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二十三章 那个还有一个事情
    颜华也是听了荀玄的话,看样子在西泽沼地中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看向颜辰,那意思是说来听听,至于那个炼丹天才他忽略了,在天才能有铁君义天才吗?现在十七岁已然是二品炼药师了。

    “嗯”颜华也想知道铁君义在里面干了些什么事情。

    颜辰得到允许后慢慢的走向丹药会所在的地方。

    “咦,颜兄怎么苦着个脸啊,有什么事吗?”看着眼颜辰走了过来荀日马上迎了上去。

    “没有什么,还不是老爷子,哎,算了,你过去给他讲讲吧,他想知道铁君义的一些事情,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最长,知道的最多”颜辰没有二话,说明了来意。

    “哦,走吧”荀日也没有做娇,就和颜辰行向皇室的地方。

    .......

    “狂儿,此次收获如何?”薛家驻地,薛庆连问着自己的儿子这一次西泽沼地的收获如何,他们薛家这一次进去的人数也是相当多的,然而现在只是那么一点回来,看样子在西泽沼地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至于薛鹏飞他也没有问,知道他现在的脾气,问了也是爱理不理的,所以就忽略过去了。

    “很差,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差”薛狂有些苦笑的说道,一想起铁君义,更是苦涩难耐。

    “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情?”薛庆连有些意动,看样子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过。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也说不清楚”薛狂是真的说不清楚的,他只知道铁君义很强悍,不是他们能敌。

    “嗯,那最后谁获得的东西最多总知道吧?”薛庆连说道,有些不悦了。

    听到这个薛狂又是一阵苦笑,这一次谁的收获最大,那还用说吗?当然是铁君义了。

    “神话铁君义”薛狂有些不想提及这个名字,但是也不得不承认铁君义拥有的实力。

    “神话铁君义?连最后的那个战技或者功法也被他带去了?”薛庆连疑问道,那可是好东西啊,他可不相信皇室等势力会放弃。

    “嗯,而且还是堪比神阶下级的天阶顶级战技,是剑法战技”薛狂说道这里更是苦笑连连。

    “什么?”薛庆连顾不住家主的风采,失声叫道,堪比神阶下级的天阶顶级战技,那可是重宝啊,现在整个外西澜神阶功法和战技那可是少之又少的存在,也就是几部,绝对不会超过五部,在皇室、丹药会、佣兵团,炼器阁几个势力的手中,可想而知其珍贵程度了。

    “那你们没有抢吗?”薛庆连平复下心境,出声问道,这样的好东西皇室这等势力的也不会放之而去的,全部一起的话应该可以逼迫铁君义一起共享战技的。

    “抢了,可是铁君义一人在几分钟的时间把我们将近二十个人全部撂倒了,而且还抢了我们所有的三品,四品的药材,我们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他的速度快如闪电”薛狂有些气馁的说道,这是他历史上的一大败笔,输的惨不忍睹。

    噗嗤!!

    薛庆连一口喷飞了出去,可以看见一缕缕唾液从嘴角牵扯下来,目光也是出现了几许呆滞,要是此时薛庆连面前有一个大美女的话,可以认为他现在正沉醉在美色之中。

    不怪薛庆连如此,是薛狂的话让他无法自拔,薛狂的战力他是很清楚的,虽然是战士七重巅峰,可是战力就算是一般的战将一重他也能击败,和战将二重的也能立于不败之地,可是竟然连铁君义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那么铁君义究竟强到了什么境界。

    “难道他晋升战将了?”如果是晋升战将的话,到有可能会这样,薛庆连带着希冀的语气问道,他宁愿相信铁君义已经到了战将,也不愿相信铁君义在战士时就有这样的战力。

    可是薛狂的话却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没有,虽然不知道他是几重战士,但是绝对没有达到战将层次”薛狂肯定的回到道。

    “那个,还有件事没有说呢”此时的薛狂摸着头说道。

    “什么啊?”薛庆连有些小声的问道。

    “铁君义是从三级后期的血月妖狼王手中夺得的天阶巅峰战技的”薛狂好像语不惊死人不罢休一样。

    薛庆连眼神又是一直,坐在那里久久的没有说话,三级后期的血月妖狼王,这等霸主魔兽有着多么强悍的战力他是知道的,就算死战王遇见,也得十分小心的面对,铁君义能从人它的爪下得到,看来铁君义果然不愧为神话,现在的这个形势他必须得好好得想一想。

    “而且铁君义还把血月妖狼王杀了”薛狂又说了一句。

    噗嗤!!

    薛庆连又喷了一口,然后恶狠狠的看了薛狂一眼,一起说完你会死啊!

    ............

    与此同时。

    炼器阁,佣兵团,云家,陆家等势力也是在听同样的故事。

    神话铁君义,神阶下级战技,一人独战血月妖狼,独战十多名战士高手犹如切菜等等,一时间神话铁君义在顷刻之间变成了名人。

    然而知道的最多的还是皇室和丹药会了,三拳打死疾风狼王;独战六个战将二重的高手,一刀斩败;激斗血脉狂暴后的爆炎铁熊;激斗血月妖狼王,并且击杀于刀下;堪比神阶下级的天阶巅峰战技;独战十多名战士高手,搜刮财物,一系列故事被讲得淋漓尽致。

    最后只留下淡淡的喘息声音在驻扎地川流不息,但是没一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个身影:白衣,少年,大刀。

    “那个好像还有个事情”最后所有的势力进入西泽沼地中的那些子弟说道。

    他们刚才只是讲了铁君义的事迹,对于铁君义留在了西泽沼地中他们也讲了一点,但是好像所有人都有默契一样,还有一件事他们没有说,那就是铁君义要卖掉那部战技。

    “还有什么事情?”所有势力的头脑露出愤然之色,难道还嫌没有被他的话惊死吗?但是同时也提敛心神,生怕又一次的被震呆在那里。

    “铁君义要把他的那部战技卖掉,一是拿去拍卖,二是几大势力各自给铁君义一些酬劳共同享有这部战技”

    此话一出,外西澜七大顶尖势力开始全部活跃起来,这对他们来说是这一次西泽沼地的一大好消息了,终于听到点好的事情了。

    而皇室这边,颜辰把铁君义给他的那部战技交到了颜华的手中,这是让老爷子来做吧,有他的威望,做起来要轻松些。

    颜华也不客气伸手接过《绝影剑法》塞入怀中,而此时的荀日在讲完故事后就被请回去了。

    “颜政,把仓库中三分之二的元石留给铁君义,还要高级药材也留给他”颜华对着颜政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父亲,这已经超出了这部战技的价值了”颜政被颜华的声音吓了一跳,就那元石都已经超过了这部战技的价值了。

    “辰儿,你说铁君义的灵魂提升了很多?”颜华没有回答颜政的话,而是看向颜辰问道。

    “嗯,就好像那些晋升战魂时的感觉,虽然弱了很多,但是不会错的”颜辰肯定的说道。

    “你们都不知道铁君义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颜华淡淡的说道,眼里闪过一丝锐芒。

    “什么身份?”颜政问道,他们所知道的就是铁君义很厉害,其他的就没有了。

    “在进去之前,他就是一个二品的炼丹师”颜华一个重磅砸了下去,他一听说铁君义的灵魂提升,那么他的炼丹水平是不会丢下的,铁君义晋级太快了,再加上他身体里的那股神秘力量,谁都挡不住他的成长,这样的人只能结交,不能为敌。

    “嘶”颜政等人瞬间呆滞在那里,整个会议室针落可闻,安静异常。

    “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透露出去,否则杀无赦”颜华平淡的说道,可是声音中的杀气昭然若显,大有血洗天下的样子。

    “是”颜政等人机械的点了点头,同时也把颜华的话牢记心中。

    他们知道颜华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这可能是未来的一个六品,甚至是七品的炼丹师,这样的人只能结交,就是嫁闺女都要拉弄,七品的炼丹师,这种动物在外西澜来说实在是太稀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