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五十三章 也许该听大哥的话
    铁君义在炼器的同时也没有落下修炼,其中一项就是铁拳被他领悟更深一层。

    看着铁君义黄金的拳头,平淡重的带着至浩,熊壮停了下来,虽然它是一个急性子,但是也是一个实打实的五级后期的魔兽,对于危险也是有着超强的预感的,它竟然从铁君义的拳头中感受到了一丝危险,这不容小觑。

    而对于铁君义来说,熊壮的停下对于他是很有好处的,为他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最强战技完成,铁君义感觉这已经超过了天阶,达到了神级下级战技的程度了。

    而在远处打酱油的血狼看着现在的铁君义,眼神无比的虔诚,它相比熊壮感受更加的真实。

    感受中手中的那一黄金拳头,铁君义感觉有万马奔腾的暴动,只是没有显露出来,眼里闪过一丝激动,不知道会有多强。

    “喝”

    铁君义出手了,这可不是用来表演的,一声轻喝,黄金拳头就化作一道金光大道,击向眼神凝实的熊壮。

    在黄金拳头一离开铁君义的手时,暴动的气息就渲染开来,它已经失去平和了。

    熊壮一块黑色的冥盾出现在身前,黝黑发亮,犹如黑晶之玉做成,一丝丝的煞气从上面泄露出来,让人看着就有种心惊胆战的悸动。

    一个黄的发晕

    一块黑的闪亮

    一个携带无尽浩然之气

    一个拥有九幽冥煞之气

    一正一邪

    “砰”

    黄金拳头狠狠的击撞想黑色盾牌,发出阵阵鸣响,如晴天惊雷,贯彻山林。

    一圈又一圈的黄黑光晕四射开来,飘在远处的树干上,消失不见,但是仔细细看时,可以发现在树干上有着网状的裂痕,十分恐怖。

    然而黑色盾牌好像老鼠遇到猫,肥羊相遇狼一样,遇到了克星,在黄金拳头的击撞之下,竟然开始碎裂开来,不抵丝毫作用一样。

    “嘶啦”

    黑色盾牌粉碎开来,黄金拳头没有作丝毫的停留,继续前进,化作黄色电芒,轰向熊壮的熊翼。

    而此时的熊壮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按它的想象,这一定是可以阻挡下来的,然而结果竟然是这样,让它无法想象得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整个一只熊丹丹的竖立在那儿,不为一切事情所动。

    “硶”

    黄金拳头以摧古拉朽的势气轰向呆滞状态下的熊壮,巨大的黄金拳头印在了熊壮的前胸。

    “爆”

    铁君义当然不会放过时机了,嘴唇粘合分开,一个字音从中喷飞而出。

    随着铁君义轻声逝去,淡黄金色的拳头出现丝丝细小的裂缝,而且越来越多,又在逐渐的被撕大,许多如金蛇一样玄奥的能量在不断的旋转徘徊。

    “轰”

    拳头碎裂,无数的劲气四射开来,发出剧烈的声响,似要撕裂整个空间。

    而铁君义在说完爆字之后,脚踩自然步离开了。

    他可是知道这威力可是非比寻常的,虽然他现在修炼了《天罡霸体诀》进入了脱凡之境,可是也是经不起折腾的,而且是这样强烈的战技气浪,要是被击中,也能让铁君义好好的喝一壶。

    金色光芒犹如蛇蝎之息,无情的席卷着四周,黄褐色的泥土如黄浪一般,翻涌而去。

    整个场景犹如人间浩劫。

    “踏踏”几声重踏声从浓尘密雾中传了出来。

    望着眼前这一片浩瀚的杰作,血狼现在已经完全是处于震惊状态中了,它虽然知道铁君义这一击很强,但是没有想到现在更加的强悍了,而且是那么的强悍如斯。

    小炎和熊莽在刚才便已经停了下来了,都感受到了铁君义那一拳中所含有的天地之力。

    小炎眼里射出激动的神色,比它自己更加的开心,然而熊莽的眼里却是射出极冷之光,现在铁君义有这样的潜力,那绝对要除去。

    而此时的铁君义也是出于兴奋状态之中。

    他也想不到铁拳的威力竟然恐怖如斯,这是他再一次领悟以来第一次出手,幽冥苍熊可是五级后期的魔兽啊,战力可以力拼一般战宗,而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将高手,还只是战将三重,这点实力相当于战宗来说犹如蝼蚁一般,这样的差距是无法跨域的。

    虽然熊莽对着铁君义有着必杀的心,但是心里却是在想,这是战将吗?就算是一般的战魂恐怕也只是这点能耐吧,这样的实力对于他们来说,一爪子下去,不死都已经烧高香了,可是现在不但没有任何的事情,反而把他的弟弟弄得如此的狼狈。

    但是也只是现在这样了吧,熊莽心中哼道。

    其实铁君义这一拳恐怖完全来源于那股淡淡的天地之力,他的这一拳蕴含了和的味道,沟通了天地之力了。

    这是铁君义在炼器之际悟出来的,修炼战技的时候所悟到的,这是一种和平的味道,只要不被破坏,那么一切都会相安无事,只要有外力干扰和平,那么将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因为这一记铁拳携带着天的威压,这让熊壮有些心悸,沉沦在这样的压力中,这才让铁君义有了可成之机,被铁君义给招上了,就得到了这样不可想象的结果了。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铁君义是站着偷袭的成分,算是有点幸运吧!

    这就是圣子的主人吗?还真的恐怖啊。

    这是熊莽最后发出来的感叹,虽然再怎么样,都不得不佩服。

    烟尘散去,一个说深不深的坑出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熊壮的身影也凸显在一截断树桩前。

    现在的熊壮的外形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一塌糊涂。

    那棕色的皮毛现在都成了焦黑色了,上至面部头顶,只是一双眼睛在不断的闪着光芒,下至肚环一带,已经看不出有一点儿的幽冥苍熊的面了。

    前腹上有着长短不一的伤口,如一条条血红的线虫抓钉在上面,一丝丝的血液从中滑落下来,看起来十分的狰狞恐怖。

    熊壮抬起硕大的熊头,看着铁君义,可是它的目光让铁君义十分的诧异,因为从这家伙的眼里没有杀意,还有着丝丝的后悔之色,这怎么可能。

    不管怎么样,铁君义都把它搞得这么的狼狈,凭熊的那种暴脾气,应该要把铁君义撕碎的,就算不撕碎铁君义,但是也要然铁君义藏身在此。

    铁君义当然不相信这雄壮会被他那一击给吧头给弄坏了,这太滑天下之大稽了。

    “也许大哥是对的,我们不应该来招惹圣子”此刻两只幽冥苍熊都同时闪过这个念头,眼里都露出迷茫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