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七十四章 秘境楼台
    铁君义领着五只魔兽在秘境搜索,他可不相信那个山洞中就是设置这西泽着地最重的目的地,他相信其中还有意想不到的东西,所以那不搜刮一下的话,那就太对不起来这趟了。

    这里可是战尊巅峰,半只脚跨入战帝的强者的弄的场景,才这么一点东西,他绝对不相信,而且他才那个密洞中的东西可能也不是这人的东西,是半路出现的东西。

    所以他得闯一闯这秘境,连天地造化果都有的地方恐怕不是那么的简单。

    而且他们现在的实力都是都上升了那么多,就算是遇见强敌也没有什么害怕的,除非是战皇以上的,那就真的有危险了,铁君义他自己在战皇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一巴掌就可以搁到了,想要保命,得把铁皇这老头逮出来,才有一战的资格。

    铁君义一行一人五兽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走着,也不知道要走去哪里,更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方向感几乎是没有的,所有只能朝着一个方向行走,而且铁君义现在得找到出口,否则那真的是罪过了,他和颜华约定的日子马上就要临近了,然而他呢现在在西泽着地中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不知道是这秘境的隔绝还是内外层的禁制还没有启动,铁君义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反应。

    他不知道这内外层禁制强弱改变后,这外层的却是依然没有多大的变化,时间和外界是一样的,不像现在这样是外界的三倍,他不得不佩服这人。

    铁君义等不知道走了多少的路了,反正是很长了,几乎他们都是急速而行,都是战魂高手才能拥有的速度,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快了,时间却是已经过去了一天了,但是铁君义却是一点收获都没。

    也许是老天看着铁君义等人很辛苦,在铁君义都快要放弃的时候,他们到了一个幽谷,还没有进入山谷,哗哗的水声便进入了耳朵,清新的空气缠绕鼻尖,十分舒爽。

    想都不想铁君义等就迈入山谷,山势雄伟壮丽,山峰直冲云霄,群山连绵,让人看了,眼前一亮;绿树成阴,树多得像一片绿色的海洋。大树的叶子又绿又密,像撑开的一把把大大的绿伞。谷里的树叶有的像蒲扇,有的像贝壳,有的像瓜子,它们的形状真是千奇百怪,百看不厌。

    鸟儿的歌声充斥在山谷间,唤醒郁郁苍苍的树,风拂过,沙啦啦地响,漾起无法抑制的快乐与满足。带着山野中自然的、青草与薄荷味道的空气,与蓝天白云相交映,形成一幅美丽到不用加任何修饰的画卷。

    一条瀑布字悬崖之上挂下,瀑布仿佛积蓄了所有的能量,从山顶倾泻而下,撞在周围的岩石上,便飞花碎玉一般.那些细小的水珠在阳光的折射下竟是如此的美丽不凡。

    真是一出世外之地,铁君义也都在这样的景色中沉迷了一刻。

    一座世外楼阁出现在铁君义的眼中,铁君义的眼里露出兴奋的神色:终于找了。

    它的白色的房屋,有着用红石盖成的尖尖的屋顶,疏疏密密,排列在一个山坡的斜面上,曲折蜿蜒的地方,却被一丛丛的茁壮的栗树衬托出来。

    没有丝毫客气,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走了进去,脸上带着兴奋的神色,这可是最重要的地方啊。

    这楼阁里的摆放很简单,有着一张床,简单的家具,和一张桌子,还有一半摇椅,可谓是简单至极啊,正前方,四把战器倚墙而立,发出淡淡的光晕,而在桌子上有一封信和一个储物戒。

    铁君义眼神从四把战器上划过,眼睛都为之一亮。

    地级上品的战器,四把,我的个乖乖,这要是拿出去,不知道要让多少人流逝生命,铁君义沉吟,平息下了心中的躁动。

    铁君义眼睛最后落在桌子上的那封信,这是一封没有任何名署的信,铁君义走了过去拿起那封信,就打开了。

    有缘人,很幸运你能到这里来。

    我先在我介绍一下,我叫玄战,来自中域玄阳门,是玄阳门上任的门主,在我晋升战帝的时候被我的师弟偷袭,不但没有晋升反而留下了深深的伤痕,而且我那狠毒的师弟竟然叫上外人追杀于我。

    当时我晋升失败,受了很重的伤,无法再战,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还是逃了出来,可是哪知道我那师弟竟然叫上一行黑衣人,追随而来,我没有办法,只有逃路,那些人都是战尊巅峰的高手,而且两三个,都是清一色的黑色服饰,散发邪恶气息强悍无比。

    ......

    ......

    寥寥数几百字,把他是怎么来到这里,如何安置在这里的都讲得很清楚。

    但是铁君义却是对其中的几句很在意的,黑色服饰,邪恶的气息,等等,他现在可以肯定这些人什么人,天魔,两个字在铁君义的脑海中出现。

    铁君义的心又沉了一分,这分压力是在是太沉重了,他可以确定他家的仇人一定是天魔,他要报仇,那势力一定要比玄阳们更加的强,实力必须达到战帝之境才有可能完成。

    可是现在铁君义太弱小了,战王,离战帝是在是很遥远,报仇谈何容易,而且再加上现在身体被封印,心情有些低迷。

    “怎么了?小子,这心情很不是你的风格啊”铁皇的声音传了出来,看着铁君义这样,铁皇也是怪心疼的,小小的肩膀之上何许一家之仇的责任。

    “没有了,只是感觉仇人的实力很强大,我现在实在是太过弱小了,但是即使在强大,我也要战之到最后,决不放弃”铁君义心情虽然低迷,但是并没有让他胆怯害怕,虽然对手很强,但是他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他还在年轻,而且这封印又不是不可以解除,也不是那么的担心。

    “我说嘛,我铁皇的后代怎么可能这么怂呢,会怕这小小的困难,那还真是丢我老人家的脸”铁皇臭屁的说道,那一个得意。

    “老头,你很臭屁耶”铁君义直接无语,然后便吧混沌战域给关闭了。

    “玄前辈,我不知道我以后能达到什么样的境界,只要有机会,我会为你报仇的”铁君义讷讷的说道,然后拿着着桌子上的储物戒,看也没有看的就丢入了储物戒中,还有四把战器也被一一的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