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二十五章 炼制万毒不侵炼体液
    当然,在这之前先得恢复到最强的状态,赤毒蛇太宝贵了,以前铁君义为了保命用掉很多毒液,现在想起来十分的后悔。

    铁君义把破将丹转入到一个玉瓶中,便攀脚坐下开始恢复起来。

    当但时间过去三个时辰的时候,空间中传来一丝震动,正在恢复的铁君义,猛然睁开了双眼,战天瞬然来到手中,身影犹如一头猎豹,快速的冲出了山洞,眼神警惕的看着周围,灵魂也向着周围的环境渗透而去。

    铁君义脚步没有停下,脚踩自然步,向着一座山峰踏行而去。

    铁君义攀上山顶,一股为我的气势散发开来,一种大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如虹贯日。

    空间开始出现了些裂缝,好像随时都会碎裂开来,但是随即泯灭殆尽,就这样一次次出现,一次次消失,周而复始,一次又一次的循环。

    他感觉到了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铁君义勉强的能猜出一些皮毛。

    他记得这西泽沼地中可是分为内外两层禁制的,在一段时间内外禁制会出现薄弱的状态,内禁止却是被加强了,而很长的一段时间又是内禁制被削弱,外禁制被加强,这也就形成外西澜一年一季的西泽大比。

    现在出现这样的状况,那么现在应该是内层禁制处于削弱状态,外层禁制加强状态了。

    终于一切都归于平静状态了。

    铁君义从空气中嗅到了几股强悍的气息波动,看样子是那些高级魔兽被从内层禁制中释放了出来,下面将是铁君义真正历练之始了。

    但是铁君义感觉到了这个空间的变化,却是无法表明哪方面的变化,说不清楚。

    “老头,在不”铁君义不得不找铁皇,现在只有他能解释了。

    “小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要睡觉,没有时间听你墨迹”铁皇的话很是有些火冒,看样子对铁君义上次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

    “老头,我感觉好像这个空间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却是无法说明”铁君义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哟,看样子灵魂了增长了不少嘛”铁皇看似褒奖的话语却是听起来那么的刺耳。

    “老头,那打击就打击,别着样拐弯抹角的,听起来很不爽知道不”铁君义淡声说道。

    “我就要这样,不服”铁皇那会气得让人牙疼的声音不依不饶。

    “得,糟老头,收起你那些无用的垃圾话,说正点”铁君义黑着脸说道。

    “切”铁君义此时感觉到铁皇这个无良老祖尾巴早就翘了起来,然后才懒洋洋的说道:“好吧,就挑重点说吧,这与这个空间吗,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的,这个变化就是,小子不许打岔”铁皇说着说着的来了一句毫无干系的话。

    砰!!

    铁君义顿时一头栽在了地上,我打岔了吗?我什么都没有说好不,马上又弹跳起来。

    “糟老头,你有没有完”铁君义如惊雷般的声音在混沌战域中响起,显示着他十分的恼怒。

    “那个,我不是提醒你吗?”铁皇有些没有好气的说道,好像是在责怪铁君义,是铁君义的错一样。

    铁君义压制着心中的怒火,可是鼻孔里却是冒着一杆一杆的火气。

    “老头,你继续”五个字从铁君义的牙齿缝里挤了出来,显得十分的困难,铁君义咬得很紧。

    “哦,至于这个空间的变化就是时间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意思那就是在这里面三天,外面一天”铁皇轻声吐道。

    “什么?这里面三天,外面只是一天”铁君义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什么手段,能改变时间,而且以三倍的速度转动,这颠覆他的思想了。

    “是这样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你自己去探索吧,我要去睡了,别来烦我啊”铁皇又是那种蛋疼的话。

    时空之痕,原来是这东西,可惜应该快要到了尽头了吧,混沌战域中铁皇轻声的呐呢道。

    该死的糟老头,每一次都是这样,哎,算了,还是自己去寻找吧,铁君义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转生就朝山洞跨去。

    铁君义回到山洞中,继续恢复,他还没有回到巅峰的状态呢。

    又经过一晚上的休整,铁君义回到了巅峰状态,而且还略有些提升,虽然小,但是很不错的。

    迎着朝气,铁君义先运动了一下,然后吃了点食物,就开始了炼制万毒不侵炼体液了。

    铁君义攀脚坐下,从储物戒中拿出药鼎,放在地上,然后又把炼制万毒不侵炼体液需要的药草一一从储物戒中拿出来。

    赤毒蛇的毒液,赤血莲,七星草,魔虎血,天蓝草,蟾蜍液,食水根,无叶花,冰山雪莲......林林总总二十多种,被铁君义一一排放在一起,几十个玉瓶也出现在地上。

    弓指一弹,一团焰火进入了药鼎之中。

    铁君义开始忙碌了起来,赤毒蛇的毒液被丢入到药鼎中,发出呲呲的声响,一刻钟后变成了一团紫红色的液源出来,铁君义打开一个玉瓶的瓶口,装入了其中。

    赤血莲,铁君义默念,一株血红的莲花进入了药鼎,不久之后同样变成了一团液源飘出来。

    七星草

    魔虎血

    ......

    一种中药材在铁君义的手指间弹跳,变成一团团液源飘出,渐渐的,铁君义头上布满了一层密密的汗水,脸色现在也是在苍白起来,看样子负载很大。

    “蛇尾劲草,终于到最后一株了”铁君义有些气喘的道,手里拿着一株叶子犹如一条条蛇的尾巴一样的药材,然后丢入到了药鼎中。

    当蛇尾劲草的液源被铁君义装入到瓶中,铁君义熄灭了药鼎中的火焰,又开始攀脚恢复起来,炼这二十多株药材,还有魔兽材料,铁君义也是累得够呛,要不是他那强悍的灵魂力,早就被压了趴下了。

    他不得不这样,炼了这么多分的药材,灵魂力和元力所剩无几了,接下来要把所有的液源全部融合在一起,这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他必须的做好充分的准备。

    时间快速的过去了三个时辰,铁君义睁开了眼睛,虽然他现在没有恢复至巅峰,但是他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有些液源可是有时间限制的,过了时间就没有了效果。

    铁君义有点燃了火焰,然后将所有的液源倒入了药鼎之中。

    二十多中药液源全部加入到药鼎中,药鼎瞬时就开始震动起来,开始跳动起来,铁君义好像早就知道会这样的,铁君义强悍的魂力形成了一个无形的罩子将这些混合的药液罩在其中,元火在他们之间穿梭来回,吞噬其产生的破坏力。

    可是混合药液产生的冲击了实在是很强悍,铁君义的魂力罩上出现了许多的裂缝,好像随时都要爆炸似的。

    看着这样的情况,铁君义的灵魂力如潮水一般通入药鼎之中,如果让这冲击力释放出来,这个药鼎铁定爆炸,那么所做的一切都会入流水什么都得不到,那么多珍贵的药材就被浪费了。

    砰,砰!!

    药鼎的足不断的触在地上发出阵阵的声响。

    铁君义就是那么几分钟的时间,铁君义脸色变苍白无色,无比下人。

    “我就不信搞不定你”铁君义心中呐喊,魂力和元力继续输入。

    终于在铁君义坚持不懈的毅力下,终于一团琥珀色的能量进入行成了,铁君义把它收入到瓶中然后就幸福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