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八十八章 西澜异动
    神话之流在外西澜引起了一场狂风,少年,白衣,大刀成为了外西澜一代年轻人的服饰乘风。

    魔兽山脉西接西澜王国,向西南则跨越了大半个西南部,直达南荒。面积不可谓不大,没有人真正的在魔兽上脉中真正的穿越过,在其中的魔兽强大异常,四大神兽全部都居住在其中,没有人敢和四大神兽犯怒。

    魔兽山脉整体虎踞在大陆的西南部,覆盖的区域惊人看不到丝毫的边界,魔兽山脉里面遍布着巨大的高峰,重峦叠障,巍峨入耸,直入云霄,连绵的山峰鳞次栉比,磅礴大势,一山高过一山,无休无止。

    在这无尽山脉的一角

    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林子里有无数灌木丛,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像老鹰护小鸡一般保护着它们,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碧绿的云,把蓝天遮了个严严实实,一株巨大的香樟树突现在眼前,它的树皮是墨绿色的,粗壮的奇形怪状的树枝像龙一样在树上盘绕着,微风过去,枝叶发出簌簌的响声,恰如龙的叹息声。

    阴沉的惨淡阳光笼罩着这片奇异的森林。有时,森林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而有时,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可以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色泽妖娆的无名昆虫,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咻呲!!

    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脸上有着继续着急之色,这人落地后就欲要进入这无尽且有些恐怖的丛林中,然而有着四个手持刀剑的人跃身出现,架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谁?”其中一个人问道。

    “我是追神者营的溜子,现在又重要消息告知团长”这人不慌不忙的说道,看脸色真的很急的样子。

    “哦,口令”其中一人点头说道,但是还是保险才是最重要的。

    “神话声威四方臣服”溜子说道。

    “上天下地为我独尊”这死人满上答对道。

    “口令正确,进去吧!!”

    叫溜子的人得到许可后,身体化作残影,感觉有一丝风之轨迹,向着深处前进。

    密林深处,有着五六十人都在坐着休息,其中一半之人脸色有一些疲倦,好像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一样,而且每一个人的气息都不弱,都有着战士六七重,其中有十几个是战将一二重的高手了。

    在这群人的中间,有着一间不大一不小心的木屋,木屋很简单,由一些简单的木板钉制而成,空隙之处忒大,但是能在这里架了一座这样的木屋,已经是过人之处了。

    在木屋里面,有着五个人,他们的气息相比外面的人要强悍了数倍,其中有四个人已经有一只脚踏入了战王的境界了,王气随身旋转。

    “虎利佣兵团在挑衅我们,看来必须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了”其中一个人眼里闪出几丝猊芒,声音有些阴寒。

    “嗯,我觉得也是,现在我们的神话团的实力比虎利强,虽然他们人多,但是能拿出战力的没有多少”另外一个人说道。

    “同意”

    “同意”

    “嗯”

    如果铁君义在此处的话,一定会知道这几人是谁,其中四人是他以前的护卫,风雨雷电四大护卫,问另外一人则是叶枫,铁君义的第一个跟随者。

    虽然铁君义走的时候让叶枫为团长,但是叶枫没有托大,什么事情都经过几人的商量而定,否则意见不合那真的就有问题了。

    而风雨雷电他们忠于铁君义,只要这里的人敢阴奉阳违,他们的铁血之手不会闲着。

    “团长在吗?”这是在小木屋外,一个气喘嘘嘘的声音出现,看样子是跑得很急。

    外面的人还没有说话,叶枫就说道:“溜子,进来”,溜子是他派出去打探消息的,看样子啊是很着急,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

    “团长,大事不好了”溜子蹿入小木屋中,来不及喝水,就对着叶枫说道。

    “什么事情?”叶枫心里也是一惊,感觉要出事了。

    “天命楼传来消息,青云宗聚集人马要去晓城了,已经要出发了”溜子说道,大气一口一口的喘了出来。

    听了这话,在座的五人一惊,他们当然知道这话的意思了,这青云宗来到晓城绝对不是观光而来,因为铁家在晓城,现在铁家已经是晓城的主人了,铁家和青云宗又有仇恨,所以想都不用想他们是直奔铁家而去。

    风雨雷电四大高手想都没有想,跃了出去,他们要去把正在杀魔兽的人给抓回来。

    “所有人集合”叶枫出了小木屋,大声的说道。

    在地休息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团长发话,而且看其脸色有些着急,知道可能出事了。

    “现在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晓城,现在就出发”叶枫连解释都没有,直接下命令道。

    晓城?众人一天这个词语,马上知道了怎么回事了,铁家出事了,他们知道他们现在有这样的实力是谁给的,是铁家,二话没有说,一个个快速的向森林外行去。

    而与此同时,在一处,几十个黑衣人同样如此,急速消失不见。

    青云宗,西澜王国的第一势力,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却是多了几道强悍的气息。

    “冥大人,你看我们是坐战船去吗?”青云宗宗主卓雄对着上位的一个老者说道,甚是卑微,现在的卓雄虽然身份地位有些卑微,但是实力却是已经是战宗七重的高手了,而且一只脚已经踏入而来战皇之境了。

    “算了,不用,反正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行踪,一路慢慢的游玩而去,还可以猎猎花朵”这中年男人说道,脸上露出阴狠的**笑意。

    “一切听从冥大人的”卓雄躬身的说道,眼里闪出淡淡的惊恐,他可是记得这人的把那些女人玩够了后竟然生吃了她们的大脑,到现在已经祸害了几十个花龄少女。

    “好,我们出发吧”这姓冥的中年男人笑哈哈的说道。

    “是”卓雄应声道。

    中年人带着个一个侍卫和卓雄带着一批人就这样的离开了。

    这姓冥的中年人他没有全部带上他的侍卫,因为他觉得一个小小的铁家算不得什么,就带了一个侍卫,留了五个侍卫在青云宗,还有他自己也是战宗七重的高手,对付只有一个战宗的铁家,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