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二十章 不好意思,我打劫
    “哈哈哈”铁君义狂笑了起来,今天是比他弱的人,肯定会被抢了,但是今天遇到的是他,注定这些人的悲哀了。

    铁君义停止了笑声,如利剑一样锐利的眼神扫向陆浩等人,带着丝丝的冷气,以及杀气。

    在铁君义的这一记眼神之下,陆浩等人不禁后退一步,薛狂也是被铁君义一记眼神看得心寒。

    “铁血神话,这是我们所有势力共同决定的,难道你要和我们所有的势力为敌吗?”陆浩压下心中的寒意,被铁君义的一眼慑退,有些恼怒的说道,他想把所有的势力牵扯进来,绑扎在一条绳上。

    “陆浩陆不要脸的,别把少爷和你那肮脏的灵魂牵扯在一起,这和我们丹药会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丹药会退出”荀日那该死的声音在陆浩的声音落下后急忙响起,想把他们拉下去,门都没有,而且看向陆浩眼神带着淡淡的冷芒。

    颜辰:“皇室退出”。

    孙铭:“佣兵团退出”。

    郑中天:“什么?你们又退出,看样子我也得退出了,我怕他们联合起来打我,炼器阁退出”。

    无语的理由,蛋疼的借口,怎么又是你,怎么这么多话,怎么看起你来看似憨厚老实这么让人无语,话还那么的多,而且更让人无语的是你还害羞的模样。

    众人无语的看着郑中天。

    “中天哥哥好可爱”荀清儿看着郑中天说道,郑中天更加的害羞了,差点脸都红了。

    我他娘的要吐了,有些人感觉脖子痒痒的。

    荀日等人也是如此,连忙转过头去,这能用可爱来形容吗?

    “你们都说是你们的,那好,谁敢站出来说这是他自己用双手打来的,是他流了许多的血汗拼出来的,还是你们很多人一起合作得来的,我铁君义双手奉上”铁君义慢条斯理的说道,眼神带着淡淡的戏谑。

    听了铁君义的话,就是颜辰、孙铭、荀日等人脸上也是不好看,露出羞愧之色,他们那么多人都没有奈何血月妖狼,而且不但没有战胜,甚至连它的防御都没有攻下来,铁君义不但把它的防御给削开了,还把它给宰了,这样的差距还用说吗?

    一个人都没有说话,这还有什么要说的呢?陆浩这群人中除了薛狂还有点脸面之外,没有因为血月妖狼的强悍而逃离,陆浩于坤两人在血月妖狼的一招败退之下夹着尾巴溜了,而且速度很快呢,发挥到了极致。

    他们怕死这还不说,更无耻的是他们竟然去抢荀清儿的药材--天朱果,这还有什么脸面呢,节操都掉了。

    “有谁啊?站出来”铁君义狂傲的声音向四周扩散开来。

    还是一样的静,没有谁能站出来。

    “没有是吧,血月妖狼赤驰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这是你们的,你们怎么不去和它分享呢,现在好了,血月妖狼被我宰了,就是你们的东西了,真当我铁君义好欺负是吧!那么我也不用客气了,呵呵”铁君义脸色坦然的叙道,最后诡异的笑了笑。

    看着铁君义那诡异的笑容,陆浩心中一阵危险闪过,果然,下一刻,铁君义化作一条白线,来到了他的身前,二话不说,抡手就扇了过去。

    “啪”铁君义的手掌紧紧的和陆浩的脸接触在一起,但是时间很短,下一刻就分离了,一个血红的掌印出现在陆浩的脸上,是那么样的鲜明。

    陆浩也是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一股怒火从心底嗤燃起来,这是何等的耻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铁君义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脸上,他是谁,堂堂陆家的大少爷,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但是这怒火并没有淹没他的理智,他还是知道不是铁君义的对手,于是乎他就想后退而去。

    可是,晚了,一只洁白的手已经禁锢在他的喉咙之上了,浩然的力量让他动弹不得,差点然他窒息,如果不是这只手的主人不想杀他,那么他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铁君义举起陆浩,漠视的看了其他人一眼。

    事情发展的太快了,有些人只听见一记摔脸之响,然后就看见陆浩被铁君义举在了空中,这期间知识三秒之瞬。

    除了颜辰等人,其他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铁君义,这铁君义真的敢和他们为敌啊,而且不但是敌人了,还待揍人了,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陆浩是谁,那可是外西澜顶尖势力之一的陆家啊,难道铁君义就不怕陆家人的报复吗?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你知道吗?就你那点伎俩,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在我的眼里,就是垃圾,你却是还自以为是的样子,找抽的话就直说,我不介意活动一下筋骨”

    “趁火打劫,这你他娘的都能做出来,凌强持弱,有本事的话去抢那个熊猫眼的家伙,欺负他妹妹你算什么东西,就这点本事吗?”

    我这是招惹谁了啊,怎么又是我,说谁熊猫眼啊,荀日欲哭无泪,趟着也中枪。

    但是呢,眼神看向陆浩和于坤,也是冷光闪闪,先前因为铁君义的事情他没有计算这笔账,现在是该好好的算算了,他的妹妹是他们动不起的。

    但是呢,荀日可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物,他没有陆浩等人的那样无耻,现在陆浩等人在被铁君义给教训着,他们的帐只能以后算了,反正有的是的时间。

    “荀兄,你们的帐算过没有”铁君义举着陆浩对着荀日说道,陆浩现在也是不好过,他不是不想逃,只是只要有一点儿的动作吗,铁君义的大手力量就大一分,他敢发誓只要他敢做其他的事情,他的脖颈就会被铁君义给捏碎。

    “铁兄,这个还没有呢”荀日轻声说道。

    “那好,就留给你以后收拾他了”铁君义轻声扬道。

    “砰”铁君义一记小小的重拳轰击在陆浩的身上,虽然不至于重伤,但是让陆浩难堪那是不在话下的。

    陆浩的身体被铁君义一记重拳就轰出了十多米之外了,陆浩急忙趴站起来,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怒火被他压制得死死的,他知道现在的铁君义是多么的强了。

    他今天受到的耻辱将和他一起度过很长的时间,更让他感到无耻的是铁君义竟然是为了让荀日收拾他而饶了他,这说明铁君义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是侮辱人的最高境界啊。

    可是铁君义并没有闲着。

    “你也是如此,先留着,要是再有以后,一刀斩之”铁君义一脚踹在于坤的脸上,又是十多米,脸上多了一个鞋底印。

    “至于你们是第一次,就小惩一下”就连薛狂都没有逃脱这样的命运,薛狂也是准备很充分的,可是在铁君义神出鬼没的速度之下,顷刻之间就败北了,他现在知道了铁君义的实力又如何的强了,就算是战将七重恐怕也很难在他的手中讨到好处。

    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站了起来,可是事情还没游玩。

    “不好意思,我打劫”

    铁君义令人讨厌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里面几乎每一个人都得到了一些东西的,准你们打劫,就不让我也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