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两百零五章 焚天帝王印
    铁君义就地做着开始恢复起来,现在有小炎守护,四级后期的圣兽,六级魔兽都只能绕道而走。

    “呼”

    六七个小时后,铁君义呼出了一口气,虽然他很想睡觉,但是呢现在不是时候,现在虽然没有恢复,但是呢行走是没有问题的。

    “呜呜”看见铁君义要走,小炎在脚边窜动,那意思是上它的背上,它带着铁君义走。

    “好吧,你在变大一点”现在看起来有点小,只有人那么大,不够。

    “呜呜”小炎马上变大,铁君义就上了火焰翼狮王的背上,当然还有那个昏迷的云艺,铁君义可不会忘了他的存在。

    铁君义找了一个山洞,住了下来。

    “小炎,你还会睡觉吗?”铁君义以契约和小炎说道。

    “不会了,主人,这回不能休息了,那颗兽核还有一半在我的体内,现在还不能炼化”小炎奶声奶气的声音在铁君义脑海中响起。

    “哦,那就好”铁君义现在有保障了。

    “现在也是收利息的时候了”铁君义淡然的说道,看了一眼丢在地上的云艺,眼里看似平静,但是却是露出一丝森然。

    “砰”铁君义在可不会丝毫的客气,一脚踩在了云艺的脚踝上。

    “啊”一声滴血尖叫响彻了整个山洞,铁君义急忙捂住了耳朵,这回声可不是一般的声音,很尖锐的。

    “爽吗?”铁君义微笑说道,那坦然的微笑在云艺的眼中犹如恶魔一般。

    汗水从云艺的头上慢慢的流淌而下,脸上可以说是苍白无色,扭曲的面孔看起来十分的狰狞,可是在铁君义眼里看来,却是没有什么,而是问爽吗?这能爽吗?

    “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平静的声音从铁君义嘴中说出来,然后在云艺的身上点了几下。

    “我铁君义不喜欢惹事,但是也不怕事,既然我没有招惹到你,你既然要杀我,不好意思,我也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如果是公平决斗在你的手上,我铁君义无怨无悔,但是你的作为让我不敢苟同”

    “还有我最恨你这样当了**却又要立牌坊的人,所以注定你的悲剧了”

    “哦,还有我最恨别人把脚放在我的脸上”

    “......”

    “......”

    铁君义平淡的说道,没说一次都会在云艺的身上弄两下,可以听见断骨声响,但是呢云艺却是没有丝毫的声响,但是从云艺的脸上看出他此时所受的痛苦,脸现在都是紫红色的了,而且还晕了一次,但是又在疼痛之下醒了过来,继续被铁君义折磨着。

    “呼”铁君义呼出一口气,好像有点累了,擦了擦头上的汗,又在云艺的身上点了几下。

    “啊”随着铁君义点了下,云艺犹如杀猪的声音又狂炸起来。

    但是无论云艺怎么叫,铁君义都没有任何丝毫的怜悯之心,平淡的眼神肆虐着地上哀嚎的云艺,对于云艺撕心裂肺的叫声毫不关心。

    对于云艺这样的人,铁君义绝对不会轻饶,对于自己的手下都是那样的残忍,对待他人有时如何的了,这样的人当杀。

    “求你给我一个痛快”云艺好像知道自己也无法逃脱的可能,只求速死,希望铁君义给他一个痛快,可是眼睛却是半微半闭。

    “呵呵,你做过这样的事恐怕也不少吧”铁君义却是无动于衷,而是淡淡的说道,那意思是这样的痛苦你应该做过很多。

    “求你给我个痛快,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还有一本无级战技,但是最少是神阶的”云艺说道,现在的他倒是看起来有点骨气的样子,只想求速死。

    “呵呵,说说看”铁君义面上露出涨红之色,眼里却是如一潭汪水一样,不起任何波澜,而且身体还带着丝丝的颤抖。

    铁君义的样子云艺是看在眼里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毒和一丝笑意,好像什么事情上钩了一样

    云艺从怀中拿出一本书和一张残图,对于这些铁君义还真的不知道,他只是想要这个家伙挂掉,哪里有时间搜他的身啊。

    铁君义虽然有些疑惑,这样是不是有问题啊,好东西这样就给你了,很不可能吧。

    “《焚天帝王印》”虽然没有接过书和那张羊皮残图,但是铁君义是认识字的,封面上这五个大字他是知道的,好霸气的名字,铁君义心中然道。

    “焚天”铁君义看着残图,上面有着两个大字,就没有了,焚天?这会是什么东西啊,难道是焚天这个人的传承。

    铁君义沉思的样子,在云艺眼中却是呆滞的样子,云艺眼里闪过一丝森然,心中默念机会来了。

    铁君义是在在沉思,但是也没有离开云艺的一切动作。

    “去死吧”云艺手中突然出现一个针筒,对着铁君义的胸前,几枚飞针就射了出去。

    “就知道你有这招”铁君义一点都不在意的说道,战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了胸前,看样子是铁君义在迷惑云艺啊。

    “算了,既然你给了这两样东西,我给你一个痛快吧”铁君义指着云艺怀中的东西说道,大刀已经在手中了,锋利的刀刃冒着丝丝的冷气。

    “不,你不能杀我,否则云家不会放过你的”这才是云艺的原本面目。

    云艺的想法是非常好的,以毒针偷袭铁君义,然后以解药要挟铁君义放过他,他知道铁君义那只魔兽可是战王层次的高手,有这样的魔兽存在,想跑门都没有。

    但是呢在他醒来之际,铁君义二话不说,便开打,然而呢铁君义却是难听他的声音,直接封了起来,有虐待他,双腿被废,也是废人一个,而且最重要的是铁君义断了他的根,所以呢他要铁君义和他一起死。

    可是呢在铁君义面前玩这些小动作,差远了,被铁君义轻轻松松解了,别说只是一般无级的战技,就是至尊阶的,他现在都有,神级战技,他是会动心的,但是还没有让他失去理智,他有得可是这个天空之下独一无二的,其他的算什么啊。

    注定了云艺的悲哀了。

    “不用你操心,我知道有战宗的顶级势力吗?没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你在路上等我吗?倒是我们在干一架,但是呢下来的不一定是我哦,只要他们招惹到我,我可不会心软的,给你送几个家人下来陪你”铁君义开着玩笑的说道,可是也是事实,如果云家真的来找他,他倒是不怕的,暗杀的话除了战宗,有着小炎他战魂他是不怕的,可是云家敢吗?有颜华在,这些是不敢排除来的,战王之下吗?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一对宰一对,来三个我不会跑吗?。

    “你.....”云艺还想说什么,可是铁君义不想听他废话了,一刀上在了脖颈上,云艺头和身子分开了,云家的第一天才挂了。

    《焚天帝王印》,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奇特之处,铁君义沉吟道,至于残图被他丢进了储物戒指。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