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六十九章 进入秘境
    其实就算狐媚不走,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很有可能把铁君义和小炎给留下来,可是雪姬和黑獒的死给它种下了很大的阴影,生命只有一次,它必须得珍惜,万一它的后路也是这样,它可不想看到。

    铁君义在灵魂之刀透出去的那一刻开始,他剩下的魂力就开始崩散开来,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了。

    铁君义这一次危险真的很戏剧话了,还没有熊莽两兄弟来得那么的实在,可是受伤就不同了。

    铁君义现在泥丸宫中灵魂完全破碎开来,已经不再是一个整体了,但是并没有消散,而且在慢慢的相互吸引一样,慢慢的聚拢过来,只是速度之慢,恐怕没有几十天的时间是看不出它们在移动过程中。

    “至尊战体,你的路是如何啊?”混沌战域中,铁皇的身影出现,眉头紧锁,五分惆怅,五分忧虑,他能感觉到铁君义此时魂还在,并没有消散,灵魂本源受到了极重的伤害,但是却是没有消失溃散开来,而且这有点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如果铁君义再一次醒来,那么他的魂力将脱变,至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无人知晓。

    “好熟悉的气息,这是龙凤之息,怎么在这里出现呢,现在才恢复一点点,无法窥视整个秘境,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铁皇吧注意力从铁君义的身上转到了秘境深处。

    小炎此时感觉到铁君义气息变弱下去了,知道铁君义现在受了重伤,心里面的怒火熊熊燃起,它真的很想为铁君义报仇,然而,它知道这只会害了铁君义,它能感觉到铁君义气息并没有消失,只是很弱小,知道铁君义现在需要休养,现在他们在这个西泽沼地之中,能躲的地方就是秘境了,而且铁君义也是要它进入秘境中,它不会违背。

    小炎害怕后面有其它魔兽寻来,没有作任何的休息,而且他们离秘境不算是很远,就要向着秘境入口而去,无数的旋风撕绞而来,小炎连忙召唤出一层圣洁的光芒,将铁君义和它圈在其中。

    然而看到了雪雕已经变成了尸体,而狐媚转身消失不见,它停了下来,转身来到雪雕的身边,一爪子刨在了雪雕的头上,雪雕的头顿时粉碎开来,一颗魔核也是随之出现,小炎捡起魔核,然后又拖住雪雕的尸体,快速的向着旋风砂石中心而去。

    这狂风砂石所占的区域很大,就是小炎也飞了一会才到,而且小炎也是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开始下降了,这还没有进入秘境之中,看来这个秘境很不一般。

    秘境入口就在这中心的区域,而且只是一个传送阵的入口。

    小炎想都没有想一下,就跃入了秘境之中,与此同时在百里之外,一只红颜的狐狸出现,眼睛之中完全是恐惧,身体在不断的颤抖。

    这只狐狸就是狐媚,它和雪雕本来是要为它们的老朋友,彼此斗了那么多年了,感情还是有点的,所以都达成共识,报仇要紧,其余次之。

    可是却是永远都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就是那么几瞬的时间,雪姬这个空中霸主从空中落了下来,没有了生机,已经死了,它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所做的动作就是转身消失不在。

    虽然它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但是和铁君义分不开任何的关系,铁君义的那一声惨叫,肯定是在施展什么强悍的战技且对身体有坏的战技。

    它不敢赌铁君义是否还能施展这样的技能,如果不能的话,那是它的幸运,可是能的话,那么就是它的死亡之期的来临,它不敢赌,命只有一条。

    这就是圣子的主人吗?果然不是一般的人,战将四重秒杀了六级魔兽,这是战将四重能实现的吗?但是事情就发生在眼前,这找不到解释。

    现在我把圣子已经深深的得罪了,而且逼进了秘境,如果出来,我该怎么办?

    夕阳西下,狐媚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显得十分的孤寂凄凉。

    小炎进入传送阵中,一阵光芒闪动,身体就在不断的穿梭,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

    经过了一段时间后,小炎的身影停了下来,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却是又十分的美丽。

    群山的绿却带给人迥然不同的美感:深沉的深绿,清新的翠绿,活泼的嫩绿纵横交错在一块儿,织成了一张色调柔美的毯子,在群山中央,有一潭烟波浩淼的湖,那湖蓝得纯净,蓝得恬雅,蓝得让人无限陶醉。

    微分拂过掀起阵阵的绿浪,鸟儿的歌声充斥在山谷间,唤醒郁郁苍苍的树,风拂过,沙啦啦地响,漾起无法抑制的快乐与满足,带着山野中自然的、青草与薄荷味道的空气,与蓝天白云相交映,形成一幅美丽到不用加任何修饰的画卷。

    在前方的山壁之上,一个硕大的洞口若隐若现......

    小炎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个东西,它心在很是焦急铁君义,虽然铁君义还有气息,但是很弱很弱,这让它十分的担心。

    踏踏!!

    几声杂乱的脚步响起,四道说硕大的身影出现,飞奔小炎而来。

    这正是血狼、幽冥三兄弟,它们按照铁君义的指示,先进入秘境之中,只是铁君义没有想到的是雪雕和狐媚为了报仇,竟然会不惜一切的代价,竟然联手,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这才落得了这样得结果。

    “参见圣子”血狼、幽默三兄弟恭声的说道,看着小炎叼着的雪雕,眼神更加的恭敬,可是看着小炎背上的铁君义,露出了疑惑之色。

    它们也是感觉到了铁君义现在生命波动十分弱小,气息微弱。

    “血狼,你上次来这里的情况是这样的吗?”小炎此时也是疑惑了,因为它没有感觉到被压制的情况,而且这里的元力实在是太过浓郁了,是外界的好几十倍,这也太疯狂了。

    “回圣子,不是,上次进来不是这里,而是其它地方”血狼恭声的说道,也是找不到原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你们进去那边那个山洞里面去过吗?”小炎奶声的说道,现在还是铁君义最重要。

    “回圣子,我们没有进去,不是我们不想进去,而是无法进去,只要我们有着进去的想法,就有一股神圣的威压降落在我们的身上,动弹不得,直指灵魂深处”血狼有些恐惧,又有些恭敬。

    而此时,在这洞里面,两团神圣圣洁的光团在交流。

    “它们都沾染了大运气,将来的成就应该不错”

    “嗯,不错,所以我们才收敛了气息,否则,就这几只蠢兽,也能进入到这里”

    “那只圣兽原本只是天兽,既然能有着圣兽巅峰的潜质,真是怪哉”

    “嗯,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竟然会有这样的结果”

    “那个人类也是奇特,我竟然看不出他是什么体质,而且他的肉体是那么的强”

    “灵魂受了重创,竟然没有死,真是怪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