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震撼,深深的震撼
    铁君义默默的储存元力于筋脉之中,元力分成两股从铁君义的丹田运出,一股汇聚在左手的筋脉之中,一股涌进右手的筋脉之中,身体中的元力也开始活动起来。

    战天好像感觉到铁君义要做什么了似的,好像在做摆动。

    铁君义现在游离在这些战士之间,五个战士七重环成一个圈一样把铁君义包围在中间,并没有直接上,在一旁助威,他们刚才听得很清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铁君义锁向三个战士七重,他知道杀死一个战士七重必杀死两个战士二重更值钱。

    眼里射出一丝冷芒,心中默念一字“杀”

    铁君义身子犹如出弦的箭羽,只是两秒的时间,铁君义就来到了一个战士七重的面前,与此同时,从铁君义的怀中飞出一只小狗,金红色的,还长了一双翅膀,在空中犹如一团火焰一样,飞向例外一个战士七重的人。

    “刀斩”铁君义心中一声轻喝,战天快速的斩了过去。

    “噗”在这个林家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战天已经齐齐的斩断了他的腰,艳红的鲜血直喷而出,散落在铁君义的身上。

    与此同时,小炎在空中变身过来,一只火焰翼狮王出现在空中,在那个侍卫惊恐的眼神中咬断了他的脖颈,咔擦的声音在空中飘荡,周围的人听的发麻。

    但是铁君义并没有停下,顺手甩出手中的战天,战天直指另外一个战士,身子也是迅速而去,放下战天的铁君义速度更上一重楼。

    “小心”这个侍卫还在沉静在另外一个侍卫的死亡阴影下,在同伴的声音下才惊醒过来,急忙扬起手中的剑挡住战天的攻势,但是战天的沉重震得他手发麻。

    可是这并不是结束,铁君义的铁拳已经杀到,这个侍卫没有躲避的可能性,举起另外的一只闲手,握拳迎敌。

    悲剧发生了,铁君义可是计算好的了,元力充斥整个拳头,淡金黄色的拳头携带着毁灭的能量撞击而去,而侍卫呢,只是平平淡淡的一拳,这能和铁君义的铁君义能比吗?

    “咔嚓”这个侍卫的拳头顿时碎裂开来,手臂上的衣服瞬间就变成了粉碎,可以看见手臂上的肉在蠕动,这是铁君义铁拳的劲气所为。

    这个侍卫没有大叫,眼睛惊恐的看着铁君义,想说什么,但是这疼痛已经超越了他神经的承受极限,然后幸福的晕了过去。

    而在铁君义用出这两门战技时,混沌战域中却是传出一阵叹息“没有想到铁拳与刀斩还保存了下来”只是铁君义没有听见

    街道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除了能听见几许的呼吸声,其余的人都是僵硬的,没有呼吸了。

    “咕噜”不知是谁的脖子不舒服,吞了一口唾液,惊醒了在呆滞中的众人。

    看着铁君义染血的衣服,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插在地上的大刀,以及在铁君义身边正在舔着嘴边鲜血的火焰翼狮,他们知道,他们没有做梦,发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倒在地上三个战士,三个战士七重的小高手,相当于一个战将一重的高手,就这样在一瞬间,五秒的时间,轻松无比的躺在了地上,虽然有一个是火焰翼狮做掉的,但是宠物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都是栽在铁君义的手中,然而这些都可以忽略,最重要的是铁君义才是一个战士二重而已,这样的人在偏阳镇可以说是随处可见,但是做到这一步的从古至今没有出现一个。

    林管和五个战士也停下战斗,也都呆呆的看着铁君义,眼神里尽是不信之色,而后就是恐惧。

    他们也会知道铁君义褪却了废物的外衣,重新戴上天才的光环,但是任他们如何去想,也不会想到铁君义会天才到这一步,以战士二重轻松放到三个战士七重,这样的战力是多么的恐怖,如果放任他继续成长下去,那么又是如何的恐怖,恐怕没有人能够想象。

    杜坤看着街道上的铁君义,心里说不出来的震撼,嘴张的大大的,他身旁的段飞也是如此,虽然不像杜坤一样,但是也是不可思议。

    段飞和杜坤两人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端木清雅和端木小依也是震惊无比,眼神看着铁君义和她们听到的完全不相同,是那个懦弱的家伙吗?她们感觉到有些东西她们还不知道,他绝对不是传说的那样的,她们感觉到因为这一次的失误将失去很多她们无法想象的东西。

    这样的战力,这样的天赋,是天才吗?不;是妖孽吗?也不是;是怪物吗?也不是,这些不能够,他缔造了一个神话,他就是神话。

    铁君义拔起地上的战天,咧开嘴笑了笑,发出声声的清韵,声音是那么的清脆雄浑,“打了那么久,很爽吧,现在爽吗?你们不爽,但是我很爽”

    听着铁君义的话,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凉气在额前飘荡.......

    “快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林管说道,铁君义的威胁胜过一切,绝对要杀死他,而且他也开始向着铁君义杀去,就那么几个月的时间,竟然从战徒七重到了现在的战士三重,他已经做了别人几年才能做着的事了。

    但是,寒清蕴会答应吗?显然不能,一剑挡去了,阻挡了林管的去路。

    现在的林毫没有了先前嚣张跋扈的样子了,脸上的笑容变成可深深的恐惧,身子在不停的抖动,“杀了他,快杀了他”。

    那些侍卫马上就向铁君义冲去,但是有些人的眼里却闪着丝丝的担心和畏缩,铁君义的。

    看着这些侍卫冲来,铁君义没有丝毫的害怕,嘴角扬起丝丝的微笑,捡起战天一到就横了过去。

    铁君义也是发现了那些眼光闪烁的人,战天直接横去。

    看着铁君义的大刀横来,铁君义轻松杀死三个战士七重的历历在目,就开始后退,铁君义等的就是这个,你退我进,铁君义绝对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脚上又利落了几分。

    一个照面,铁君义再一次的放到了一个,虽然只是战士二重,也让铁君义的危险又少了一分。

    但是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害怕铁君义的,其中还是有几个不是那么糟的人,在铁君义杀向另外一人的时候。

    一个侍卫长剑直指铁君义的背心,如果被此一剑捅中,铁君义不死也是半条命,但是虽然在魔兽山脉的时间不长,但是铁君义几乎都在和魔兽拼斗中度过来的,除了受伤之外,而且每一次都是比自己高的魔兽对拼。

    感觉身后传来的危险,铁君义不得不放弃这一次的目的,转身就横着战天而去,但是这样的人不止一个,是好几个,铁君义凭着对危险程度的考虑,挡下三击,被一击击中左肩,一股鲜红色的液体从肩膀上留下来,把铁君义装饰得更加的妖艳,“呜呜”小炎在铁君义的脚边叫了叫。

    刚才,小炎也被缠住了,更本救驾不到,看到铁君义受伤,小炎眼里尽是戾气,向侍卫吼了几声。

    感受着肩膀传来的疼痛,铁君义从怀里摸出一瓶止血粉,涂抹在伤口处,疼痛稍微减低了一分,鲜血流的速度慢了。

    看见铁君义在治疗伤势,这些侍卫知道,是不能给他机会的,所以一翁而上,但是铁君义也只是到了一瓶止血粉而已,他也知道现在实在战斗,别人是不会给你机会来疗伤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