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五十六章 重伤,危险之局下
    “爆”

    铁君义又是吐出一个字,声音虽然有点虚弱,但仍然是那么的铿锵有力。

    在冥熊中的那些金色蛇灵瞬然炸裂开来,连随黑色的魔蛇一同消散,只是这金色的蛇灵炸裂威力十足,这好似有智慧的魔熊有点皱了一下眉头,好像很不舒服,而且身子有变淡了很多,只是一个影子了。

    然而这些金线蛇灵和黑色魔蛇并不是消失,而是交织而出,散发到四周,出来的蛇却是不同在魔熊身上那样的细小,而是粗大无比,犹如一天天远古巨蛇恐怖无比。

    这些巨蛇出来,开始无情的击撞着四周,泥土翻卷,山石碎裂,木屑纷飞。

    “噗”

    铁君义被一条巨蛇的尾巴给扫中,一口鲜血从嘴里直喷而出,脸色十分的难看。

    他在释放战技,这可不能打断的,一笔小心,战技反噬,那结果可能会更加的恐怖,又被这能量带给扫中,铁君义险些被打断。

    而在远处的熊壮比铁君义就没有那么的还说话了,被几条巨蛇扫中,可是结果是令铁君义失望的,没有很大的伤害,这让铁君义很是受伤。

    “战魂巅峰的高手就是不一样”

    铁君义不得不感叹的说道,显然这完全是和熊壮自身的实力有很大的关系,再加上他是魔兽的本体,得到这样的结果也不奇怪。

    虽然魔熊变得很是虚淡了,但是还是威势依旧在啊。

    这有些虚幻的魔熊扬天长叫,可是依然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然后又向着铁君义而去,可以说是瞬时千里,眨眼之间就到了铁君义的身前,毁灭的气息绽放开来。

    铁君义会这样就让它嚣张吗?不会。

    黄金色的拳头顺势轰出,不求击退,只求保命。

    可是黄金拳头和幽冥熊所露出气势有着不可越跃的差距,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多。

    “轰”

    金色拳头和虚幻的黑色冥熊同时炸裂开来,同样金色黑色交错的能量带纷飞开来。

    “噗”

    没说的,铁君义离得最近,一口鲜血踉跄而出,铁君义的身子现在可不是有他做主了,随着这些能两携带的力劲,铁君义如残叶一般被秋风所刮扫一样,以不同的轨迹撞向一贯丛木林,鲜红的血液散落在叶子上,一条划痕带也是那么的明显。

    现在的熊壮有些气喘,显然这一记技能还是很吃力的,最后的爆裂也是袭击着它的,但是强烈的暴风雨都过去了,这点小雨点就不在话下了。

    铁君义一个翻身,犹如泥猴一般,站到了一个树干上,脸色苍白难看,嘴里的鲜血不但的流出来,可是他的眼神依旧锐利,没有丝毫的变化。

    感觉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了,捏拿战天都有些吃力了,铁君义知道右手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了了,破碎的衣服,布满狰狞恐怖的伤口,还带着淡淡微颤。

    而熊壮的眼神也是看着铁君义,像是见鬼了一样,露出很不敢相信的神色,硕大的脑袋在不断的来回的摆动,无法相信这是真实的。

    铁君义站在树干上,眼神如往常一样,嘴里的鲜血还一样的入注,灰黄色的衣服现在已经破碎如絮,一缕缕的鲜血沾染在这破碎的衣服上,有的掉到了树干上,森然无比。

    铁君义把战天扔如了储物戒之中,跳了下帝,但是又想了想,还是把战天又拿了出来,左手拿着。

    他知道现在之所以让熊壮能这样的狼狈,一是因为他超绝的速度,而是他修炼了《天罡霸体诀》,身体强度不是一般的强悍,进入了脱凡之境,三是因为他有不断的服用恢复元力的丹药,四是这熊壮没有完全发出它的实力,所以为它创造了很多的奇迹。

    “好强”

    铁君义轻声说道,这就是战将和战魂之间的差距,无法弥补的差距。

    虽然受了如此重的伤,但是铁君义还有一战之力,虽然不足巅峰的四成,虽然废了一只手,但是还是可以一战。

    然而现在有一战之力犹如何,现在的熊壮可还有**成的战力,而且又是五级后期的魔兽,这还能打吗?

    “看来又得用它了,但是怪可惜的”铁君义心中轻吟,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玉瓶,滴了几滴液体在战天之上,红得妖异,炫丽无比。

    这是他刚才才想起来的东西,赤毒液,这东西可是救命的东西啊,没有解毒丹,那什么都会等于零的,等待只有死亡,而且还有的是非一般的解毒丹。

    这东西差点被他给遗忘了,他想起了那一次和疾风狼王对战的时候,用了赤毒液才有机会转生的。

    现在又是十分的后悔,如果刚才就用这个的话,这大家伙早就死翘翘了,还会出先这样的情况,拉倒吧。

    只是铁君义现在却是没有想起一个人:铁皇,他的这个无良先祖,否则他就不会这样了,直接把那个老头弄出来了。

    无尽的虚空,没有丝毫的灵动,有的只是一片虚无。

    “咻”

    虚空中一阵声响,一个虚幻的身影出现了,给人的感觉就是唯我独尊,气贯寰宇,可是在铁君义的口中就是一个糟老头,他真是铁君义之祖---铁皇。

    “看来,这就是他极限了吧,战王后期的战力,在他这个阶段来说已经是十分的难得了,就算是我们曾经,恐怕也没有这样的成绩,再说了现在的他身体还在封印状态,要是封印被解开,恐怕就不会这么的狼狈了。”

    铁皇抚着胡须微笑说道,很是兴奋,隐约有着一股虚脱,好像放下了什么一样。

    “该处了,再不出去,他就危险了,放我出去”

    铁皇对着虚空说一声,可是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铁皇脸色苦了下来吧。

    “为什么,快点了,再不出去就得收尸体了”铁皇焦急得声音传来,声音有点无奈,这竟然不停他的话,他也无奈,可是结果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小子,小子....”

    铁皇没有丝毫的办法,只有找铁君义了,可是声音根本传不出去,铁君义听不到,没有丝毫的效果。

    铁君义左手捏着战天,已经开始做好了战斗了的准备了,他现在只要沾一点在熊壮的身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他可以让它自己慢慢的死去了。

    然而却是意外的事情却是再一次的,让他的计划完全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