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五十四章 重伤,危险之局上
    但是随即两只幽冥苍熊眼里都露出坚定之色,眼睛同时也是一凝,都做出了他们的决定:圣兽不能放过。

    圣兽对于它们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很有可能它们就是圣子,这样的诱惑他们是在是抵挡不了。

    “人类,我不得不佩服,也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天才,和以前进入这里的人相比,你是天上的星星,他们只是泥土里的蚯蚓,但是我们也不会放弃,圣子对我们来说实在很重要,我们不甘平庸”

    “虽然你是一个天才,但是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都不是天才,下面,我会用我全部的实力,能让我用全部实力,你就算死了,也算死得其所了”

    熊壮眼里射出一股慑人的杀意,还有一股人性化的悲凉,好像是在感叹一个真正的天才即将要陨落一样。

    听着熊壮的话,铁君义有些顿额,这智商有点高了,从一来到这里的情形,这雄壮应该算是一只真正的莽熊,而熊莽才是一只智兽,一点也不会想到这熊壮能说出这样有些哲理的话语,这让铁君义十分的诧异。

    对于熊壮说它还没有用尽全力,铁君义一点都不在意,这完全是意料中的事情,从刚开始的那一记刀斩到现在,熊壮的实力都在逐渐的增加,铁君义就知道这熊没有用尽全力。

    虽然是这样,但是这对于现在的铁君义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他所有的底牌都全部展现出去了,但是结果只是让幽冥苍熊狼狈了一点,受了一点轻伤,这些伤虽然能影响到了熊壮,但是影响不大,五级后期的魔兽,可不是一般的恐怖,反正现在的铁君义是无法抵抗的。

    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黔驴技穷了,但是铁君义已然是盎然挺立,战天轻荡,面无变色,乌黑的头发随风飘扬,眼入神灯,浑厚的战意四发出啦,宛如人间战神,他不会就这样的认输,总得拼上一把。

    “吼”熊壮也是感受到了铁君义身上的战意,也是一惊,但是怎么也不能阻碍他们的意图,猛身扑上。

    小炎和熊莽的战斗也开始打响了,熊莽的眼睛有深意的看了铁君义一眼,然而它却是没有注意到小炎的眼里也是一片疯狂之色。

    小炎之所以疯狂是它能感受到它的主人现在已经危险了,和铁君义在一起这么久了,也知道铁君义有多少的能力,熊壮出全力,那么铁君义只有被摧残的命了。

    心急主人,可以说是急火攻心,所以才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而血狼继续观看,现在的战斗已经和它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一样,上,可能就是一个油瓶,所以只能就这样的看着了。

    “咻咻”

    七八道熊壮的身影完全把铁君义给围在了中间位置,这完全是熊壮急速运行的结果,它知道铁君义的速度很快所以它想让铁君义无处可逃。

    可是它却是没有想到铁君义的灵魂力之强,这些个残影铁君义一感受就知道那一道是真,那一道是假。

    铁君义可不想这样被封死了,他感受到了熊壮的真身,然后脚踩自然步,从两个虚幻的幽冥苍熊身边穿过。

    “嘎吱”

    铁君义离开地面,一个熊爪子空然出现,熊爪捏动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是那么毛骨悚然,犹如嚼碎骨髓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这熊壮一记再一次的落空,并没有气愤,转身巨大的身影又一次的扑向铁君义而来,速度之快已然超脱了铁君义逃离的速度了。

    铁君义还没有停下来,感受到了熊壮袭来的寒意,知道自己没有退走的机会了,只有全力一拼了,否则就是死亡。

    抡起战天,以一条简单的轨迹快速的斜向上劈去,这是铁君义对危险感知的本能动作。

    “噌”

    一声尖锐的声响攻入铁君义的耳中,铁君义未感不适,一只闪着黑色光亮的熊爪狠狠的拍在了战天的刀刃之上,可是没有出一点儿的血。

    但是这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熊爪在战天上停留的时间很短,几乎是下一秒便没有了影子。

    然而铁君义劈这一下却是一点都不好受,汹涌澎湃的力劲通过手掌,顺着手臂涌入到身体中,铁君义是一阵颤麻,五指都有些僵硬,几乎想把战天扔出去的冲动。

    可是他并没有因为这一点的疼痛而稍作停留,一股更加危险的气流涌向而来,刺得他发麻,一层冷汗开始密布。

    此时已经麻痹的手臂是不可能再一次的挥动战天去抵御了,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相当的困难。

    铁君义身子螺旋向地贴去,双手拨动战天向前砍去。

    “刺啦”

    战天和熊壮的爪子再一次的击撞了一次,而铁君义的身体也随之贴地划了出去,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几厘米深的划痕,以及一些残血,白色的衣服现在真的是黄褐色的了,一身上下全是泥土。

    铁君义感觉喉咙一甜,差点一口逆血喷了出来,蠕动了一下喉咙,忍住了,手臂显现出条条血路,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铁君义背贴地面倒飞出去之时,左手在地面拍了一下,身子立了起来,但是还在向后退去,铁君义借助这一股推力,脚踩自然步,以光电之速,向后远远的离去了。

    他其实此时真的很累,但是危险的气息还是在他身边萦绕,他知道熊壮不可能仅此而已,绝对还有后招。

    果不其然,在铁君义的身体刚站稳停留下来,熊壮的身影便出现在他后退似要停留的地方,如果他不离开,那么等待他的将是一只闪着寒光的凶爪。

    “人类,你真的很不错”熊壮看着远出的铁君义,现在是它的全部实力了,然而铁君义看似依然从容不迫,只是狼狈了一点,要是换一个人,那么不知道还有没有剩下掉骨头。

    铁君义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话,只是一张嘴,鲜血就会从其中流出来。

    他已经受了重伤了,他能感觉到,在他的手臂中,有些肉都已经毁坏了,五脏六腑在开始活动,移位了,他知道了这劲气在身体中的滋味了。

    冷冽的眼神如极寒之光,盯着熊壮,这是他到现在最危险的一次了。

    “但是无论如何,你今天都要死”熊壮无视铁君义的眼神,深处血红的舌头在嘴沿抡了一圈,森然的说道。

    熊壮再一次的抛向铁君义,一道黑色的熊爪在它身前凝成,而且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铁君义每一刻都关注着这个大家伙的,它一出动铁君义便知道了轨迹,是如何滑动的,再加那一道幽暗的熊爪,散发出阴森的冷气,熊壮攻击昭然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