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二十七章 晋升战将,一跃三重
    可是在铁君义心神放下的那一刻,丹田中的元晶好像是不满铁君义的做法,开始造反起来。

    少了铁君义的压制,元晶开始剧烈的旋转起来,速度之快,连铁君义都感到骇然,药液中那剩下淡淡的能量瞬间就被铁君义抽得干干净净。

    可是铁君义需要得能量太过庞大了,这残羹剩汤实在是有些渺小。

    周围身体周围的元力开始形成一个漩涡向着铁君义灌输而来,元力形成一个白色锥斗顶在铁君义的天灵盖上,在不断的灌输元力。

    既然你要旋转,好我就让你去吸吧。

    铁君义发狠,开始运转《九天十地为我独尊诀》,元力更是恐怖无比。

    铁君义知道这样下去恐怕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会突破,于是他从储物戒中那出两玉瓶,一个是装着淬体钟乳膏,另外一个则是炼成不久的破将丹,他打算用着两样来辅助。

    淬体钟乳膏蕴含着庞大纯净的天地能量,还待着伐骨洗髓的功效,作用可是很是十分大的。

    破将丹,二品巅峰的丹药,在战士七重巅峰的时候,可以增加突破的几率,大概有着六七成的几率,这相对与很多人来说,可谓是至宝。

    铁君义把淬体钟乳膏滴入到木盆中,木盆中的澄清的水顿时变得浑浊起来,水面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在这水雾之间,可以看见一条条小蛇在不断的在向着铁君义击撞而去。

    而在水面上也出现一个个小小的水泡,慢慢的向铁君义移动而去,然后在铁君义的身边时便破碎开来,可以肉眼的看见一团团的能量撞入铁君义的身体中去。

    而随着这些小泡碎裂开来是携带着淡淡的绞劲之力,旋转着铁君义的身体,虽然会给铁君义带来丝丝的疼痛,但是铁君义现在已进入到了脱凡之境,这些个小疼痛已然不在话下了。

    庞大能量沿着《为我独尊诀》的经路线运转着,一个周天之后,犹如山洪爆发一般,带着轰隆隆的巨响源源不断的冲进丹田中的元晶中。

    而且这庞大的能量也顺着经脉灌输整个身体周身的各个部位,进入身体中的各个细胞中。

    铁君义另外一只手打开另外一个玉瓶,一阵清纯的丹药香味蔓延开来,在这股清香之下,铁君义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

    甩了甩头,铁君义一口便把丹药吞入了嘴巴之中。

    破将丹入口即化。在铁君义尚还未反应过来时,便是迅速化为一波强于一波的精纯能量,犹如那奔腾得河流一般,顺着喉咙,一路汹涌滚下,然后怒声咆哮着,灌注进入了经脉之中。

    在这强悍的能量之下,铁君义更是身体一颤,差点把持不住了,乱了心神,幸好他及时稳住了,全力对待。

    “这就是破将丹所含有的能量吗?果然非同小可,堪比三品的炼药难度,果然有些门道”铁君义心中略微有些恍然,旋即铁君义心神迅速沉进体内,心念一动,丹田之中,一股股汹涌的元力顺着经脉冲涌而出,最后在经脉中某一处地方,与破将丹的能量,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嘭”

    听得体内传出的那声轻微闷响,铁君义喉咙间也是低低的闷哼了一声,脸庞涌上一股红潮,手印变动,心神开始引导着这些被元力冲去了许些锐气的能量,顺着功法路线,开始了急速运转。

    在运转之间,却是产生了丝丝的撕拉之力,犹如被刀在身上划出淡淡的裂缝,疼痛难忍。

    着实让他吃尽了苦头,但是带来的好处也是让他有感欣慰。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现在就是撞破壁障的时候了,可是铁君义此时却是心神有些不宁,好像这一次突破并不是那么容易一样。

    可是现在容不得他多想什么,他必须的全力应付这些能量。

    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铁君义手印悄然变动,在这种即将突破之前,每一名战将,都会按照本能来选择最正确的举动,这是有过无数前人用成功而证明的举动,很简单,那便是压缩。

    压缩这些能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特别是淬体钟乳膏携带着不安分的狂暴因素,在压缩时一点都不安分,给铁君义经脉带来剧烈的疼痛。

    淬体钟乳膏和破将丹所含的能量被铁君义压缩成一条条元液流,铁君义的手印不断的变化,这些元液流随着铁君义的功法路线,有规律的前进着。

    随着铁君义手印的变动,体内元力,先是瞬间的寂静,片刻后,一圈圈涟漪,忽然在气旋表面波动了起来,波动越来越烈,到得最后,几乎便是犹如沸腾的开水,发出咕咕的声音管输入到元晶之中。

    这些沸腾的元力划成的元夜灌满了整个丹田,丹田中间的那颗硕大的元晶现在犹如浇蜡烛一样,一点一点的在变大。

    可是铁君义在引导这些能量的进入,却是无法冲击战士七重和战将之间的壁障,元力进入周身的每一个元晶中,铁君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障碍,只是感觉到胀痛感。

    果然,下一刻,这种胀痛之感越来越强了,这是被元力给撑出来的,这么的元力全部进入到铁君义的身体中,而外界也是在不断的卷入,如果在这样的下去,铁君义会被撑爆的,而且也不会突破到战将。

    这是铁君义现在不希望看到的,他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他家的仇不能这样就算了。

    可是铁君义现在意识都有些模糊了,这样的胀痛贯彻了整个心神,他感觉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开来,晋升战将对他来说是如此的困难。

    “小子加油啊,现在没有谁能帮助你,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要坚持住啊”混沌战域,铁皇苍老的身影出现在着虚空中,注视着铁君义的一切。

    “这该死的封印,如若不是它,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铁皇有些怒容,他现在很是着急铁君义,铁君义可是九九至尊战体,是无比重要的一代战体。

    铁君义心神恍惚间,他仿佛回到了晓城,看见了父母脸上开心的笑容,家人关心的面孔。

    “我相信我的儿子没有一个是废物”

    “义儿,不管你做什么,娘永远都支持你”

    ......

    铁君义眼角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丝眼泪,慢慢的从脸颊之上滑落。

    “吼”

    铁君义扬天狂吼,黑发飘扬,声如惊雷,动彻风云。

    既然来到了我的身体中,那就给老子听话,铁君义怒道,心神沉静在身体中,魂力也是从泥丸宫中游出,覆盖在身体各出。

    “给我破”

    砰!!

    铁君义身体中传出一声淡淡的脆响,一件淡薄的黄金盔甲覆盖在了他的身上,犹如时间战神,威风凛凛。

    战甲的出现,证明他现在已经突破了战将,他现在也是一个战将高手了。

    可是这并没有结束,铁君义吸入的元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两滴淬体钟乳膏,一粒破将丹,这拿给任何一个战士七重的人晋升都会爆体而亡,而且铁君义又从外界吸收了这么多的元力,混沌阶的功法啊,那速度可想而知了。

    战将一重中期!!

    战将一重巅峰!!

    战将二重初期!!

    .......

    战将三重初期!!

    终于在他达到战将三重初期的时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最后稳在了战将三重初期巅峰,随时都有可能进入战将三重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