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九十六章 激斗战将
    “想杀我,你还不配,让我一试战将的实力吧”铁君义轻蔑的说道,眼里迸发出慑人的战意。

    好强的战意,三少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战意?叶枫脑海里不断的自问着,眼里尽是不可思议。

    这股战意太强了,如果是一个一般战者,看都不敢看铁君义一眼,战意的凛冽直接摧毁他的心神,连战的心都没有。

    这小子怎么会有如此的战意,如果他和我一样,都是战将,那么我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人必须死,徐图暗暗道。

    “杀”徐图长枪一挥,飞身向着铁君义抡去。

    来得好,铁君义心里说了一句,战天切身挡去。

    “嚓”铁君义的战天和徐图长枪交织在一起,发出嘶嘶的声响。

    铁君义没有停下,继续抡着战天招呼而去,战力全开,战士七重的实力没有丝毫隐藏。

    徐图开始用六成的战力,可是铁君义战士七重的战力让他吃了一些暗亏,铁君义刀刀有劲,每一刀必有刀劲。

    徐图一开始的时候就受了伤,实力做多能发挥八成五左右的实力,但是一般战士七重的人物在他手里也是被虐的分。

    他以为铁君义拥有战士二重的战力算是顶天的了,没有全力出手,用了六成的实力,他看来六成的实力也足可以秒杀铁君义了。

    他的想法正中铁君义的下怀,铁君义修炼出刀斩刀劲,挥一次刀,他都不会就这样发出,每一次都控制有刀劲。

    刀劲存在就是攻其不备,防不胜防,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有刀劲。

    但是刀劲也不是无敌的存在,如果遇上非一般的战将,很轻松的就能化解,费力不大。刀劲进入徐图身体里,横冲直撞,徐图的伤势再一次的增加,嘴里隐隐的能看见血丝在吞咽,双手在丝丝的颤动,看向鉄君义的眼神充满惊骇,眼神在无数次的变幻。

    同时在旁边看的叶枫也是露出惊色,鉄君义和徐图打得难解难分,这完全颠覆了常识,这太不可思议了,徐图是战将,鉄君义是战者,这之间的差距可以说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鉄君义打破了常理,以战者七重激斗战将一重而没有落下风,虽然这个战将只是战将一重,而且还受了点伤,不能完全发挥全部实力,可是廋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怎么不济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挑战者七重,隐隐落了下风。

    “刀斩”徐图的一个大意,招来了鉄君义的一记刀斩。

    知道自己不能躲开鉄君义的这一记,抡枪挡在刀刃上,徐图顿时就倒退而去,划出十米远,在地上留下两道浅浅的划痕,“唰唰”的声响在空气中回荡。

    “噗”一口鲜血从徐图嘴里直贯而出,飘飞在空中,好像要掩盖徐图的惊骇似的。

    “接二连三的让我受伤,现在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是归顺,还是死亡,这应给是你的极限了吧”徐图看着鉄君义说道,眼里露出丝丝的杀机。

    鉄君义平伏了一下颤动的身体,脸色略显苍白,眼神丝毫没有改变的看着徐图,战将就是战将,就这么一会儿,元力就消耗了四成,比炼半天丹药还累

    “别说废话了,来吧”鉄君义没有丝毫的动意的说道。

    “既然你想死,吗我就成全你”徐图狞声说道。

    “唧唧歪歪的,来吧”鉄君义丝毫不给面子。

    “那就去死吧,怒浪枪式第一式,横扫千军”徐图用上了战技,势要鉄君义死了。

    “三少,不可硬抗,这是徐图的专属战技,天阶下级战技,威力恐怖无比”看见徐图划出长枪,叶枫急忙说道。

    一条霸道的虚枪影在徐图手中的长枪上显出,波涛汹涌的气势席卷开来,落在密盛的草丛,发出嘶嘶的响声。

    “别说了,一起来抗,娘的,威势还真大”鉄君义批了批嘴道。

    “哦”

    “横扫千军”徐图大吼一声,长枪就划了过来。

    顿时一股波涛成一条弧线向铁君义和叶枫滚滚而来,躲无处躲,逃无处逃,地上的草犹如快刀斩麻一样,齐齐倒地。

    “刀斩,去”

    “落花流水”

    “碰”一声惊天巨响,在他们之间传出来,一股毁灭性的气势席卷开来,肆虐着周围的一切。

    无数的烟尘淹没一切,树木犹如豆腐一样,一碰就断。

    铁君义和叶枫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狠狠地咂向远处,落在树上,犹如一阵狂风吹过一般,树叶横飞。

    “噗”一口鲜血从铁君义和叶枫嘴里喷了出来,缭乱的气息满布在他们的身上,破坏的衣服隐隐能看见血丝,铁君义那略带苍白的脸更白了。

    徐图也是如此,铁君义和叶枫的战技侵入过来,倒身就撞了出去,一口鲜血散落在空间,星星点点的落了下来。

    但是徐图的相比铁君义两人要好得多,气息不如铁君义他们那样凌乱。

    战将就是战将,永远都是战士和战者可以相提并论的,元力在身上形成的铠甲能抵消许多的伤害。

    铁君义翻身站起来,眼睛盯盯的看着远处的徐图。

    “不错真的很不错,能把我逼成这样,在偏阳镇,除了几位和那几个王者,没有人能把我徐图逼成这样,今天,你们虽死忧荣”徐图说道。

    “老狗,你发什么爵,谁死还不一定呢?你以为你赢定了?”铁君义盯着徐图,嘴里的话是不要钱的。

    铁君义会怕,堪比战将四重的疾风狼王都被他给阴死了,区区的战将一重,正所谓打不赢,我还跑不赢吗?况且,旁边还有一个战士五重的小高手呢,铁君义更不会怕了。

    “我看你嘴硬,等我拧下你的头,看你跳得起来不”

    “就凭你一只老狗,说实话,我还不放在眼里”铁君义反唇侮辱道。

    “现在就让我送你们上路吧,这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一招,死在这一招之下,你们应该感到荣幸了,怒浪第三式:波涛汹涌”徐图说着手中的长枪也开始运动起来。

    徐图整个身子旋转在空中,枪尖笔直的指向铁君义两人,元力自身而出,无数的枪影在空中窜横。

    “娘的,以为你真的能使用出来吗?”铁君义看着远处的徐图轻声的说道。

    看着徐图的气势,铁君义知道,徐图想要发出者一记狠招,是需要时间的。

    铁君义运足力量,白色的光芒布满战天,向着远处的徐图就钉了过去。

    战天直取徐图的身体

    看着铁君义把战天直接的丢了出来,这让徐图吃惊不已,放弃自己的兵器,就等于输了一半,丢了兵器就如拔牙的老虎,没有丝毫的威胁了。

    但是,现在的徐图正在发招,要么就得停下来,要么让着把大刀插入身体。

    毫不犹豫,徐图停了下来,枪尖顶向战天,一丝的鲜血从徐图的嘴里留了下来。

    战技反噬,看见徐图流出的鲜血,铁君义和叶枫都知道,打断战技的释放,一定会遭到反噬,这是所有战技的特点。

    铁君义嘴角露出丝丝的笑容,这就他的目的

    战天落在了地上,徐图的嘴角露出一丝的笑容,现在的铁君义没有刀,就等于没有了招子,想要他的命还不容易。

    可是他永远也想不道,现在的铁君义才算是最强的铁君义了,战天重达三千斤啊,铁君义提着三千多斤的战天,速度限制了大半,不能很好的发挥实力。

    而且,铁君义的拳法现在更甚刀法一成,铁拳的威力更在刀斩之上。

    只不过也不怪徐图,铁君义以战者七重的实力,爆发出战士七重的战斗力,刀法更是斩出刀劲,也不怪徐图这样想,虽然你是天才,但也不要太过分吗?

    只是铁君义就这么的过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