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三十章 四级魔兽:血月妖狼王
    “吼”

    在铁君义还未走到洞口的时候,一阵狼啸声传了过来,声如洪钟,震天动地,铁君义在洞内都感觉到这山体都摇晃了一下。

    四级初期魔兽,铁君义瓶着这啸声所发出来的气势,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这一只狼魔兽是四级初期的高位魔兽,可是气息却是强悍了无比,相比一般的四级初期魔兽,这只魔兽的气息强烈了数倍,难道是王者级别的魔兽,铁君义现在有些兴奋,现在真的很想全力一战,四级初期的王者魔兽正好拿来试试手脚。

    铁君义有些兴奋的跃身除了山洞,背着战天站立在一块巨大的石墩上。

    血.....血月妖狼王,铁君义有些傻眼,眼前的这只魔兽竟然是血月妖狼王,这不是被小炎给拍死的那只吗?狼肉现在还储存着一些的呢,这是什么个情况。

    哦,好像不对,这一只好像要大一点呢,铁君义发现者一只竟然你被小炎杀掉的那一只要大一些,看样子是是那一只魔兽的长辈级别的吧。

    可是铁君义现在有些疑惑了,这血月妖狼王虽然是王者级别的魔兽,但是也只是下位魔兽啊,这一般是不能晋升到四级魔兽的,这和人类是一样的,资质很差的人,也就是一个战者,战士的人,甚至只是战徒,而稍微好一点的人呢却是可以到战将,想要更高有些困难,除非得到什么奇遇,或者是天材地宝改变资质。

    这魔兽也是一样,下位魔兽一般只是到达三级后期,无法越过三级达到四级魔兽,而高位魔兽的话则是可以到达六级魔兽,而天兽则是可以达到九级魔兽,圣兽十级,神兽十一级。

    而眼前这一只血月妖狼王是下为魔兽,竟然升到了四级魔兽,那么只能说明它遇到了一些奇遇,看样子机遇不浅吗?

    只是不知道这只蠢狼在哪里得到这样的天材地宝的,竟然能给它带来这么好处,不知道还有没有,铁君义心中有些火热的说道。

    “吼”

    这时看着铁君义的疑惑的眼神,一声怒吼从狼嘴中爆发出来,眼里闪出一团团的怒火,看样子火气不小啊。

    这只血月妖狼看起来很是聪明的,看着铁君义有些疑惑的脸,就知道铁君义此时在疑惑什么了。

    它知道它自己以前是下位魔兽,是没有办法晋升到四级魔兽的,要不是得到什么天材地宝,是没有可能晋升的,而且看着铁君义眼中的火热,血月妖狼更是怒火喷发。

    它是谁,那可是王者魔兽,王者的威严不容辱,压要把铁君义给撕碎,方能解它心中的怒火。

    “咦”此时铁君义眼中露出惊奇之色。

    他看着这只血月妖狼的眼里,竟然有着思想意识,好高的智商,看来这血月妖狼得到的好处不小啊,铁君义心中呐道。

    “呜呜”

    这时,铁君义怀中传出一阵轻叫声。

    “这是我的猎物,不是你的,不要捣乱”铁君义轻拍了一下胸前,轻声说道。

    小炎也是欲欲一试的样子,看样子也是一个好战狂啊。

    这让小炎上吗?铁君义当然不会同意了,好不容易得到的练手的,怎么可能这样的轻松的转让呢。

    如果让小炎上,这还用打吗?小炎现在是四级后期魔兽,而血月妖狼王却只是四级初期魔兽,和后期魔兽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的,另外,小炎现在圣兽,血月妖狼只是上位魔兽,这能打吗?就单单的气势,都能把血月妖狼王给压了趴下,小炎直接可以秒杀血月妖狼王的。

    “呜呜”小炎又叫了一声,然后便没有了动静了。

    而此时的血月妖狼王眼睛直视着铁君义,准确的来说是铁君义的胸前,在那里他感觉到一股强大得令它臣服的气息,让他畏惧,直指灵魂深处,让它无法反抗。

    可是铁君义的话却是让它的怒火再一次的从狼心燃烧起来,弄了大半天,它竟然只是铁君义的猎物。

    “人类,你太狂妄了”血月妖狼王看着铁君义有些森然的说道,那血盆大的狼嘴透露出爆猊的气息,看之就为之害怕。

    铁君义愣了,真的愣了,他第二次听见非五级魔兽说话了,而且还是两只血月妖狼,都是王者魔兽。

    铁君义甩了一下头,然后踱步在巨石上走来走去,眼睛看着血月妖狼王。

    而此时的血月妖狼王也是看着铁君义,但是却是没有偷袭铁君义,因为它可不会认为自己能够偷袭成功。

    “你会说话?”铁君义问道,他修炼过敛息诀,能看清比他高三阶也就是战宗的气息,他能肯定这只血月妖狼王是四级初期的魔兽,这一点没有错,可是会说话,难道是天材地宝的效果,铁君义很是疑惑。

    “会又如何”血月妖狼王抬起高傲的头说道。

    “我记得你们魔兽只有在五级的时候才会说话,你现在还只是四级初期的魔兽,怎么可能呢?你是怎么做到的”铁君义还是问道,他得把这家伙得到天材地宝地放给套出来。

    “是,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你说?”血月妖狼说道,眼里闪过一丝的杀意。

    “你想杀我?”铁君义看着这只血月妖狼王轻声的说道,脸上却是露出淡淡的不屑。

    “你杀了我的儿子,难道就这样算了吗?”血月妖狼王猊声说道,它从铁君义的身上还是感觉到他儿子的气息,它能确定是铁君义杀了它的儿子。

    但是它没有上,它也是能感觉到现在的铁君义很强,而且在铁君义的身上它感觉到了很强烈的气息,这不属于铁君义的,应该是铁君义胸前的小炎,所以它没有选择出爪。

    只是这只血月妖狼王还真的错了杀它儿子的是另有其人,哦,不,是另有其魔,不是铁君义,这它真的搞错了,只不过铁君义倒是吃了它儿子的肉,剩下的还在他的储物戒中呢。

    “哦,这个,先别误会啊,杀你儿子的绝对不是我,我只是吃你儿子的肉而已,这是真的”铁君义连忙摆手说道,这个罪名他可不想要,而且他现在玩心大起,想玩玩这只蠢狼。

    “竟然,敢吃我儿子,你更该死”血月妖狼眼睛变了血红起来,犹如一轮弯月,凶悍的气息肆掖开来,然后就要向着铁君义扑来。

    “那个先等等”铁君义阻止的说道,他还要问的还没有问出来呢,怎么可能就这么的算了。

    “你有什么遗言?”血月妖狼王人性化的说道。

    “切,就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我只是想知道,你们父子俩个是在那里得到的机遇”铁君义批了批嘴说道。

    “我儿子也得到好处,怎么他没有跟我说过”血月妖狼王说道,这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哦”铁君义又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这只硕大的血月妖狼王,靠,自己的儿子变了模样都不知道。

    “这你竟然不知道,你的儿子被一个灵魂所控制,而且和你一样会说话”铁君义说道解释说道,显然现在的铁君义是在和血月妖狼王聊起天来了。

    “多谢告知,但是那个地方无可奉告”血月妖狼王说道,智商之高现在铁君义都不得不惊叹了,如果眼前这个家伙变身成人,掩盖掉魔兽气息,实打实的一人类。

    铁君义同在脑海和铁皇的对话,知道这不是被灵魂夺舍的,血月妖狼王的脑海中没有其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