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三十七章 修练炼器诀
    收服了血月妖狼王的铁君义现在是真的很是兴奋的,这以后可是一家大杀器,一个堪比战圣的十级超级魔兽,想想都有点兴奋。

    “呼呼”小炎呢现在更是奔来跳去的,显得十分的高兴,而血月妖狼王更是高兴,能在铁君义和圣子身边是它梦寐以求的。

    “血月妖狼王,既然你跟了我,也得有个名字吧,以后就叫你血狼吧,血狼就是你以后的名字”铁君义看着血月妖狼王轻声的说道。

    “是,多谢尊主赐名”血月妖狼王急忙恭声的说道,现在的它对铁君义可是非常的尊敬,它在小炎的那里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那股至高无上的气息,是那么样的尊贵,是那么样的浩瀚如海洋。

    铁君义平静了一下心悬,然后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本泛黄的羊皮纸张书籍,三个大字印在书籍的右侧边上:炼器诀。

    这正是铁君义在魔兽山脉得到的那一本炼器功法,从得到到现在,铁君义没有修炼过,拿着这本泛黄的书籍,铁君义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是那么温馨。

    模糊之间铁君义感觉带他好像又回到了,魔兽山脉的那段温馨的日子。

    “铁君义你给我站住”

    “君义,我要吃烤肉”

    “铁君义你在说我,我要杀了你”

    “君义你们呢两个应该回家再吵”

    “....”

    “....”

    “呼”铁君义轻轻呼出一口浊气,闭上了眼睛,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手慢慢的翻开书页。

    铁君义一边看,一边在心底默默的运行着功诀路线。

    与此同时铁君义丹田中的元力变得沸腾,但是却是没有在经脉中来回穿梭,在丹田中不断的压缩。

    在铁君义的周围却也是涌起一股元力风暴,因为铁君义现在丹田中元力在不断的压缩,铁君义身体中的元力在不断的减少。

    小炎一路狂奔,元力犹如一股龙卷风一样紧随而至。

    血狼和小炎知道了铁君义现在的状况,急忙停了下来,小炎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而血月妖狼王警惕的看着四周,防止有什么危险。

    而铁君义的头上开始冒出淡淡的细汗,晶莹剔透的汗珠顺着铁君义的发丝缓缓而下。

    “嘶”铁君义忍不住的嘶了一声,他感觉他身体现在犹如一个熔炉,他感觉身体中的肉犹如在火上烤一样,丹田前无所有的灼热。

    他是在没有想到修炼这功法会这样的疼痛难忍,这般的灼热。

    但是他却是没有放弃,对于虚天炎他可是很火热的,这可是相当于低级天火的存在,铁君义可是不会放弃这样的好多西的,炼丹炼器都能用,这可是宝贝啊。

    但是铁君义有些遗憾,因为他的这样的秘技,然而却是不知道留下之人的性命姓谁名啥,他的仇家有事何许人物,而且他的来哪里,等等之类的。

    虽然说得到这炼器诀是铁君义千辛万苦得来的,但是他心中很是感激留书之人,这对他来说还是一个恩情,有恩必报这是铁君义所遵循的。

    铁君义忍受着这剧烈的疼痛,眉头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滚烫的汗珠,在他的丹田中,一团单淡淡的火炎在慢慢的形成,但是速度却是那么的慢,无数的元力向其压缩而去。

    而铁君义丹田中的元力就是那么一会儿的时间已经被消耗殆尽了,铁君义在意识的从储物戒中拿出恢复元力用的丹药,转化丹田之中。

    外界,血狼有些惊恐的看着铁君义,铁君义现在身上的那股炙热它感觉是那么的强烈,身子在忍不住的发抖,这是它的本能。

    尊主在修炼什么功法,为什么会这么的恐怖?血狼在心中颤道,而且也十分的兴奋,果然是尊主,竟然这么的恐怖如斯。

    它现在可是跟铁君义混的,铁君义的潜力越大对它来说就越好。

    魔兽一般对火都有些畏惧,当然想火焰翼狮王这除外了,它们本来就是玩火的,这火对于它们就没有那么的畏惧了。

    但是也不是毫无畏惧,在天火面前,也都会害怕,会颤抖的,天火是在是太恐怖了,那简直就是火中的王者啊。

    现在的小炎感受着铁君义身上的那股炙热,也是有些心悸,它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威胁,但是现在铁君义在它的身上它没有乱动,生怕打扰铁君义。

    “啊”铁君义发出一声巨吼,他是在是忍不住了,脸色此刻也是变得苍白无比,但是偶尔有会发出一阵阵的红芒。

    现在铁君义心丹田中的那团火焰也是越来越明显了,火炎呈淡血红色,但是却好像又是虚无的,不明实,就好像有颜色却是无实形。

    剧烈的灼痛铁君义在不断的侵蚀着铁君义的意识,铁君义紧紧的咬着牙,都能听见牙齿碰撞发出淡淡的声绥。

    坚持,一定要坚持,铁君义在心中默说道。

    “这小子怎么每一次都这样啊,真是不让人省心,不过我喜欢,这不炼器诀还真的不错,加油吧小子”混沌战域中,一道身影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嘀咕了一会儿,又消散不见了。

    “咻!”

    铁君义身体中传出淡淡的声响,而此刻铁君义的脸上也是露出轻松的神情,他已经凝实出了一团虚天之炎--虚天炎。

    然而正待他兴奋之余时,这团虚天炎开始造反了,一条条的火蛇从其中渗透出来,然后蹿进经脉之中,在经脉中游动,熏烤着他的经脉。

    “啊”铁君义又是一声惨叫,经脉的疼痛再一次让他疼痛难忍,痛进灵魂深处。

    对于这些虚天炎进入经脉之中,铁君义并没有阻拦,因为他感觉到这些火焰在淬炼他的经脉,他能感觉到他的经脉越来越柔软了。

    “呼”终于这些虚天炎退回到丹田中,铁君义冲痛苦中撤离。

    “终于炼成了”铁君义欣喜的说道。

    “切,我告诉你,想要炼成,你好差的远呢?”混沌战域中一声嗤笑无情的打击而来,不用说铁君义都知道是谁在打击他了。

    “哎,我说你老人家有必要这样吗?给我点安慰可以不”铁君义有些气妥的说道。

    “告诉你,小子,不是我在打击你,你只是练到一点儿皮毛而已,里炼成还在有点远呢”铁皇淡声的说道。

    “咦老祖,难道还有什么其他不得了的事情吗?”铁君义出声问道,这炼器诀难道有跟可怕的一面。

    “当然的了,这不功诀还真的不错,当天你修炼到最后,凝结出本源来那才会最高的境界呢”铁皇面无表色,但是眼睛中却是有一丝赞叹。

    “本源,就是火天火一样吗?”铁君义对于本源还是有些了解的。

    万事万物皆有起根源,本源在,则永长,本源陨,则毁灭。

    铁君义如果修炼之大成,那么铁君义则可以无限使用这虚天炎,现在铁君义所修炼出来的只是一团虚天炎而已,铁君义用一点就少一点,然后又慢慢的在一次凝结,当然有第一次的凝结,下一次就轻松多了。

    “不错,只要凝结出虚天炎本源,那么它就是一种天火,用之不竭”铁皇说道。

    “哦,看样子还在很长久吗?”铁君义淡声的说道,但是没有放弃,能够修炼出一天火,这样的好事那你找呢。

    “加油吧,小子”铁皇鼓励的说道。

    “知道了,老头你很烦耶”铁君义轻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