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流血的生日
    “有缘人,你好,你拿到这封信说明洞外的禁制也被你们解除了,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在设一个禁制,一个需要接近战皇的人才能设的禁制”

    “我这么做是为了传承,你能进入这里说明也有一定的资质,但是这还不够,还需要你的细心,当年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一本《炼器诀》,当时的我兴奋不也,于是我就开始学习炼器,虽然我的资质不是太好,但是经过日夜的苦练,已然是一个星阶高级炼器师了,但是我才学炼器只有一年多,就晋升到了星阶高级炼器师了”

    “这可以说是神速了,但是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就是那本《炼器诀》的功劳,这《炼器诀》能修炼出一种叫做‘虚天炎’,这种烈炎非常强悍,几乎和低级的天火并驾齐驱了,可以攻击敌人,也可以炼丹,但是我的却是没有炼丹的资质”

    “这是我辉煌的时候,也是我人生逃亡的开始,这件事被我的一个炼丹好友知道了,于是他为了这部功诀,聚集了三个战皇,开始对我下毒手,那时我才是一个战宗巅峰而已,怎么可能抵挡住,三个战皇和一个战宗的联手攻击,但是凭着修炼的虚天炎,我也是战死了一个战皇顺利的逃脱了她们这一次的追杀”

    “然而,他们看见虚天炎的威力,对我穷追不舍,最后在一次对战中,我受了几乎致命的伤,我逃到了这里,用最后的生命设置了这一处禁制”

    “这一处禁制虽然强,但是有着一个缺陷,找到这个缺陷,就能解除这个禁制,得到我的传承,祝你好运,有缘人”

    信看完了,铁君义扬起有点沉重的头,看着雷灵儿和寒清蕴说道:“这处禁制有一处缺陷,找到这一处缺陷我们就过解除这个禁制”

    “嗯,我们开始吧”听说有希望,雷灵儿就开始迫不及待的了,这也是人之常情,谁喜欢呆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而且是会被饿死的地方。

    “嗯”

    “嗯”

    三人就开始在周围寻找起来,不断感应着四周的气机

    但是只有铁君义知道,想要找到这一处缺陷,真的是非常困难的,毕竟战宗巅峰弄得东西,随便让你轻易找到,那他还设什么禁制,直接性的让你得到。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几个小时,但是铁君义他们却是没有丝毫的发现,所有角落都被他们找遍了,有的甚至搜索了好几遍,但是答案都是一样的,什么都没有得到。

    然而他们却是不知道,大路上有几声沉重的叹息。

    “蕴儿,这是你生命中的劫数,师傅帮不了你,就看你的造化了”在一座绝顶山峰之上,一个身穿灰色长衣看着大陆西部,独自轻声自语道。

    “族长,灵儿公主的魂灯没有先前亮了”

    “看来,灵儿的劫数到了,爹帮不了你,你要坚强”

    ..........

    对于这些事,铁君义他们是不知道的,现在的他们累了,坐在一起休息着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不怎么好看,只不过这也是,在死亡的面前,谁不低头呢,而且是这么窝囊的死去。

    “君义,你说我们会死吗?”雷灵儿无精打采的说道。

    “灵儿,怎么了,你怕了”听着雷灵儿的话,铁君义轻声问道。

    “有点害怕,只是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做完,心里面有点不甘”现在的雷灵儿和以前犹如两人,好像长了几岁。

    “清蕴姐姐,你呢?”铁君义把话匣子扯到了寒清蕴说道。

    “没有什么?只是好想见到师父,过了那么久都没有见到,心里好想他”寒清蕴说着,露出开心的笑容。

    “我在找找,你们聊”铁君义也是一样,离家四月之久,他会不想家吗?

    现在的他也只是一个大孩子,需要家人的照顾,可是为了家,有许多的事情他不得不想。

    比如说现在的铁家,以他家现在的实力,区区的晓城怎么能困住他家呢,京都的大家族除了几家也不过如此,但是他铁家就窝在晓城,这个西澜国最边缘的城镇,这是为什么呢?不用想都知道,他家是来这里避难的,从袁家的退婚,铁浩的战将,他铁家已然在西澜的浪尖上了,他从他父亲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焦急,他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家族里有许多的事情应该只有他父亲知道,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他现在不能帮上任何的忙,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努力修炼,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守护这个温暖和谐的家庭。

    看着铁君义起身的背影,一股沧桑之感随行而去,一个十四五岁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沧桑出现。

    “清蕴姐姐,君义这是怎么了?”雷灵儿问道,看着铁君义的背影,雷灵儿有种说不出来的痛。

    “他应该有自己的故事吧”寒清蕴也一样,虽然才想出那么的几天,可是铁君义的英勇、睿智都有一个影子在她的心里。

    两女也没有说话,她们只是静静的看着铁君义

    无论铁君义如何寻找,但是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就算再好的心境,也会崩溃的,带着满脸的失望,铁君义又坐下休息了

    但是无论铁君义他们再怎么样的努力,时间也不会被他们感动停留下来陪他们的,还是在一样的流逝,转眼间就是五天了。

    每一天,他们都兼收着煎熬,每一天,他们都感觉自己也快要到了死亡的边缘了,每一天,他们都感觉是那么的难熬。

    没有实物,没有水源,他们都枯竭到了尽头,干裂的嘴唇,苍白无血的脸色,他们已经到了极限了。

    以寒清蕴战魂的武力,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是无用武之地,和雷灵儿陷入昏迷了中了就连小火焰狮子也是一样,铁君义凭着坚强的意志,还有点点的毅力,没有昏睡过去。

    “蕴儿,你要坚强啊”

    “雷灵儿,你不能放弃,你母亲还在等着你”

    在很远的地方,两道轻呼声像是透过虚空,要把雷灵儿和寒清蕴唤醒,可是她们却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难道我就这样死去了吗?真的很可悲啊,爹,娘,孩儿要离去了,你们保重,两位哥哥,要好好保护爹娘,铁君义无声的说着,眼睛已经在开始打颤了,他有可能将要昏迷,然后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他去不知道,远方几个人在无声的流泪.......

    “都是我害了你们,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死在我的前面”看着雷灵儿和寒清蕴,铁君义轻声说道,然后眼里露出一丝决然。

    铁君义把身边的战天拿了过来,“战天,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武器,但是在一起这么久,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你,不知道你以后的主人是谁,但是我却是希望你成为一柄正义的刀”,可是铁君义没有发现,战天上朱雀眼里的红石亮了一下,但是转眼即逝。

    铁君义把战天插在地上,用雷灵儿轻剑在手碗处割了一道口,然后把手腕放到雷灵儿的嘴前,一会儿又放到寒清蕴的嘴前,然后又给了自己的宠物小炎来了一口,用自己的鲜血当水。

    看着自己的鲜血,铁君义忽然想到今天不是他的生日吗?真是可笑,流血过生日,铁君义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

    随着血液的流逝,铁君义的脸色慢慢的苍白了起来,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没有人知道,就是这次铁君义的鲜血,造就了两个不可一世的人物........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