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神秘的老头
    走在褐灰色的石台上,看着上面那隐隐约约的痕迹,铁君义仿若看到了岁月侵蚀的痕迹,这是一个古老的城市,它应该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了

    铁君义摇了摇头,抛开了这些歌没有必要的思绪,他现在打算找个酒楼好好的大吃一顿,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是有人却是不想让他休息,那就是铁皇

    “小子,你等等”

    “什么事?我很忙的”

    “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件好得不能再好的事了,如果可能的话,你可能会有一个战皇的助手”铁皇发出他那诱惑迷人的声音,好像是一条大灰狼再诱惑一条小白羊。

    “不要诱惑我,我的毅力是很坚定的”铁君义仿若不为所动的说道,可是那个唾液的声音却是在和他唱反调

    战皇助手,在哪里?在哪里?铁君义心中在不断的呐喊,对于这样的强者,就算是结交也算是很幸运的,现在却是可能成为自己的助手,他不心动,那就太假了,对于西澜那个连战宗都快要绝版的地方,战皇已经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巅峰了。

    “小子,你不恶心你会死啊,你不看你那流了一脸的刷子,看到我都觉得恶心,跟着我的说的路线走,爱干不干,不干拉倒”铁皇懒得和铁君义说什么,把它直接丢给了铁君义来决定

    当然干了,铁君义想都不用想,直接答应,铁皇肯定发现了什么,否则他才没有那心情和他叽歪的,毕竟这是他的先祖,一个恐怖无比的先祖

    “你说吧”

    可惜他没有看到此时铁皇,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如果看到,他决定会考虑一下

    “左转直走”

    铁君义按着铁皇的指引,快步的急速而去,可是他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停,左转直走一百迷”

    “右转三百米”

    “在左转”

    “先停停,老头,怎么我感觉你在让我绕圈子”

    “是吗?不去,那算了”铁皇那略带失望的语气说道

    “老头,算你狠”

    三路九回,左旋右转,在铁皇的叫声中停了下来,这声音对于铁君义来说,真的是天籁之音啊,终于到目的地了,可是铁君义看着周围的环境,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看着那迎风飘扬的旗子,上面的三个大字“酒旗风”说那么的亮眼,那是刚才要停留的地方,如果不是铁皇的叫声,他早就在这酒楼中住下了,他知道他又被这老头摆了一道,那里就是铁君义刚才出发的地方。

    一丝火气从铁君义心中直串出来,渐渐地形成了燎原之势

    “老头”铁君义的恼怒声在混沌战域中响起,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一方世界都在震动,但是外面除了铁君义那带酱红色脸,一切正常,他可不想别人认为他是一个神经病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铁皇那肆无忌惮的的笑声,铁皇的笑声越大,铁君义脸色越发的灼红,快要爆发了

    “不逗你了,在你左边一间几乎可以忽略的简陋小宅中,有着以一位邋遢的小老头,他曾经可是实打实的战皇,现在被人设置了一道封印,把他的修为给封印了,只能发出战魂一重的战力了,我能为他解封一半的封印,另外一半等你到六级炼丹师时就能为其解封了”铁皇息停了下来,有种气喘吁吁的感觉

    正事来了,铁君义也压下快要爆发的怒气,以后得想个办法收拾这个该死的老头,然后向着这个简陋的小宅走去,我看你才是邋遢的糟老头,而且又猥琐,铁君义心中咒骂着铁皇,身子移向简陋的小宅

    这个小宅在天羽城中还真是简陋的出奇了,整个屋子只有十几平方米,房墙都是用木板镶装而成放顶上有着稀疏的瓦片和泥土,许多的木板上面都开始在腐烂了,一排排好似有规律的小孔和淡淡的绿色镶嵌在上面,这小宅也是饱受风霜的老宅了

    屋内有用木板从中分成两块,左边一道狭小的门道把分隔开来的两个地方链接在一起,里面应该是庄铺,外面有一幅桌椅居中,还有一个书架靠在左边位置,上面有许多破烂的书籍,好像也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这些书都是用来卖的,但是谁会来这中地方买这样的书呢

    一把看似摇椅的座驾立在靠右位置,上面躺着大概有六七十岁的老人,花白的头发很是凌乱不堪,好像有几十月没有弄过了一样,眉间露出一股淡淡的上位者的气息,他以前绝对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当然不平凡了,战皇耶,干涩的脸庞昭示着他已经接近末路了,双眸紧闭,呼吸平稳,好似在睡觉

    “小子,要买东西的话,就选吧”也许是铁君义站在这里太久了,老者略带沧桑的语气催促道,语气中有着淡淡的不悦

    “老人家,不好意思,我来这里是想和老人家谈一笔生意”铁君义很随和的说道

    听着铁君义的话,老者睁开了那双很似疲倦的眼睛,眼里没有意思的神光,浑浊暗淡,空洞无神,他好似对生已经没有眷念了一样

    “说说看”老者干涩的话语从嘴里蹦出来,听不见丝毫的情感波动

    “有十多年了吧”铁君义无头无脑的说了一句,但是却恰恰到好处,有点带着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感觉

    听见铁君义的话,老者那一双无神的眼睛有着一丝精光闪过,但是没有说话,直视着铁君义

    他是指的是那道封印吗?如果是的话,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才有十六七岁啊,他虽然修炼了敛息诀,但是他也就是战士啊,难道不是,老者的心中荡起了波澜

    老者直视的目光没有让铁君义有丝毫的退缩,比他更厉害的他都见过,相比那些还差得远呢

    最后,老者败了下来,“什么意思?”他要弄清楚铁君义指的是什么,他可不会认为铁君义会知道他是谁,他出事那时,铁君义也许才刚刚出生呢

    “战皇”铁君义说了两个字,别人听不出其蕴含的意思,但是老者却是知道的

    这两个字对于老者来说,是一个伤痕,他以前可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战皇,但是遭奸人迫害,被封印了修为,他自己才会被落得如此的下场

    听了铁君义的两个字,老者“唰”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露出淡淡的激动,那干枯的皮肤有着丝丝的红润了

    “有什么条件?”从铁君义那自信十足的样子中可以确定,他能解除这尘封了十多年的封印,否则他不会在这里胡扯一通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

    “我现在只能为你解除一半的封印,也就是让你恢复到战宗七重巅峰之境,条件是护我三年”铁君义说出自己的条件,铿锵有力,意思是说没有回旋的余地,不容商讨

    “我只能到战宗七重吗?”老者轻声问道,语气中带着丝丝的悲凉,但是又有几许的期待,期待铁君义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果然,铁君义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不,给我几年的时间,你就可以恢复了,而且会晋升到战皇五重”铁君义肯定的说道,有着十足的把握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条件是在我身边五年”

    “我想听听你如何做到”老者沉吟道

    “冰莲破劫丹,你应该听说过吧”

    “六品高级丹药,冰莲破劫丹”老者惊呼道,对宇这些丹药,老者是知道的

    冰莲破劫丹,六品高级丹药,但是就算是六品丹炼药师,想要炼成这类丹药,成功率也不会超过四成,就是那些个七品的炼丹师也不敢保证说他能百分之一百的成功,但是现在从铁君义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少年口中说出来,他到底是什么人,冰莲破劫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出来的。

    在这外西澜,是没有这样的人存在的,因为整个外西澜都没有六品的炼药师,那么他应该是其他区域的人。

    老者严峻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惊疑,暗自在心中猜测铁君义的身份,而后脸上露出一分坚色,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意思是我要在你的身边八年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