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四十三章 答案就在这里
    对于雪魔暴猿的说法,铁君义还是很认同的,如果它们真的能弄到的话,可能就是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六级魔兽是应该会出现的。

    “谢了,如果得不到,那说明我们没有缘分”铁君义淡声的说道,对不这雪魔暴猿能这样的说,他还是很感激的。

    只不过呢,这雪魔暴猿却是丝毫没有收礼的样子,气高仰止,看得铁君义真的很想揍它一顿,只不过呢铁君义没有心情去这样做了,他现在得去取宝呢,没有时间和它在这里瞎掺和。

    铁君义和小炎在一众雪魔暴猿中的目光中从容的走向了雪溶洞中,铁君义凭着最浓的那股至寒之气,来到一个毫不起眼的雪溶洞中,委身和小炎走了进去。

    “血月妖狼,你要说什么”五级雪魔暴猿看着血狼淡声的说道,好像只要血狼如果不说出一些好听的,恐怕就有难了。

    “雪魔暴猿,你觉得神主的气息如何?”血狼眼睛直视着雪魔暴猿平静的说道。

    雪魔暴猿:“这.....”

    铁君义和小炎顺着岩石壁慢慢的走入洞中,冰冷的寒气熏陶着他们的身子,灰色的石壁,有着一些细小的冰子。

    洞内不算太宽,但是也是有着一二十平方米的面积,洞顶也是一样不算太高,四五米左右,虽然雪溶洞中没有水,但是仍然感觉到很重的湿气整个洞内成半椭圆形。

    有点暗,但是这也是相当不错的了,在这样小的洞孔,洞内用眼睛能直视一切,这应该是光反射的缘故,外面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反射进入洞内。

    在雪溶洞的最后端,有着像石床一样的高台,上面匍匐着一只正在颤颤发抖的小雪魔暴猿,眼神尊敬的看着铁君义身边的小炎,虽然很害怕小炎,但是却是很尊敬小炎。

    看着这只小雪魔暴猿,铁君义知道怎么回事,然后叫小炎收敛起气势。

    小炎很听铁君义的话,收住了它散发的气息,这时,远处的雪魔暴猿轻松了不少,但是身子还是那样的微微震颤着。

    “小家伙,你出去吧”铁君义对着这小雪魔暴猿轻声说道。

    可是呢这雪魔暴猿不领他的情,呆呆的在那里,而且眼睛看得都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小炎。

    娘的,我怎么和这小家伙说话啊,这丫的才只是一只吃奶的小魔兽而已,那能听得懂我的话呢,铁君义在心中苦笑道,他这一久和血狼说惯了,以为所有的魔兽都是血狼这家伙了呢。

    “小炎,你叫它出去吧”铁君义只有把头转向身旁的小炎,现在只能靠它了。

    “是,主人”小炎说道,然后眼神一凝,看着小小的雪魔暴猿,这雪魔暴猿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飞身出了雪溶洞。

    铁君义看是攀查起洞内的一切,他能感觉到这里是那股至寒之气最浓郁的地方,那么说明这宝物离这里是最近的,他能最快的抵达。

    小炎也是开始在洞中查探起来,它是圣兽,而且是玩火的,所呢对着股至寒的气息也是很灵敏的。

    一人一兽开始在洞中搜寻起来,不翻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几个小时的时间闪过,可是铁君义和小炎却是没有丝毫的收获,他两几乎把所有的地方都感知了一遍,但是还是没有半点的气息。

    铁君义随着时间的流逝,脸上也是露出淡淡的焦急之色,他知道这宝物一定在这不远处,但是无论他怎么的探查,却是没有任何的源头,这很不正常。

    这怎么可能,这里的每一处气息都是这样的浓度,这绝对不可能,铁君义心中坚定的说道。

    他坚信绝对不会分得这么的均匀,总有最强的源头。

    但是这里的情况却是这样,怎么可能呢,那么说明有人做过了手脚,有人控制了这股源头,然后使其能均匀的散发出来,铁君义在心中轻声吟道,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露出明了之色。

    铁君义又开始查探起来,而且也暗中的告诉了小炎这一情况,一人一兽又开始新的寻找之路。

    “这小子,还不错,竟然能分析到这里,真的很不错,只不过能不能发现这禁制还真的就看你们的了”铁君义的脑海中,铁皇的身影在空中闪现出来,轻声的嘀咕了一下,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外界,五级雪魔暴猿和血狼并肩站在一起,此时的雪魔暴猿看向铁君义所在的溶洞中,眼里闪出炙热的敬意,看来它是从血狼那里知道了一些东西的。

    “血狼,你说尊主和圣子进去那么长的时间了,会不会有事啊?”这时的五级雪魔暴猿对着血狼问道,而且眼里也是露出一股担心的神色,看样子铁君义现在在它的心里也是一个神圣的存在了,开始叫尊主了。

    “猿闻,要相信尊主和圣子,特别是尊主,他的手段我是不能抵过的”血狼对着这五级的魔兽说道,猿闻,是这家伙的名字了,血狼的眼里平静无比,它很相信铁君义。

    “可是,血狼,这时间过去几个小时了,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猿闻有些担心的说道,它建议血狼一起去看看。

    “这可万万不可以的,万一尊主和圣子不高兴,那就不好办了”血狼急忙劝说道,它们是知道圣子所拥有的傲气的,一不小心不高兴了,那吃亏的还是它们。

    “这道也是”猿闻赞同的说道,这圣兽的傲气可不是它们所要去触犯的,况且还有一个高于圣子的人,那就万万小心了。

    如果铁君义知道现在他在俩魔兽的眼中是那么的高傲,不知道心里会做什么样的想法。

    它们按照魔兽界的那种眼光看铁君义了,这并不管它们,它们还真的很不了解人类。

    “呼”山洞中,铁君义坐在石台上呼出一口浊气,脸上有着丝丝的颓废,找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呢还是一样都没有找到,这让他很心伤,难道真的和这个宝物没有缘分,哦,不应该是灵物。

    铁君义有重新的打量起这个雪溶洞来,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皇天不服苦心人,有志者事竟成啊,终于被铁君义找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进入铁君义的眼中。

    在最后端的石壁上,有着一个很小的地方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不是不一样,只是有点不一样,可是铁君义的眼睛就是看着这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无论在哪里,不管有无人住,灰尘总是会有的,一间屋子,几天甚至更久不住,在这间屋子里面就会有很多的灰尘,想要住那必须再一次的打扫一遍。

    有人住也是一样,时间久了不扫,结果也是一样。

    在这雪溶洞中亦是如此,这雪魔暴猿不弄脏就算是不错的了,它还会打扫,做梦吧。

    然而这这一几厘米长宽的地方,却是和其他地方想比,就要那么干净许多,铁君义敢肯定,答案就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