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二十二章 丹药会之主发威
    看着颜辰等人的身影消失,铁君义也是呼出一口气,然后转身便向着蜿蜒盘旋的山脉走去。

    他之所以留下来完全是因为铁皇的话,铁皇说这里有机缘,他得到那些是机缘,但是在铁皇的口中是机缘,那么说明这场造化不简单,所以就留了下来。五级魔兽打不过可以逃吗,再说了还有铁皇,生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唰,唰,唰!!!

    颜辰等人的身影出现在了西泽大门的场地上,预示着这一次的西泽沼地之行到此结束了,想要进去等待下一年。

    随后各个势力的人开始回到各自的家族中去,表情各不相同,最悲催的就是云家了,只有一个人,而且还只是一个侍卫,其他人都没有了。

    颜辰等人还没有走到,就感觉一双锐利的眼睛扫向他们而来,他们当然知道是谁看来了,他们这一行人中少了一个人---神话铁君义,在出行的时候颜华是再三的说道,一定要保护好铁君义的,可是现在铁君义竟然不在,没有当面发火也是算好的了,否则他们的老爸就是个样子,他们的弟弟还在关禁闭呢。

    颜辰等人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一个都没有出声,生怕老爷子给他们一顿奖励。

    “怎么回事?”颜华平淡的说道,并没有发火,其实颜华也是猜测到了几分,以铁君义的战力想要战胜他是清楚的,可以说在这群人中他是无敌的,谁有本事可以留下他,就算是几个人想要围追他也能逃出去,这点颜华是清楚的,再说了铁君义身体中的那股力量可不是吃素的。

    “铁兄他想留在里面在历练一番再出来,他说您知道,好要我告诉你有些事情不要急,慢慢的来,一年之后等他出来再说”颜华苦脸说道,有些害怕。

    “哦,我知道了”颜华自然知道铁君义说的是什么事情,看来铁君义是真的想在里面历练一番,这些事情颜辰是不知道的,胆子还真大。

    “哦”颜辰等人有些傻眼这是他们的那个威严的爷爷吗?怎么感觉不像啊,但是呢也不敢多想,被抓着那可就惨了。

    “啊,我的艺儿”

    一声惨叫震烁过来,不用听颜辰等热就知道是谁的,云家家主云重山,云艺已经死在了西泽沼地之中,按荀日等人的表情,可以肯定和铁君义有关系,但是他们都没有怜悯云艺,都知道云艺的肮脏之处。

    血脉狂暴后的爆炎铁熊,堪比战王高手,被铁君义引开,那么这个故事就开始了。

    铁君义引开爆炎铁熊,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和爆炎铁熊两败俱伤,而后恰逢路过的云艺,看见重伤的铁君义和爆炎铁熊,云艺贪婪之心攀旋起来,铁君义手里的那个储物戒可是好东西呢,在这个时候他怎么能放过呢?却是不知道铁君义的战力是这样的强悍,最后死在了铁君义的手中。

    “你们知道是谁杀了我儿,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云重山双眼通红狰狞的说道。

    可是没有一个人出声,因为都没有亲自看见云艺是被谁杀死的,只是知道他是被刀砍吓了头颅的,在里面用刀的有好几个,谁知道谁是呢,但是众人都清楚,能这样轻松的做掉云艺的只有一个人---神话铁君义,可是没有证据,可不敢乱说。

    “云伯父,我们也不知道云艺云少爷是死在谁的手中的,只是知道他是被刀砍掉了头颅”这时陆浩说道,他这可是实话实说了,他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你见过我儿的尸体?”云重山说道,愤怒的火焰在眼睛中炽烈燃烧。

    “见过,云兄的手腕和脚腕都被捏断了,看样子生前是被虐待过的,然后被一刀斩断了脖颈,我想这人的实力很强,战力可怕”陆浩轻声的简单素描了一下。

    颜辰等人看向陆浩,眼里露出淡淡的威胁,可是陆浩却是没有丝毫在意,他说的是实话可是却是暗中把矛头指向了铁君义,看样子他很是恨铁君义。

    “啊”云重山仰天吼了一句,他能听出其中的意思,能有这样战力的人只有一个---神话铁君义,可是他现在也不敢放声要杀铁君义,屠皇可是在那里呆着的,再说了现在不是没有见着铁君义吗?还没有出来,要么是留在了西泽沼地中了,要么是死了,反正那一种情况都只有一个下场:死,留在西泽沼地中,只是为魔兽加点食物而已,内层里面释放出来的魔兽可是有相当于战宗高手的。

    “父亲,你可要为清儿做主,在沼地中,就是那个陆浩,他要抢清儿的天朱果”这时荀清儿抱着一个中年男子的手臂撒娇的说道,样子楚楚可伶。

    中年男子正是荀日他爹,丹药会的现任会长荀玄,也是荀清儿她爹。

    而那边的陆浩和于坤听见荀清儿的话,身子顿时一僵,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脑海中出现。

    “什么?荀日,这是怎么回事?”荀清儿可是他的宝贝女儿,亦是整个丹药会的宝贝,现在竟然被欺负了,这还要的。

    听见老爹的大吼声,荀日忍不住的抖了一下,看样子被其摧残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不管哥哥的事,当时哥哥和其他人正在抵挡三级后期的血月妖狼王.......”荀清儿轻声说道,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大声给打断了。

    “什么?血月妖狼,那可是霸主级的魔兽,还是血月妖狼王,这是怎么回事?”荀玄大声的说道,就算是荀日等人全部加起来也都不是血月妖狼的对手,而且还是三级后期的血月妖狼,战王级别的战力,就算他们这一群全部加起来也绝对不是血月妖狼的对手。

    荀日呢现在可是两眼泪汪汪的看着荀清儿,不容易啊,我太感动了,我妹竟然替我说好话了,不容易啊。

    “事情是这样的.......”荀清儿开始叙说其当日的情况,而且重点讲了铁君义救她的哪一个片段。

    “从今天起和陆家的生意全部撤销”荀玄听了后想都没有想的说道,而且眼睛看着陆浩,露出一股危险的光芒。

    “荀兄,这样做是不是很不厚道啊,这只是小辈之间的事情,这样做有些不合适吧”陆中堂顿时惊了,这好像不是荀玄的作风啊,他家和丹药会的合作没有,那可是陆家的一大灾难啊,如果丹药会不出受丹药给陆家。

    “不厚道,如果让她爷爷知道这家伙干乘火打劫,看不剥了他的皮”荀玄指着荀清儿说道,没有丝毫的玩笑。

    “难道她是.......”陆中堂眼里露出不可信的神色,他也是知道丹药会有一个天才少女的,炼丹天赋史无前例的,丹药会的那伙老家伙可是宝贝的要紧的地方,难道就是面前的这个少女。

    “知道就好”荀玄笑了点头说道。

    “都是你干的好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陆中堂现在可是怒火从生,这一下不知道丹药会又要开出什么条件才能答应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