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七十五章 离开西泽沼地
    铁君义收完后就离开了楼阁,他的尽快的离开西泽沼地,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在信中他也知道了离开秘境的地方,那是在瀑布后面,有着一个传送阵,但是铁君义却是不知道传送到哪里,而且他也知道了,现在的西泽沼地已经完全封闭了,所以呢从此以后就没有机会进入到西泽沼地中来了。

    铁君义带着五兽,直接来到传送阵处,跳入了传送口。

    只感觉眼前一亮,铁君义五兽就出了西泽沼地,铁君义放眼望去。

    太阳的余晖还挂在西山之顶,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皇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在湛蓝的天空下,紫禁城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铁君义当然知道这里是那儿了,帝都,这是帝都的后山,这出口竟然在帝都后山,铁君义呢在找的是出秘境的出口,然后再出来的,现在好了,直接来到了帝都,这亦算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绝对不会想到这么快就回到了帝都。

    但是现在有几个问题出现了,血狼、幽冥三兄弟可是太大了,这样出去太招人,他的藏上几手。

    血狼好像看出了铁君义的心思,然后四只魔兽全部变成了毛一般的大,这让铁君义想不通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圣兽会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奇怪,神兽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可是这几个都是上位魔兽而已,怎么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他可是记得这几只家伙都只是上位魔兽的阶段而已,这样的技能根本就不会,然而,现在就发生在眼前,也让他不得不相信了。

    这小子,天地造化过,神兽蛋碎片你以为是那么简单的吗?混蛋战域中铁皇呵呵小说道,只是呢,铁君义是不知道的,他的趁着黑没有天黑赶向帝都呢,

    几只魔兽还是不好待,直接被他一口袋给装上了,一点都不管它们是否反对。

    当然在走的时候得把这传送阵给掩盖一番,这可是一个双向传送阵,可以从里面出来,亦可以从外面进去,如果铁家真的遇到了危险,这里可是一个苍身之所,更是一个修养的地方。

    做完了一切的铁君义踩着自然之步,小炎坐在他的肩上,时不时的绕玩着他的发丝,化作青烟,急速向帝都大门而去。

    虽然帝都真的很到,从后面到大门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是在铁君义的速度之下,也就是那么几分钟的事情。

    看着帝都雄浑壮丽,气势辉煌的大门,虽然此时已经是下午了,但是进出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川流不息,当然在此时的话进的人相比出去的要少得多,毕竟有很多的人要回家了。

    铁君义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大门行走而去,在西泽沼地中三年的时间可是增长了不少,脸上的稚气完全消失,他出门的时候母亲为他准备了十多套白色的衣服,现在剩下的也不多了。

    “白衣,少年,大刀,怎么又遇见了这类的人啊!”

    “就是,就是,以为穿件白衣,被一把大刀就是神话了吗?”

    “总有这些无聊的人,做这样无聊的事情,还有人竟然借着神话之名做了不少的坏事,但是最后呢,被几大公子全部收拾了,想做神话得有实力,装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哎,现在神话还在西泽沼地之中,怎么可能出来吗?这人恐怕也是为了吸引别人的目光吧”

    “对,对,对”

    ........

    ........

    现在铁君义晋升到战王高手了,那听了是何等的强悍,就是在五十米之外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见,就这样几乎是擦肩而过了,这些人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进入了他的耳朵。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现在真的很出名,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人竟然这样来做坏事,这事情要不得,真的要不得,我得进皇宫看看。

    铁君义加快了脚步,然而这时守门的侍卫那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争吵了起来,铁君义想了一下就走了过去了,他本来不喜欢这样的事情的,但是和颜家的关系不错,看能不能有点帮助。

    “你谁是?这么晚了进入帝都干什么?”侍卫看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说道,这不是他们瞧不上这孩童,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接到了上面的指令,凡是进入帝都的可疑人物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

    还有就是这个小孩童的身上真的有些过不去了,脏污的长发,脏污的破外衣,脏污的赤膊,脏污的破鞋,但是脸庞庞并不肮脏,五官清晰可认,并不是丑陋之人,板着冷峻的脸让他看起来有点狰狞,幼小的他站在那里,瘦弱的身躯在瑟瑟秋风中尤显的可怜。

    进出的人也都看着他,有同情,有鄙夷,有可怜。

    可是铁君义此时却是疑惑了,因为他从这小男孩的眼中看到的仇恨之色,他要疯狂的报复,然而铁君义感应他的身体时,不禁又呆了一下,因为他感觉这小孩童的身体竟然如透明的一般,这是怎么回事,而且也感应到这小男孩没有任何的元力,他现在还不是一个战徒呢。

    “靠,臭小子,我就纳闷,为什么你的运气就是那么的逆天”这时铁皇的声音传了出来,看样子是真的有点震惊了。

    “怎么了,老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铁君义听见铁皇的叫声,知道又有好事了,而且很不一般。

    铁皇呵呵的笑了起来,有种让铁君义上去敷上一拳头的冲动。

    “糟老头,没有时间和你闹,快点说”铁君义黑着脸说道,这老头真是无语至极,总是这时候喜欢吊链子。

    “算了,算了,告诉你吧,这小家伙也是一种体质,叫做影杀体,这类体质很神秘,专门为刺杀之道而出现的,能够越级杀人,它能影藏于虚空之中,如果不是魂力很强,危险意识超凡,一般很难察觉到他们的存在”铁皇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便消失了,不和铁君义说话了。

    铁君义呢也难得管他,反正基本的信息是知道的了,他就不要这老头了,接下来就是把这个小男孩纳入麾下,为自己所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