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回到偏阳,林家杀到
    入夜,清凉的夜风轻轻吹过,为枯燥的夜带来丝丝的凉爽

    今天铁君义没有炼丹,也没有修炼战技,而是和几个女孩玩得不亦乐乎,本来铁君义是想修炼的,但是,他觉得还是保密一点要好一些。

    “马上就要到偏阳镇了,你们有什么打算”铁君义问道,分手在即。

    “我们要回皇都去,雪剑飞表哥在那里等我们”端木清雅说道,他们是出来找人的,虽然这不是她们该操心的,但是怎么说也是一起来的。

    “我还没有玩够呢,我还要玩几天”雷灵儿看着铁君义说道。

    “清蕴姐姐,你呢?”铁君义看着寒清蕴没有说话,直接问道,虽然相处就是那么一两个月,但是三人的感情还是有基础的了,分别在即,伤心是难免的。

    “我啊,还不知道,要不,君义,先去你家玩几天,如何?”寒清蕴看着铁君义说道,几分认真,几分玩味。

    “真的,那太好不过了,但是清蕴姐姐,因为我们家族出现了一些事情,所以这要求不能答应”铁君义老实的回答道,他虽然知道寒清蕴有恐怖的身份,但是他还是不想寒清蕴有什么麻烦。

    “君义,麻烦吗?”寒清蕴知道铁君义的家族的一些事,但是并不全部知道,也没有问铁君义,现在听铁君义这样说道,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也不是很麻烦,应该能过的”铁君义打着哑谜道。

    也不等他们在说话,铁君义又直接的说道:“灵儿,你就和端木小姐她们去皇都玩,外面很危险的”铁君义听见雷灵儿还要去玩,心中还真的有点担心她,直接就把她划给了端木清雅。

    “我才不去呢,清雅姐姐,我们一起去君义家吧”雷灵儿把话扯到寒清蕴身上,她也想去铁君义家。

    “可以啊”寒清蕴说道,她可是知道雷灵儿的小心思,看着他那希望的眼神,就拒绝不了,何况她也想去铁君义家。

    “我反对”铁君义说道。

    “反对无效”

    看着铁君义他们说话,端木清雅他们两人没有说话,她们来这里时间较久一些,也知道铁家的一些事,更是知道铁君义和袁韵晨的三年之约。

    因为听说袁韵晨是一个修炼天赋极高的人,铁君义是一个废物,在被袁韵晨退婚后却来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三年之约,这是铁君义在逃避,这几乎是西澜所有人都这样认为的。

    她们听说这件事后,也是对铁君义淡淡的不屑,虽然她们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对于这种没有尊严的男人,事情这样发生了,却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三年之约,这让她们看不起铁君义。

    所以在在遇到铁君义几人,知道铁义非真名,而是铁君义时,她们都没有和铁君义有过多的言语,眼里露出了淡淡的不屑。

    “算了吧,休息吧,明天过后再说,我只想我们以后不要成为敌人,陌生人也好”铁君义从端木清雅知道铁君义一开始就知道了,但是他没有说什么,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

    刚才寒清蕴和端木清雅说话时出现搅嘴的地方,铁君义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当铁君义把话说完时,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变得有点凝重了,寒清蕴是知道铁君义死所说指的是谁,端木清雅也是如此。

    但是雷灵儿就不知道了,铁君义说这话时,把她愣了一下,君义这是说什么话,谁会是他的敌人。

    “君义,你说什么啊?怎么会成为敌人”雷灵儿不满的说道。

    “呵呵”铁君义没有回答雷灵儿,只是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拍了拍。

    “君义公子你应该不会说的是我吧?”端木清雅轻声说道,声音非常悦耳。

    “呵呵”铁君义没有承认,没有否认,轻声笑了一下,承认不好,否认不是他的风格。

    听着铁君义的轻笑,端木清雅没有说什么,然后几人在各自的想象中入睡......

    黑夜过去,黎明到来,浮在空中的云彩在太阳光芒的映射下犹如鲜血一般的红艳,绚丽无比。

    然而铁君义看着这美丽的景色,却是读出残阳如血的味道,他知道,进入偏阳镇不管是林毫还是虎利,都将有一场险恶的战斗,他不避免,已不想去避免,有战魂高手在,底气还是十足的。

    几人都没有说话,铁君义考好食肉,然后吃完了就向偏阳镇行去。

    “管叔,准备好了吗?”偏阳镇,林氏收购商,一个青年男子对一个中年人说道。

    “二少爷,都已经准备好了”

    “铁君义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如果让你活着离开偏阳镇,我就不姓林”这个青年男子的眼里射出丝丝的杀气。

    这青年人正是林毫,他正在和管事林管说话。

    如果让他知道铁君义身边有着一个战魂强者,会不会要求上天多给他一双脚,尽快回到皇都。

    因为就是他这一次偏阳的劫杀,见证了一个神话的掘起。

    虎利佣兵团,虎威坐在上位,听着手下的汇报。

    “你说,林氏商场聚集了五个战将和二十个战士”虎威问道。

    “嗯,没有错”

    “看来,林氏要对铁君义动手了”虎威说道,眼里露出丝丝的可惜,可惜没有得到铁君义手中的天阶战技,心中有些不甘。

    “我们怎么办”汇报之人说道。

    “看热闹吧”

    ........

    王者,烈焰,拍卖场等对林氏的动作没有丝毫感觉到意外,他们也是早知道了铁君义来到偏阳镇,而且在魔兽山脉和林毫的不愉快。

    俗话说的好路在脚下,在太阳偏西的时候,铁君义他们就进入到了偏阳镇。

    着西边残阳,如虹如血,铁君义没有丝毫停留,毅然踏入了偏阳镇。

    这也是他们的尽头,前面,林毫帅林管和五个战将二十个战士在等着他们,林毫的嘴角更是阴笑连连。

    铁君义他们还没有进入偏阳镇,就有人通知林毫,铁君义他们要到了。

    宽场的偏阳镇街道,剧烈如火的太阳下,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热度,有的只是冰冷的杀气,肆虐着整个空间。

    “团长,这就是铁义,是他在魔兽山脉就我们的”王者佣兵团处,杜坤看着铁君义的身影,连忙对段飞说道。

    “是他,那他是怎么招惹到林家的”段飞说道,铁君义招惹虎利就够他喝一壶的了,现在又招惹到林家,他哪里来的勇气。

    “这不是几个月前来偏阳镇的那个白衣少年吗?怎么惹到了林家,好像前不久虎利佣兵团在寻找他”

    “对,就是他”

    “他怎么和林家矛盾,难道他的麻烦还不够”

    ........

    “小杂种,我看你现在往哪里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林毫看着铁君义,阴狠狠的说道。

    “林毫是吧,你老妈曾经应该和几个人睡过觉,咦,怎么长得一副猪鼻子,不会是,你妈的爱好还真有一套”听见林毫那口无遮拦的脏话,铁君义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得,来吧,我也有嘴的。

    “狗娘养的,我一定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林毫和铁君义拼嘴,能行吗?

    “啊,不会吧,你是狗娘养的,难道你爹是长耳朵的”铁君义阿的惊讶了一声,一副你爹应该是那份的样子。

    看着铁君义搞怪的样子,雷灵儿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一点淑女的形象都没有,寒清蕴无奈的摇摇头。

    那些围观的人看见铁君义等人没有丝毫的害怕和担心,依然在那里又说有笑的,让他们摸不着头脑,是猪都会知道害怕,但是铁君义他们面对二十个战士,五个战将,一个战王没有丝毫为之震撼,反而有说有笑。

    “呵呵,铁君义,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但是今天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你”林毫怒极而笑,在他看来铁君义也是一个死人了,何必和一个死人纷纠呢。

    “你不用管我哪里来的勇气,只是你真的想引起铁家和林家的战争吗?”铁君义说道,铁家现在虽说不强,但是被几个战王天天惦记着,这也不是好事啊。

    “是吗?你把你铁家看得太高了吧,皇都几大势力已不是吃素的,把你杀在这里,铁家能奈我何”林毫说道,铁君义的“英雄事迹”在西澜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还被有心之人广为传颂。

    “看来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铁君义说道,然后轻轻的取下战天,准备战斗了,既然没有商量就打吧,反正现在有一个战魂在身旁。

    如果铁君义知道因为一些缘故,战魂连气势都翻不出来,他自己差点重伤而亡,恐怕就不会那么自信十足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