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五十八章 再一次进入空灵之境
    两只幽冥苍熊现在可是战力全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铁君义和血狼秒杀,他们不想浪费丝毫的时间,恐生变故,小炎身上的威压太过恐怖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吼”

    吼叫声声连连,速度之快,已经无法用肉眼来观看了。

    可是,此刻,又发生变故了,这变故还是来自小炎。

    小炎身的光芒更加的耀眼了,发出神圣圣洁的光韵,犹如紫气东来,神光熠熠,金光灿灿,无限生辉。

    此时此刻,小炎显得无比的高贵,它是魔兽中的至圣,气贯洪宇,披靡天下,当然这只是在魔兽的眼中,在铁君义的眼中,还就是一只小魔兽。

    而与此同时,两只幽冥苍熊的身体犹如陷入泥泞之中,步步艰难,如神祗般的气息让它们颤抖不已,内心深处有着一个神圣的声音:臣服、跪下。

    但是,即使如此,也改变不了两只幽冥苍熊要弑杀圣子的意思,它们以它们强悍的实力压制心中的那股臣服萌动,又继续向着铁君义和血狼而来,虽然速度相对来说很慢了,但是依然是形若惊风。

    山峦之巅,黝黑的洞口依旧如此,但是唯一的变换就是安静了许多,显得更加的阴冷了。

    在洞内深处,一只幽冥苍熊在慢慢的踱着步子,可是看似缓慢却是在快速的来回行走,好像是在焦急什么似的,强悍的气息在身上环绕。

    这正是熊莽和熊壮两只幽冥苍熊的熊哥,显然此时的熊大还不知道自己家的那两个脓包兄弟在做什么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啊,二弟和三弟去哪儿了呢?以往最多就是那么几天就算是最长的了,可是如今现在已然十多天了,可是已然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出事,应该不会,就算是六级,想要留下它们也不可能,但是到底去了哪儿呢?

    这熊大哥来回不断的走,心中在一个个念头闪过,眼中射出思索的神色,心中有点担心自己的两个兄弟,毕竟时间有点久了。

    “不好”

    突然,这位熊大哥眼睛一亮,想到了十分恐怖的事情一样,但是也是一惊,而且还待着恐惧。

    黝黑的巨熊在说两个字之后,身体化作离弦之箭,跃出山洞,犹如奔雷,闪向远方,消失不见,速度之快,如风如电。

    “机会”

    铁君义眼里闪出一道精光,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两只幽冥苍熊现在所发生的情况,它们现在的实力在不但的下降,不,不是实力下降,而是实力被压制,无法完全发挥全部的实力,而且越离越近,压制越是厉害。

    这一发现对于铁君义来说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情况了,铁君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机会来了。

    “血狼,你来对付熊壮,它就交给我了”铁君义对着身边的血狼说道,现在机会来了,必须抓住机会,带小炎晋升到五级魔兽,那么就是真正的胜利了。

    “是,尊主”血狼恭声的回答道,现在的血狼对于铁君义也然是毕恭毕敬。

    “上”铁君义一声大喝,身子犹如清风自由无比,来去自如,以玄奥的轨迹,快速的闪隐。

    血狼眼里射出血红光芒,若隐若现的可以看见一道淡淡的残月,十分的诡异,速度之快无比,它的对手是熊壮,现在的熊壮能发出的战力只是四级后期左右了,这对于血狼来说应该没有大问题。

    金黄色的拳头如彗星闪耀,带着淡淡的黄金尾羽,漂亮至极,平静却又玄奥无比。

    看着铁君义金黄色的拳头,熊莽眼里没有任何的害怕,抬起熊壮的熊臂,腾起淡淡的能量覆盖在上面。

    “砰”

    铁君义一拳在熊莽的熊臂上,可是犹如石沉大海,没有起任何的作用。

    铁君义好像知道结果一样,马上后退而去,他现在的目的只是阻挡,而不是真正的交锋。

    血狼也是,一道残月袭击熊壮,让熊壮停了下来,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熊氏两兄弟现在真的是逼屈,前进一步,实力就越被压制,能发出的战力就更家的弱了一分,后退那就太不像话了,这可是它们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可是铁君义和血狼不断的袭击,如果后退的话,最重要的是得罪了圣兽,现在圣子马上就是五级魔兽了,那么也就是和它们算账的时候了。

    “吼”

    两只幽冥苍熊显然也是知道铁君义他们打得是什么算盘,现在有点着急了,时间每过一刻,它们就危险一分,这是它们所不希望的。

    一丝血红之色在它们的眼里慢慢的满布开来,出了之外,其余出了眼圈之外,全部都是红色的了,如红宝石一般,中间镶嵌一颗黑玉珠晶,娇异无比。

    然而它们此时还没有发现,在它们面前的敌人此时已然变了一个人,此时的铁君义也变得诡异无比,深沉如渊的眼底范不起一点波澜,黑色的眼睛犹如星星一般闪亮,让人着迷,也没有发现此时眼前对手换了一阶位。

    两只幽冥苍熊以燃烧精血作为代价,硬生生的提升了一个阶位,进入了六级初期,只是还没有六级的战力,但是它们的战力也是提升了一个阶位了。

    此时的铁君义平静无比,完全沉静在战斗,进入了一种意境之中,也就是空灵之境。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在种情况下也能进入空灵之境,这不符合逻辑,不对,原来是这样,这小子的心里面完全没有一丝杂念,在这样危险的情境下竟然还能如此,心性不简单啊”在混沌战域中,铁君义无赖的身影还在,嘴中讷讷的说道。

    “不好.....”突然铁皇的声音,急切且颤抖,好像什么过命重要的事情发生了什么一样。

    在铁君义的眼中,一丝丝淡淡的虚天炎气从眼珠中弹出,十分的诡异,但是铁君义还是那么的平静,好像对这种情况不闻不问,没有丝毫的在意。

    和?什么是和?山高水低是和吗?鸟欢花艳是和吗?何为和,铁君义在心中无数遍的再问,何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