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四十章 跟踪雪魔暴猿
    然而相对于这雪魔暴猿的震惊,在远处的血狼更是震惊的无复以加了,它没有想到铁君义的绝招竟然恐怖如斯成这样,它心在很庆幸它当然是多么的幸运,要是当然铁君义换成这一招来和它对轰,那么它现在不死也是重伤。

    尊主果然非寻常之人,竟然如此的强悍,血狼看铁君义的眼神更加的尊敬了。

    “噗”铁君义又是一口鲜血直喷而出,和雪魔暴猿的这一记对轰,实在铁君义受伤相比这雪魔暴猿要重很多。

    但是呢铁君义却是没有丝毫的害怕之色,看着雪魔暴猿,眼里射出炙热的战意,大刀再一次的紧握,看着雪魔暴猿是有攻击的样子。

    “吼”

    可是这一次,雪魔暴猿却是没有和铁君义战斗了,反而是转身就跑。

    看着逃跑的雪魔暴猿,铁君义有些傻眼,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雪魔暴猿这就跑了,而且速度还是那么的快,它可是四级中期的上位魔兽啊。

    而在远处的血狼也是有些傻眼,这就跑了,它记得尊主只是和它过了两手而已,怎么就跑了。

    而雪魔暴猿也是逃跑也是想的通的,现在它虽然受伤没有铁君义的那么严重,但是也是不可小觑的,铁君义一人就能托住它,再加上血狼在一旁狼视眈眈,在下去的话非死不可,只有逃命。

    对于这雪魔暴猿的逃跑,铁君义急忙从怀中拿出小,然后对它说道:“小炎收敛气息,来我们追上那只雪魔暴猿”

    “呜”小炎兴奋的应声道。

    “血狼,收敛气息,我们跟上那只雪魔暴猿”铁君义跳上也变大的小炎的背上,然后对着远处的血狼说道。

    “是尊主”血狼问声急忙应道。

    小炎血狼向着雪魔暴猿逃跑的方向速行而去。

    铁君义一上小炎的背上,就把气息而去,这雪魔暴猿之所以能发现他们是因为虚天炎的缘故,这雪魔暴猿应该是得到了巨寒之物或者是在这有巨寒之物的环境之中成长起来的,才会对火如此的敏感,能在千米之外感受到虚天炎的火气虚天炎可不是一般的火,那可是堪比天火的存在,能被这雪魔暴猿感受到,那么这巨寒东西可能也是不凡之物。

    对于宝物铁君义可是不会嫌多的。

    所以呢铁君义叫血狼和小炎收敛气息,以免被这雪魔暴猿发现,那就不好了。

    “主人,我们跟着雪魔暴猿是要杀死它吗?”这时血狼恭声的说道。

    “这个得看情况,如果它来招惹我得话,今晚吃猿肉,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算了,饶了它吧,能成长的四级中期魔兽也是不容易的”铁君义淡淡的说道,万物皆有生存的理由,他们有必要那么的残忍。

    况且铁君义要杀它,叫小炎出来,早就把它给跺了。

    “哦,那尊主是为了什么呢?”血狼又出声问道,尊主跟踪这雪魔暴猿又是为了什么呢?。

    “血狼,你说你现在在千米之外能不能感受到我的火焰气息?”铁君义没有正面回答血狼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这个尊主,不能,就算是一千米也不能”血狼虽然不知道铁君义为什么会如此的问,但是还是很谨慎的回答道。

    “哦,那么你觉得这雪魔暴猿能不能感觉到呢?”铁君义反问道。

    “这个应该不能吧,雪魔暴猿也只是普通四级中期魔兽而已,感应不到这么远”血狼如实的回答说道,虽然这雪魔暴猿的实力是很强,但是能感应到千米之外,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呢它就是感应到了”铁君义轻声的说道。

    “这.....”血狼就说不出来了,是啊,这雪魔暴猿真的感受到了。

    “尊主,这是为什么呢?”血狼疑惑问道,它搞不懂。

    “这个它应该是在我修炼的时候感受到的,虚天炎成形的时候”铁君义淡淡的说道。

    “嗯?”血狼更加的不解了。

    “你有没有发觉雪魔暴猿蕴含着一股至寒之气”铁君义笑着问道。

    “嗯,是有,而且很寒冷”血狼盯着硕大的狼头,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它在思考铁君义所说这话的意义所在。

    “你们魔兽对魔兽都有一定的传承记忆吧?”

    “是的,尊主”

    “雪魔暴猿很有寒冷之气,但是又这么的强烈吗?”

    “尊主,这没有”

    “那不就得了,这雪魔暴猿应该是吃了什么至寒之物,或者在至寒之物存在的环境中长大的”铁君义露出微笑的说道。

    “尊主的意思是我们跟踪去是为了.....”血狼也是眼睛一亮。

    “嗯”铁君义淡笑应声道。

    ........

    雪魔暴猿不知道铁君义等人会不会追逐它,所以不要命的奔跑,惊恐铁君义会追来,跑了近半个时辰,但是没有感觉带身后有任何饿动静,才停下歇了口气。

    铁君义看着前放不远处的雪魔暴猿,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半个时辰下来,铁君义和小炎血狼都在雪魔暴猿的身后不远处缓缓跟着。

    现在的雪魔暴猿受了点伤,所以速度相对下来说慢了很多,血狼能跟得上它的速度,否则在平时的话,可能血狼在它的速度之下也要败退而去,小炎就不说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完虐这雪魔暴猿。

    好像是休息够了,雪魔暴猿慢慢的起身向前走去,而铁君义和两魔兽也是缓缓前进着。

    可是这雪魔暴猿的行动差点让铁君义出去暴揍它一顿的冲动了。

    这雪魔暴猿并没有直接回它说居住的地方,而是优哉游哉的慢走,抓了几只小魔兽当午餐,而且还去找了一只野猿解解馋,最后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娘的,这丫的还真有情调,铁君义看着雪魔暴猿心中嘀咕的说道。

    “吼!”

    雪魔暴猿一路走过还不断的发出阵阵的吼声,一些路过的下位魔兽被惊的四处逃散开来,而雪魔暴猿还裂口硕大的嘴巴,露出不是很锋利的牙齿,开始耀武扬威起来。

    草,你到底有完没完啊,铁君义直接在心中抓狂,被虐了一顿,夹住尾巴逃跑而去,现在却是这样,铁君义都有些佩服这雪魔暴猿的无耻之心了。

    好像死上天知道了铁君义的祷告似的,这雪魔暴猿这一回可是没有在弄其他的事情了,直接向着一个方向行去。

    铁君义也是松了一口气,在这样下去,他恐怕会忍不住压迫这雪魔暴猿的冲动了,但是呢,这雪魔暴猿可是没有血狼这样高的智慧,万一弄巧成拙,那就得不偿失了。

    铁君义和两魔兽就这样耐着性子跟着雪魔暴猿,终于铁君义感受到来一股淡淡的寒风在袭过身子,留下淡淡的冷然,铁君义知道目的地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