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悟身法战技
    铁君义几人美美的吃了一顿烧肉,然后就快速的沉睡过去了。

    一片霞辉穿破云领,抚向大地。

    清晨的密林,有些淡淡的薄雾尚未散去,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像是仙女舞动的轻纱。柔柔的阳光洒在山林间,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山坡上芳草如茵,一丛丛、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沐浴着阳光,绽开了笑脸,花瓣上的露珠在晨光的映照下,闪动着五彩的光韵。

    不知名的小鸟在欢快的唱着它优美的歌声,想努力把大自然从沉睡中唤醒。

    铁君义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脱去困倦的束缚。

    走出略显宽敞的山洞,一律阳光温和的照在他的脸上,暖洋洋的,铁君义也很享受这种生活,微闭着双眼,显得十分的自在。

    “啊”铁君义一声长啸,犹如九天响雷,贯彻空间。

    铁君义睁开了双眼,放眼望去,然而却是没有了动作,准确的来说,铁君义现看呆了,更准去的来说是看着下方石笋呆在那里不动了。

    “好吵哦”山洞中传出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难道是......想多了,荀清儿慢步走了出来,俏脸上还有丝丝的疲倦没有除去。

    看来死铁君义的声音吵了他的清晨美梦,很是不爽。

    “铁兄这一声好惊人啊,震朔九天啊”孙铭出来了,他也是铁君义的声音震醒的,铁君义的这一声让他感觉悍然啊。

    “看来神话就是这样努力得来的”荀日走了出来,显然他们都还在沉睡状态,就被铁君义的声音吵醒了。

    “铁君义你......呜呜”荀清儿看着前方的铁君义,嘟着嘴就要责怪了,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荀日捂住了。

    她看向哥哥荀日,意思是干嘛,荀日在最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叫她不要说话。

    虽然不明白自家哥哥为什么会这样,但是还是点点头。

    三人相视看了一眼然后就往后面慢慢的退去。

    “孙兄,你看如何?”荀日有些羡慕的说道。

    “他在顿悟”孙铭说道,语气中不乏羡慕,顿悟这样的机遇可遇不可求的,现在他们面前就有一个,让他们无以自容,这是什么妖孽,他到底是的存在。

    “顿悟”荀清儿明白了自己的哥哥为什么要阻止自己了,如果被打扰这顿悟就断了,那他的这一次机缘就没有了。

    “靠,这小子怎么这样又进入空灵之境了,我的个乖乖”混沌战域中,铁皇的身影在一处的显现出啦,脸上又是吃惊的表情,现在铁君义已经跳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了,但是这一次他没有隐身不在,他得注意周围的一起,不能让铁君义受到任何的干扰。

    铁君义因为看到了这些石笋的奇怪布局,他进入到了一种规律中,一种复杂的规律中。

    滴水涧的那片石笋出现在铁君义的脑海中,他不由自主的在这些石笋间来回窜动,但是铁君义身形如同喝醉就一般,歪歪斜斜的,好像站不稳,开始好像这些石笋都会移动,铁君义的身体快要撞击在石笋上时,这些石笋马上就移动开了,所铁君义不会因此而撞在石笋上面,待铁君义过去时,石笋又出现在那里了。

    慢慢的,石笋不会移动了,铁君义现在的身形越来越快了,而且动作也是越来越娴熟了,不会再撞到石笋上了,到最后,这些石笋全部消失,只有铁君义的身影在那里以一种玄奥的规律移动。

    “铁君义现在已经站立了三个时辰了,不会有事吧”荀清儿说道,但是却是没有一个声音回答她的问题。

    “喂”荀清儿没有听见声音,转身就要发娇了,可是她看到的却是两个呆滞状态下的男人,嘴张的大大的,一滴一滴的口水顺做他们的嘴角流下。

    “喂,你们是怎么了?”荀清儿摇着他们的手。

    “咕噜”两人同时吞了一口唾液,但是看到荀清儿,马上收起他们窝囊的样,然后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深深的惊骇他们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悟境了悟了三个时辰,着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

    突然铁君义睁开了眼睛,身体一闪,就从这个高台上跳了下去。

    看着铁君义从上面跳了下去,荀清儿三人马上跑过去。

    铁君义在石笋间来回穿梭不断,身法是那样的奇特,身形是那么的随意潇洒。

    “身法战技,好高明的身法战技”孙铭是佣兵团的,时常都在战斗,一眼就看出了铁君义的这套身法战技的不凡之处。

    “嗯,我感觉到将来这套步法将会名动江湖”荀日也是一样,眼里激动的说道。

    “当然,在铁君义手中会是差的东西吗?”荀清儿骄傲的说道。

    “嗯?清儿这怎么说啊,为什么铁君义的就不是差的呢?难道我们的就不好吗?”荀日不解的问道,这是何解啊,还有些吃味。

    “你们能跟铁君义比吗?”荀清儿鄙视的说道。

    “这.......”荀日还想说什么,但是呢被孙铭给拉住了。

    “怎么了?孙兄”荀日见孙铭把自己拉倒后面,肯定有什么事情。

    “你发觉没有,你家这个妹啊好像是专门帮着铁君义啊,连你这个哥哥都乱贬”孙铭笑嘻嘻的说道。

    “嗯,好像是耶”荀日点头攒到,这一路上从她嘴里出来的就是铁君义如何如何,他们呢就是青菜豆芽。

    “哦”一道亮光从他的眼里闪过。

    “难道是....”荀日说道。

    “嗯”孙铭点头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人相视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听见两人的笑声,荀清儿转过头来,怒眼着两人就要发怒了。

    “没有什么,绝对没有”两人连忙摆手说道,都打了一个冷颤。

    “荀日,你来说”荀清儿才不相信他们的话呢,两个笑得那么的难看,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老妹,真的没有什么?没有骗你,你还怕不知道我吗?我敢骗你吗?”荀日哭着脸说道,怎么又是我啊,妹啊,你能不能放过我啊。

    “哦,你们都在啊”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这正是铁君义的声音,这声音对于荀日来说就是救命之声啊,荀日差点去抱着铁君义脚,哥,你来得太是时候了。

    “恭喜铁兄,不知铁兄的那套身法战技叫什么名字”孙铭对着铁君义拱手贺喜道。

    “哦,那个我还没有取名字呢,我在自然中领悟来的就叫自然步吧”铁君义轻声说道,这是他才领悟的战技,还真的没有起什么名字。

    “啊,哦,等等,铁兄,你说那战技时你刚才领悟的”荀日走过来插话说道。

    “嗯,怎么了,有事么?”铁咦声问道。

    “嘶,嘶”

    孙铭和荀日倒吸了一口凉气,两人不光呆滞,肌肉僵硬,灵魂出窍,人已然失去知觉。

    “哦,没事,没事,我想拿刀抹脖子”荀日苦笑的说道。

    “同感”孙铭赞同道,他们已经忘了此时是什么时刻了。

    “哦”铁君义疑惑了,有这个必要吗?对于他来说这好像没有什么觉得惊讶的吗?他前不久就进去过,好像没有什么困难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