分的得意。

    “王兄说得不错,今天不会放你们离去,我们也想不到,你们竟然这样离去,难道铁家就没有暗道吗?”李家李天落说道,这不可能啊,不管如何,每一个家族都有其最后的保命手段的,都为了家族的传承而做许多的准备的,铁家竟然没有密道之内的,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不用和他们废话了,杀”王家王忍旭说道,战魂的气息迸发开来,直杀沈芸等人而来。

    李家也是如此,在李尚的带领之下,灭杀而来。

    铁家护卫现在在虽然是战将,但是他们没有退缩,他们的任务是保护主母的存在,他们就算是死也要让沈芸在最后一刻死,他们要死在沈芸之前,来捍卫他们的忠心。

    “你们快走啊!告诉战哥,王家和李家从后门攻入了”沈芸悲呼道,现在就算是死也要把消息带过去。

    但是没有作用,十多个战将全部战死,无一生存下来。

    “再见了,铁夫人”李天落一掌就把沈芸拍了飞出去,然后便离去了,查都不查看一下是否死了没有。

    沈芸只是战士而也,而现在的李天落是战王高手了,他坚信在他这一掌之下,沈芸必死无疑,他这一掌可是发了七分的实力,就算是战将,恐怕都得毙命。

    然而他却是没有想到的是亲情的力量之大,沈芸牵挂铁君义,在此时竟然想着见铁君义最后一面,从而神魂还没有消散,意识还在。

    “义儿,娘亲好想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啊?娘好想见你一面”沈芸神魂没有消散,那种浮现的是铁君义那淡淡的笑脸,想着他为了修炼而做出的努力,不管风吹雨打,烈日炎炎,都看到那瘦小的身躯在不断修炼。

    “义儿,娘亲好想见你最后一面啊”

    “义儿,娘好累好累,娘要走了,你以后要好好的活着”

    “义儿.....”

    .......

    遮天蔽日的翅膀在空中快速的移动,红艳艳的十分美丽,细看这下原来是一只狮子在空中飞行,而在狮子背上,一个少年双眸紧闭,没有有几许焦急之色。

    这正是铁君义和小炎,两旁还有两人踏空而行,是颜华和颜武。

    这时,铁君义睁开了双眸,一滴清泪从眼中流了出来,铁君义脸上露出一股悲伤之色。

    铁君义的动作也完全露在了两个老头的眼中,颜华急忙问道:“铁小友你怎么了?”看着铁君义竟然哭了,而且还露出悲凉之色,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很想哭,是家里出事了,颜老武老,我们要加快速度了”铁君义说道,眼睛有些微红,心里一股慌乱眼睛绽开了。

    “好!”

    ......

    “现在我要你们告诉我就是你们所谓的神话去了哪里了?你们是他的至亲,我想他会难过把”黑衣中年人现在已经把铁浩放了下来了,然后又把铁战给抓去了,战王五重,如一只蚂蚁一样被他个悬在了空中。

    铁战等人知道这些人是绝对不会放过铁家人,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哦啊铁君义去了哪里?但是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这些人的:“以儿现在去了哪儿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们”

    “嘴把很硬啊”黑衣中年人说到,然后手往铁战的一只手臂一招,铁战的那只手臂被斩断了。

    “战儿!”

    “父亲!!”

    “杀!”这时外面的杀声荡起,卓雄带来的人和外面不明人杀了起来,但是卓雄带来的人呢里面可是有着三个战王,一个战魂的高手,还有说个战将高手,而这群不明之人之中没有一个是战王,但是人数却是很多,有着占上风之利。

    咻咻!!

    一股是清一色的黑色衣服,而另外一股是同意的青衣,两股人马进入到铁家庄园,把铁家之人维护在中间。

    “冥族,你们的手太长了,难道就不怕苍澜执法者吗?”这是铁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一股宏达的气势灌来,天空的被禁锢的铁战被救了下来。

    “战皇高手,你是谁?怎么知道我们的”黑衣中年人皱着眉头说道,他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铁家之中有战皇啊。

    在黑衣中年人身边的侍卫,立即守护在他的身边。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恐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吧”一个年纪约摸三十五六岁了,中等身材,四方脸庞,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

    “是吗?如果今天我把你们都剁了,那就没有人知道了是”黑衣中年人邪笑道,这就是视苍生为草芥。

    “呵呵呵”后出现的人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多谢前辈相救,前辈无需管我们,望前辈逃出去为我铁君义带句话”铁战说道,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铁君义了,他可是铁家的希望。

    “我家小姐是保护你们铁家,刚才我出去了一会儿,没有保护好,铁夫人现在已经逝去了”中年人惭愧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