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六十七章 黑獒之殇
    小炎在地上和天上的速度几乎是一致的,它原本的速度就可以和六级初期魔兽相提并论,黑獒和狐媚在地上但是只能追逐而已,它们不会超前去的,谁会吧圣兽仍在后面呢,虽然说战宗后就可以踏空而行,但是对于陆地魔兽来说,在地上和空中就是两个概念,雪雕在天上追逐,可是铁君义焉能闲着,平和的黄金拳头威力更甚往夕,丹药虽然不是富裕,但是供吃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一记又一记平和的拳头如影如幻,一颗有一颗丹药进入到铁君义的嘴中,好像不会枯竭似的。

    铁君义、小炎和血狼、幽冥三兄弟分两路走的,铁君义和小炎带着三只大家伙到处纷飞,而血狼带着幽冥三兄弟则是进入到秘境之中。

    这样做的目的是怕黑獒发现自己中毒而残杀它们,这家伙可不会讲理的。

    而雪雕看着铁君义金黄色的拳头飞奔而来,它是六级中期的魔兽,对危险还是有着本能的感知的,在铁君义的拳头中含有天地威压,这不得不让它抵御,从而速度便落下了几分,再加上圣兽威压,现在的速度只能和小炎保持相平。

    铁君义还把元力恢复丹药给小炎用,也让它的元力不枯竭,要持久作战。

    而且三只魔兽都保留着它们的本钱的,这也是铁君义希望看到的,他现在最差的就是时间,他在耗费时间。

    果然,十多分钟就在这样的追逐中慢慢的逝去,铁君义的春天也是来了。

    黑獒在奔跑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那一条小小的伤口,也丝毫没有在意这被铁君义这个小小的战将四重所砍出来的伤口,这对于它来说无疑是蚊子叮了一口而已,只是它不知道这只蚊子是世界上最毒的蚊子了。

    本来血红的伤口现在变得有些黝黑了,伤口处凝结出块块黑色血凝糊,再加上它是纯黑色的外形,直接被忽略了。

    “怎么回事,头有点昏”黑獒要晃了一下头,感觉有些迟钝,而且身上开始在麻痹,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獒,你的伤口怎么是黑色的”在一旁奔跑的狐媚吃惊的看着黑天獒说道。

    “加速小炎,去秘境”铁君义也是听到了狐媚的话,急忙对着小炎说道,这黑天獒如果发疯,他绝对会倒霉的,三十六计,先走为上。

    “吼”小炎吼了一声,浩瀚的圣威突然散发开来,比起刚才更加的汹涌,更加澎湃,而且速度被瞬然提升了一个阶段,这是小炎晋升五级激发的战技:赤展天下,速度之快令三只魔兽吃惊万分。

    在小炎的圣威之下,就连雪雕的速度都慢了一分,当让只是一秒的时间而已。

    它们不知道铁君义为何要加速前进,而且是以战技持速,虽然很短,但是过隙也是几千米之外了。

    黑獒听见狐媚说它的伤口是黑色的,它也是猛然的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它的血液可是红色的啊。

    偏头一看,果然是,而且还有着淡淡的黑烟,它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黑獒中毒了,而且是烈度、剧毒。

    可是它还没有任何的思想觉悟,急忙运功驱毒,不知道为什么铁君义和圣兽为何加速,可是它不运功还好,一运功,直接加速了毒液的流畅,几秒钟它的口腔都开始变成黑色的了。

    “这是,这是赤毒液”狐媚语气震惊的说道,而天上的雪姬也是在刚才停了下来,它现在也是不敢单独行动,铁君义他们可是很强的,它就算胜利,那也是惨胜而已,只会为别人做嫁衣而已。

    听到狐媚说是赤毒液,眼里也是射出吃惊的神色,它们现在才明白它们被铁君义给算计了,铁君义知道它们绝度不会战力全开,他钻的就是这个空子,每一步都计划在内了,而且还担心黑獒疯狂,先闪了。

    黑獒也是听到了狐媚的话语,也是眼里露出绝望的神色,赤毒液在魔兽界那可是享有地位的,可以说除圣兽神兽之外,其余魔兽都是闻风丧胆,惧怕无比。

    黑獒露出悲凉的神色,扯去了运功,知道这不起任何的作用,抬眼看着雪姬和狐媚,这两个和它并存的霸主,有几分的落幕。

    而雪姬和狐媚警惕的看着黑獒,生怕它此时拼命,那可不是它们所希望的,想要拉它们下水,那就算了。

    “不用害怕,我不会如此,我三个斗了那么多年,都是不分胜负,谁都不服谁,我也没有想到我堂堂葬天神獒的后裔会这样悲催的死去”黑獒有几分落寞的说道。

    斗了那么多年,感情始终还是有点的。

    “好卑鄙的人类,我一定要剁了他”雪姬冰冷的说道,铁君义的手段在它的眼里简直就是下三流的手段,一点都不光明正大。

    “也许我们这一次都做错了,圣子是天地的宠儿,都有它们的路,那个人类更是妖孽胜过圣子,战将四重,可是真实战力却堪四级后期魔兽,是天才中的天才,圣子的主人是一般人吗?我们真的做错了”黑獒说道,有几许悔悟。

    “黑獒,你....”狐媚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黑獒阻止了,没有说话了。

    现在黑天獒在最后一刻竟然悟了,只是太迟了,从它开始筹划谋夺圣血的时候,它就在走向死亡了,然而却不会想到会死得那么的悲剧。

    它真的算是完败,它之所以完败是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铁君义小小的战将就能向它挥刀,这不是铁君义疯了就是一个阴谋,而且也不查看自己的伤口,眼里只有圣血,却是把命就这样交代了。

    黑色的气息从黑獒的身上慢慢的渗透了出来,这也是赤毒液完全入侵的征兆了,看着这样的情况,黑獒惨然的笑了笑,而且此时不知怎么的更加的佩服铁君义了,这还真是戏剧话。

    “老朋友,别了,我身上有赤毒液,一定要把握掩埋好,否则后果将是无法估量的”说完后直接倒在了地上,没有课声息。

    看着地上这个几十年的老朋友,雪雕和狐媚也是脸色难看十分,眼里也是露出悲凉之色。

    在万米之外,里秘境不算很远的地方,铁君义和小炎出现在此处,铁君义不但往后面看,是否有敌人过来。

    “不用看了,没有任何的危险”铁君义的脑海中,铁皇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里尽是意外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