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九十八章章 再见蓝衣女子
    “哈哈,我终于练成了,我现在也是一名炼药师了,哈哈”魔兽山脉,一个不知名的山洞里传出疯狂的笑声,如果有人来,一定会知道这是三级初级魔兽活动的区域。

    在这个只有十四五平方米面积的山东内,一个白衣青年在一尊药鼎前狂笑,手里抓着一个圆滑的丹药,依稀能看见这白衣少年额上的汗水。

    这人不是铁君义还有谁?

    距离和徐图之战已经有十天了,这次铁君义伤得虽然没有和疾风狼王激战时的那么的实在,可也让铁君义断了几根内骨,筋脉也受到不小的破损。

    铁君义用了十天的时间修复,终于好的差不多了,他也达到了战士七重的巅峰了,离战士只有一步之遥。

    这十天,铁君义天天也在琢磨丹药,今天终于练成了小元丹,疯狂的笑声因此而来。

    铁君义欣喜的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小瓶子,小心的把这颗丹药装了起来,嘴角的笑容掩饰了脸上的疲劳。

    低头看了一下洞外的太阳,红红的太阳挂在了西边的山尖上了。

    又是一天了,肚子好,该出去找吃的了,铁君义甩了甩头,走出了山洞。

    夜晚的树林一点都不平静,稀疏的魔兽开始在林间游荡觅食了,但这些都是小动物,不是三级相当于战将级的魔兽。

    铁君义很快就抓住了两只兔子和一只毛猪,装在了储物戒中,作为以后的大餐。

    累了一天,该回去休息去了,铁君义伸了一个懒腰,轻声的说道。

    “乒乓”一阵打斗的声音传入了铁君义的耳朵里,给正要回去的铁君义拽住了脚步。

    “那边有打斗的声音,是谁呢?要不要过去一趟”铁君义沉思道。

    “过去一趟,如果可以的话就出一下手”铁君义说干就干,取下背上的战天,寻声而去。

    这边,一个蓝衣女子正在和两只红毛魔兽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蓝衣女子只有战将一重的实力,然而面对的将是两个相当于战将二重的魔兽,十分的吃力,脸上露出丝丝的焦急之色,苍白之色也开始在密布。

    “娘的,怎么么是她”铁君义一看就是那个提着剑追他狂砍的那个蓝衣女子,心里一声低呼。

    “两只赤炎狼,这丫头够劲,一只还不够,直接干两只,厉害”铁君义毫无同情心的说道。

    赤炎狼,三级初级的魔兽,有希望成为三级后期的魔兽,赤炎狼王可以晋升四级的霸主,现在的这两只每一只可是相当于战士二重人类武者。

    “轰”两道火红的能量击向蓝衣姑娘

    看着两道能量击来,蓝衣女子眼里露出坚定之色,撩手中的剑。

    “孤峰十三剑第三剑:孤峰独立”

    一道剑影竖立在哪里,犹如一擎天巨峰一样,矗立在哪里。

    “这丫头是什么人,这可是天阶高级战技,不是随便就有的,这一剑可守可攻,高级战技中的高级战技,了不起,如果是一个战将二重,一剑就划了”铁君义看着这蓝衣女子在心中嘀咕说道。

    以蓝衣姑娘的战力,铁君义肯定,一般的战将二重,在她的手里绝对是被虐的分。

    两团火红能量击在了剑峰上,好像要把这剑峰击碎一样,肆虐的能量在周围来回徘荡,撩起铁君义丝丝发律。

    最终以剑峰战胜告诫,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蓝衣女子握着手中的轻剑迎天砍下,剑峰犹如山峰倒下一般,向着两条赤炎狼砍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大剑直接肆虐在两只狼身上,火红的能量从身体里窜了出来,抵御着这巨大的剑峰。

    “嘭嚓”剑峰碎了,两只赤炎狼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颤抖的身体解释它身体里不是那么的平静,嘴角的鲜血说明体内受到了极大创伤。

    蓝衣女子也不好过,苍白如纸的脸色,没有一点儿的血色,嘴角在不断的流出鲜血,剑支撑在地,手扶着剑,保持身体的平衡。

    两只赤炎狼没有向蓝衣女子攻击过来,而是仰天吼叫。

    这种做法铁君义是明白的,召唤同伴。

    看着赤炎狼朝天吼叫,蓝衣女子眼里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脸上带着不甘和一丝痛苦之色,还有一丝回忆,一丝欣喜,一丝绝望,一丝悔过。

    不是她不想走,而是没有了丝毫的力气了,她想打开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可是没有力气了,元力消耗一空,无法了。

    看着蓝衣女子的神色,铁君义心有同感,他知道这蓝衣女子现在想的是家人,想念对不起家人,想起家人对她的关爱,现在不能在见到你们了,好后悔啊。

    “哅”铁君义战天砍向两只赤炎狼,两只家伙想躲,可是铁君义会让它躲过吗?答案是显然的。

    看着窜出来的白影,蓝衣女子终于倒了下去了

    两声“咔嚓”声想起,铁君义收起两只狼尸体,背上那个蓝衣女子,开始狂奔起来。

    回到山洞中,铁君义把蓝衣女子放了下来,躺在自己的石床上,然后拿出药草为这个姑娘疗伤,又用元力为她清楚体内残留下来的能量。

    一会儿后,铁君义起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呼出了一口浊气,又从储物戒中拿出那两具狼尸体。

    他可不想让着女的知道他有储物戒,还有虽然这两只尸体很是管钱,但是铁君义不会转这样的钱,虽然是自己杀的,可是没有这个姑娘的那一式剑法,他还差得远呢,还是让她自己来处理吧。

    又看了一下这个女孩,她的头发顺着床单皱褶的线条流畅的披散着,柔和的五官上投下淡淡的阴影,那睫毛纤长的像是蝴蝶扑朔的翅膀,苍白的脸色掩盖不了她的洁丽,润红的嘴唇是那么的可爱。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这太让人犯罪了,铁君义摇了摇头,选了一个角落,倾身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铁君义醒来,看了一下石床上的蓝衣姑娘,脸色好多了,开始烤食物了。

    不一会儿,蓝衣姑娘的眼眸动了一下

    “嗯”一声轻声在安静的洞中响起,铁君义知道,这姑娘醒来了,就跑了过去。

    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白衣少年,清晰的脸庞好像是经过无数岁月的侵袭过得一样,露出不适合他的刚毅,可是那稚嫩的神色告诉她,这少年还在小。

    可是,当和脑中那个赤身男子的影子重合时,眼里露出愤怒的神色。

    “怎么是你这个色狼?”一声尖叫从她的嘴里发出来,忽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听见这声尖叫,铁君义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脸色有点不自然。

    那个还真是他的错,也不看看有人不,一头就咋进了人家的区域。

    “你不会对我做了什么吧?”那女子双手捂在胸前,惧声的说道。

    铁君义听了这句话,一头的黑线,难道我就是那样卑鄙无耻的人。

    “本来要做的,可是,你已经醒来了,还没有实施呢,你在晕一会儿,我就要开始工作了”铁君义成心要逗逗这个小丫头。

    “你个禽兽,我要杀了你”蓝衣愤怒的叫道。

    “那个,肚子饿不”铁君义说道。

    “不饿”蓝衣姑娘嘴硬的说道,可是“咕咕”的声音从下面传了出来,一团红晕在脸上显现出来。

    “来,多吃点”铁君义把烤好的食物拿了过来,递给她说道。

    “哼”蓝衣女子吧头扭向一边,不吃。

    “来,乖,吃饱了才有力气和我较量”铁君义像喝小孩子一样。

    “*&amp;;....#”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串,铁君义是一句也没有听,然后她抓起烤肉就往嘴里塞。

    这女人真难伺候,希望她快点要好伤滚蛋吧,铁君义摇了摇头。

    “你摇头干什么啊,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老实交代”看见铁君义摇头,应该实在说她什么的,姑娘不爽的说道。

    铁君义没有回答她的话,就是盯着她看来看去的,看得她直发毛。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