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嗜血雕
    但是呢铁皇的话他还是的琢磨的,特别是铁皇最后的一句话,铁皇应该是说这里面有着大机遇,而且这个大机遇应该在里面的那层禁制当中

    可是又是什么机遇呢,这该死的老头,想到这里铁君义有不断的咒骂起铁皇来

    但是随即想到这是伪战帝演化的空间,铁君义又有几许热度了,这里面可不是一般人能到的

    战者凝元晶,可是凝出的元晶时不规则的,而且很小

    战士润元晶,把不规则的元晶凝成光滑靓丽的元晶

    战将能在身上凝出战甲,战王则显王气,战魂凝魂樱,战宗踏空行,战皇掌空间,战尊凝尊场,战帝化帝境,至于战圣好像是至圣域,书上没有记载,至于战神吗?没有人知道这个段位的恐怖存在

    铁君义收住了思绪,身影犹如灵猴,在这茂盛的树上攀援

    这一望无垠的绿色为铁君义遮这他那幼小的身躯,可是还是有,魔兽盯上了他

    “咕”一声飞禽叫声传进了铁君义的耳朵

    这是雕的叫声,而且是二级后期的魔兽,铁君义急忙停了下来,站在大树之上仰头看向天空

    头顶黑褐色,后头至后颈羽毛尖长,呈柳叶状,羽基暗赤褐色,羽端金黄色,具黑褐色羽干纹。

    上体暗褐色,肩部较淡,背肩部微缀紫色光泽;尾上覆羽淡褐色,尖端近黑褐色,尾羽灰褐色,具不规则的暗灰褐色横斑或斑纹,和一宽阔的黑褐色端斑。

    下体颏、喉和前颈黑褐色,羽基白色;胸、腹亦为黑褐色,羽轴纹较淡,覆腿羽、尾下覆羽和翅下覆羽及腋羽均为暗褐色,覆腿羽具赤色纵纹,虹膜栗褐色,嘴端部黑色,基部蓝褐色或蓝灰色,蜡膜和趾黄色,爪黑色。

    双翅张开,有十多米的宽度,覆盖了一大片空间

    嗜血雕,看着这个空中飞禽,铁君义呢嗱道

    这可是一种吸**血的魔兽啊,而且速度非常的恐怖,就是一般的战将高手也不是二级后期的嗜血雕可比的,三级的嗜血雕速度更恐怖,它的双爪上面含有一种雕毒,毒性十分的恐怖,战士沾上如果不及时救治,死士他唯一的选择,而且它的爪可不是一般的锋利,断金碎铁不在话下

    这家伙应该美餐一顿的了,难道还没有饱,铁君义没心没肺的想到,看到这嗜血雕嘴角还挂着一丝鲜血

    “咕”嗜血雕看见铁君义竟然藐视它,眼里射出一丝愤怒,它可是空中的王者啊,王者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

    双爪携带着犀利的锐意,抓向铁君义的咽喉而来

    草,真当我是软柿子吗?在空中我斗不过你,可是地上的话,看我不弄死了,铁君义狠狠的说道,动作一点都不满,战天从背上抽了下来,横挡而去

    “铿锵”锋利的雕爪击在了战天上,可是一条痕迹都没有留下

    铁君义对着这只摇头嘲笑了一下,然后朝树林密集的地方跑去,他知道这家伙很聪明一定可以看出他在嘲笑于它

    果不其然,这只大家伙,扬天叫了一声,撒开双翅袭击铁君义而去,可是树林太密了,根本不能让它无法全速飞行

    “咕”嗜血雕一飞冲天飞出了密集的树林

    看见嗜血雕飞出树林,铁君义停了下来,他可不想这样放这个家伙上天去,然后跳到树巅之上,向着空中扬了扬刀,毫无同情心的打击着这只嗜血雕

    “咕喔”嗜血雕马上就蹿了下来,铁君义弯头又钻进了树林之中

    这次嗜血雕没有飞上天了,在密集的书木林间和铁君义追逐了

    可是那么密集的树木始终束缚着嗜血雕的翅膀,总是会累的,它又想要一飞冲天了

    铁君义看出了它的动作,现在会让他如意吗?不会

    你想走,问过我没有,追了这么长的时间,追的很爽吗?

    铁君义双脚往地上一踏,身体叱向嗜血雕,右手执着战天,左手化掌为爪,抓向嗜血雕的一只爪。

    看见铁君义的动作,嗜血雕那简单的雕脑怎么会想其它的,双翅发出噗噗的声音想要飞出密盛的树林。

    可是飞得起来吗?飞得起来,可是速度太慢了,铁君义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战士速度啊。

    铁君义的手紧紧的拽住了嗜血雕爪子,使劲的往下坠,当然了肯定是只坠一下了铁君义就放开了,他可不敢这样把手放在那里啊,嗜血雕的另外一只爪子可不是吃醋的,给他来一爪子可会让他好受的。

    嗜血雕的身子因为铁君义的这一下直接在空中停顿了一下,而且还有向下运动的趋势。

    铁君义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手便有逮住了嗜血雕的羽毛躲过了嗜血雕的另外一只爪子的侵袭。

    这时的嗜血雕把他锋利的嘴掾撸了过来,这一下要是中了的话,铁君义铁定完蛋的了,就算大幸不死,这雕嘴上可是有着一个到挂钩的,这不小心钩着他的身体,他的情况也不会很好吧。

    铁君义右手战天横了上去,刀尖直指嗜血雕的咽喉,只要嗜血雕不让,也就是它的末日。

    好似感觉到了战天的锋利,这雕竟然用嘴喊上了战天,而它的翅膀停止外飞的趋势停留在那里,不断的扇打着铁君义,它要把铁君义扇飞下去!

    铁君义顿时感觉压力倍增,有可能要被这家伙给扇下去,那么这么长追逐时间就是白费了,很有可能这个家伙不会在下来了,有点损失啊,而且他还没有吃过这么厉害的飞禽肉呢,眼神一凝,铁君义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

    铁君义左手微微弓曲,用力的逮了一下嗜血雕的羽毛,铁君义借这股势劲,从嗜血雕的翅膀缝隙中翻身挂到了嗜血雕的背上

    此时嗜血雕感觉背上有东西,而身下却是没有了动静,知道了怎么回事,松开了坚硬的嘴喙,铁君义连忙把战天收入储物戒,他可不想被这该死的嗜血雕抖落下去,这可是一等一的战器,时间绝无仅有的存在

    嗜血雕可是飞禽中的速度王者啊,怎么能让其他生物骑在他的背上,更别是是人类了,王者的威严不可侵,它翅膀一扇,挣脱了树林这个牢笼,叱向天空。,翅就是几百米那么高

    现在铁君义的好日子来了,嗜血雕在空中不断的来回旋转,是要把在它身上这个可恶的家伙弄下去。

    铁君义双脚紧紧的夹住嗜血雕的尾羽,双手捏住翅臂,坚决不松,这能松吗?放了落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他身体结实无比,但是这么高的距离,他的结果也是一样,有死无生!

    娘的,玩大了,这么高,十条命都都没有用,现在好了,不是骑难下了,是骑雕难下。

    “咕”远方一声若有若无的雕声传了过来,只是现在的铁君义没有心情理会,也就没有听到,如果铁君义现在看到这只嗜血雕的眼眸中,一定会发现这只雕闪过惊急之色

    这雕怎么不甩了,难道这里不知一只嗜血雕,它现在正在赶往其他嗜血雕的地方,草。

    铁君义现在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该怎么办,现在对他来说真的危险了,这一次他真的有点玩大了!

    没有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铁君义左手紧紧的掐住嗜血雕的翅臂,双腿更加的贴紧,右手抡起拳头,淡金黄色的能量浮现而出,拳头犹如小铁锤般的使劲砸在嗜血雕的背上!

    既然如此,老子就让你还没有到达就把你锤落,大爷的,这是你逼我的

    显然嗜血雕挨了铁君义的几大铁拳,也是实在不好过,它现在相当于战士七重的人类,可是铁君义的拳劲就是战将一重也得小心的应付,何况只是在速度上优势的嗜血雕,它的双爪是弯不上来的,嘴喙也是够不到铁君义的,优势尽去,它只有挨打的分了!

    果然在受到铁君义几十记铁拳,这嗜血雕的速度慢的不是一点儿,嘴喙上还有丝丝的血迹,可是眼神却是看向远方,根本不在乎铁君义在揍它,这可方便了铁君义行事了!

    铁君义的拳头上淡金黄色的光芒又更加的浓郁了几分,威势不可小堪,这一拳下去,这一只嗜血雕不死也是重伤!

    好像感觉到了铁君义这一拳的狂暴和威势,这嗜血雕的眼里露出惊骇之色,用尽全身力量,不要命的翻滚,它好像要阻止铁君义这一拳落在她的背上!

    无数的劲风撕扫着铁君义的脸颊,铁君义感觉脸上辣乎乎的痛,他激烈的平衡自己的身体,举起拳头就要往嗜血雕的后背上面放下去!

    可是这是嗜血雕转过头来,但是没有攻击铁君义,眼里流露出了悲伤之色,在乞求铁君义放过它,他好像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一拳撩下去了,可是铁君义没有,他感觉到这只雕现在对于他没有恶意,好像还很着急,所以犹豫了,他拳头上的能量满满的散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