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六十章 想起铁皇
    “嗷”

    铁君义的拳头剥开黑色的能量铠甲,劲力渗透入熊莽的手臂之中,虚天之炎附着在上面,深入骨髓的痛,熊莽顿时发出一阵惨叫,如杜鹃悲鸣,只是少了一分凄凉,多了一分残殇。

    与此同时,有着一股淡淡的肉香味弥漫开来,可想而知这虚天炎的威力之大,顷刻间就焦灼了熊莽的臂爪。

    熊莽可是五级的魔兽啊,身体强度已经堪比凡级战器了,甚至超过了凡级战器的强度了,然而一碰虚天炎,就被烤熟了,可想而知这虚天是何等威猛霸道了,就算是战魂恐怕结果也是如此的下场。

    熊壮听见自己二哥的惨叫声,一击击退了血狼,来到熊莽的身边,带着它后退开来,眼神惊恐的看着铁君义,现在的它很是后悔,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铁君义给宰了,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在炙热如烈阳的铁君义身上,它们感受到的不是热,而是如九幽之低的森寒杀气,让它们害怕、恐惧。

    这是什么火焰?怎么如此恐怖,难道是天火,但是不可能,没有天火那么霸道,绝对不是天火,难道是一种高级火焰,可是这是什么火焰呢?

    熊莽的心中,无数过念头闪过,这是它在这一次战斗中伤得最重的一击,它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火焰已经深入到了它的骨髓,它的这一条臂爪现在已经不能发挥出全战力了,这对于它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此时此刻轮到两只幽冥苍熊担心了,它们才意识到犯了很多的错误,也许该听它们大哥的话,现在好了,不死不休的局面,都是它们一手造成的。

    铁君义好像知道它们远离了小炎圣压范围了,停了下来,而在他的另一世界中。

    “好霸道,连元力你都能燃烧,以许是我的境界不够,控制不了你,以后再会”铁君义讷讷的自语道,有些淡淡的不甘,然后便离开了空灵之境。

    铁君义脱离空灵之境,摇了摇有些沉重的头,能模糊的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最让他感觉到的就是痛,声如骨髓的痛,虚天炎附着在他的身上在烤灼,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在骨头上一丝丝的火苗在驰骋燃烧,好像要把他的骨髓都要化成灰烬,在经脉之上也是这样。

    铁君义现在整个身体如在一个熔岩地壳出,无尽的火苗在他的身上浏览来回,占据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仿佛这里就是它的家一样,又仿佛被外来这侵略,它要燃尽铁君义。

    痛,痛,痛,铁君义真的很想大声的叫出来,但是呢他仍住了,现在还在危险时刻,他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坚持多久,不能让这两只幽冥苍熊看到其它的凸点。

    而且他能感觉到在丹田中的那一团虚天炎在慢慢的减少,相信时间一长就会消失,又得重新的凝练了。

    可是铁君义现在却是感觉有些在撑不住了,魂力迅速的消耗,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他可能就控制不住虚天炎了,那么也就是他玩火自焚的时候了。

    熊莽和熊壮此时也是这样,心里面的着急程度一点都不比铁君义少,它们在着急小炎随时能晋升,那么就是它们的路走到了尽头了,也都在在想着要如何才能度过这个难关。

    双方就这样的僵持着,但是这也只是几分钟的时间。

    这时,熊莽的眼睛一亮,露出兴奋的神色。

    “吼”

    熊莽扬天长啸,声音传至方圆几千米甚至更远,熊壮听见了自己二哥的叫声,眼里亦是露出兴奋的神色,同样扬天开始嚎叫,双重之下,声音更是如晴天之雷,震动了大半个森林。

    铁君义看着这样的情况,以为是它们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阻挡小炎的晋升,随即又淡去了这样的想法,如果这样想要小炎晋升失败,那真的是太过弱智了。

    “不好”

    铁君义心中一惊,惊喝说道,这和在魔兽山脉时的情境有几许相同之处,这是在召唤同伴,或者是在命令其它的魔兽来帮忙,两只幽冥苍熊是五级后期的魔兽,它们可以叫唤五级之下的低位魔兽来做炮灰。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远处树林葱茏开始蠕动了,一只只魔兽看是走了出来,其中有几只是四级初、中期的魔兽,大部分是三级以下的魔兽,看向铁君义身后的小炎,都露出恭敬的神色,然而在两只幽冥苍熊的肃冷眼神之下,几只四级魔兽都焉下了头颅,只有三级以下的魔兽还是那样崇敬的看着它们的圣子。

    “卑鄙”铁君义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现在他的魂力几乎消耗殆尽,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他现在必须的把虚天炎撤出去了,否则就是他焚身的时候了。

    “人类,这是计谋,我们也是遵循胜者才是王”熊莽淡笑的说道,对于铁君义的嗤笑不为所动,看样子它们对圣血那是势在必得。

    铁君义慢慢的车去了虚天炎,他不得不这样做了,再下去的话就只有自己吃亏了,可是现在被虚天炎焦得差不多的身子能怎么样呢,能挡得住这么多的魔兽吗?

    不禁苦笑在嘴角蔓延,很是苦涩,只能做到这步了,铁君义的身子在慢慢的后仰而去,他是在是太困了,魂力已消耗殆尽,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好累啊。

    这是铁君义的脑海突然一阵炫动,一丝淡淡的玄奥却不知是什么能量窜入了泥丸宫中,铁君义顿时清醒了,也没有那么的疲惫了。

    然而这恰恰又指点了铁君义一下,铁君义此时此刻才想起来,自己的最大底牌还没有用,就是那个邋遢无良的老祖,可以抵抗战宗的存在,铁君义不仅呆滞了,弄了大半天,自己竟然把他给忘记了。

    “哎哎,糟老头,看见我这样是不是很爽啊,一点声音都不出,是不是想我早点死掉啊,你个老王八蛋.......”铁君义对着混沌战域就是一通大骂,他敢肯定这老头绝对是故意的。

    这时的铁皇脸是黑一块紫一块的,这不是被打的,是被气的,铁君义受伤他比谁都着急,可是无论他怎么叫唤,可是铁君义和混沌战域都没有卖他的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铁君义胡乱的操作了。

    现在好了,什么错误都到了他的头上了,而且还没有理来说呢,铁君义那张利嘴基里啪啦狂轰乱炸而来,直接让铁皇气得头上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