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九十一章 毒杀
    铁君义从修炼中退了出来,他可不敢再次的修炼了,万一这家伙召唤它的狼同伴来,他可不想在树上呆上几天。

    铁君义的魂力再一次的摄入储物戒中,想在那些止血粉出来以作防备之用。

    然而这一次,铁君义脸上露出欣喜之色,看向疾风狼王却是露出阴险的笑容。

    他刚才才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大招没有用吗?

    他的那个大招就是赤毒液,赤毒蛇的毒液,这一久战斗都是单挑,几乎是没有不战胜的,所以久而久之的久忘了有这么一个大招了,忘记这个连战王都要闻风丧胆的东西了。

    这会可以不用死了,哈哈,有了它,疾风狼王,等着吧。

    铁君义心情大好,完全没有刚才那要死不活的样子,有的是嘻嘻的笑意。

    铁君义没有磨时间,拿出赤毒液,涂抹在战天上,然后跃身下树,站在一枝树枝上,挑衅的看着疾风狼王。

    铁君义可不能和他浪上,时间越久对自己那是很危险的,他可不知道会不会在来一只其他的什么魔兽,所以现在必须得速战速决。

    看见铁君义跃下树来,疾风狼王眼里射出兴奋之色,朝着铁君义就冲了过来,尖锐的爪子向着铁君义扇去。

    看着疾风狼王风一样的速度过来,再看看那冒着丝丝寒气的爪子,铁君义没有任何考虑的时间,抽身就转向另外一个地方。

    他可是尝过这家伙的爪子的,如果不是他修炼了《天罡霸体决》,早就被这家伙给分尸了。

    “嘣”铁君义刚刚离开,他所站的树枝直接性的被疾风狼王摧毁,木屑树叶漫天横飞。

    铁君义躲过疾风狼王的一击,并没有停下,而是快速的离开,往树木多的地方行去。

    看着铁君义又开始逃跑,疾风狼王嚎叫着追上去。

    铁君义带着疾风狼王左突右串,他想要等疾风狼王卡在那些树上时才是他出手的时机。

    可是不知怎么的,这疾风狼王像是发疯了一样,那些小的树直接被它给撞断了,无法下手。

    他可不敢和这家伙拼命,以自己现在的状况,以疾风狼王的实力以及速度,三两下拍来,吐血重伤算是小事了,搞不好小命就被冥神请去喝酒去了。

    不行,在这样下去小命真的要交给它了,铁君义脑中快速的思索着如何面对这堪比战将四重的家伙。

    战将四重啊,如果是人类的话,没说的,几个照面,铁君义有死无生,战将四重啊,铁君义呢,战者六重而已,如果不是铁君义有相当于战士五重的元力,力量破万,一个照面,铁君义绝对去了冥神殿。

    辛亏是魔兽,铁君义才和它纠缠了这么长的时间,否则,早就挂了。

    管它了,拼了,铁君义迅速的朝着两棵树之间跑去。

    铁君义虽然要和这家伙拼,可也不是愣着脑袋上去,虽然这家伙能把树撞断,可是它的速度会被减弱几分。

    铁君义从树晰之间穿过,疾风狼也是不慢半分,直接来跃去。

    狼头已经伸出树间,就是现在,铁君义反身回去,抡起战天。

    刀斩,一出手就是战技。

    看着铁君义斩来,疾风狼王扬起爪子,就扑了过去。

    “咔嚓”一声细小的声音传出,铁君义的刀斩在了,疾风狼王的脖颈上,但是只是斩开那么一道小口,丝丝的鲜血从里面流了出来。

    然而与此同时,疾风狼王的一只狼爪狠狠得落在了铁君义那看似不宽的肩上,断骨的声音从铁君义的肩上传出,与此同时,铁君义整个人飞了出去,甩在了树干上,鲜血不要命的从嘴里喷出来。

    忍着身上的疼痛,铁君义没有丝毫的停留,朝着树上就跃了去,这可不是那些被疾风狼一撞就断的树,而是几个人手牵手才能围起来的大树,铁君义直攀树顶。

    本来看见铁君义飞了出去,疾风狼王要追击的,可是铁君义刀斩中所带的刀劲渗入体内,在疾风狼王的体内搞破坏,这家伙不得不停下来,所以铁君义才能顺利的跑掉。

    铁君义来到树顶,检查自己的伤势,不检查还好,一检查吓一大跳,左肩骨碎裂,左手现在直接成为装饰品,疾风狼王的力量渗透身体,五脏六腑都被震裂,全身经脉破损不堪,如果不是铁君义的身体素质还不错,否则,连上树都成困难。

    铁君义没有管下面的那只家伙,反正赤毒液是进入狼体内的了,等待他的是慢慢的死去,他现在急需要做的是修复身上的伤。

    铁君义靠在树干上,调出丹田间那一丝弱的不能再弱的元力,游走在全身上下,开始为他干活。

    树下,疾风狼王看着树上的铁君义,丝丝的吼叫从脖子里挤出来,显然很铁君义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凶恶的眼神冰冻了旁边的树叶,嘴里的煞气大口大口的喘出,不知是累了还是因为忿怒铁君义。

    铁君义连眼皮都没有睁一下,老神自在的坐在那里,叼都不叼它。

    看着铁君义的样子,疾风狼王更是怒不可发,向着旁边的一棵树拍了过去。

    “咔嚓”那棵大树直接倒在了地上,十分的干脆。

    怒吧怒吧,在等一下就没有怒的机会了。

    铁君义睁开眼睛,看着下面的狼王在不断的摇着头,好像是看不清似的,想努力的看清楚。

    铁君义知道,毒液发作了,他马上就跃身下去,老样子,站在树枝上,没有下地。

    铁君义不得不下,魔兽在死前绝对会干一些不被认可的事的,特别是狼类,一般都会吼叫告知同伴,铁君义遇见的是狼王,除非是必死之局,狼王才会召唤那些个狼崽,想铁君义这样的,直接下爪入口,不别召唤同伴。

    铁君义下树来,就是防止这一点的,万一这家伙就召唤一只过来,哭都找不到人哭。

    看着铁君义下来,疾风狼王开始他的又一次的攻击了,铁君义呢,这里跳一下,那里跳一下的。

    因为毒液缘故,狼王的速度慢上了许多,所以就不能实打实的追上铁君义了。

    “碰”狼王跳了四下的时候就倒在了地上,张开嘴想要嚎叫,可是那失去光色的眼睛注定了结局。

    “啪”铁君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看不见一丝红润的地方,就连嘴唇也是僵硬的。

    “娘的,终于把它给捞翻了,在一会儿,我就捞翻了”铁君义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是他两个月来最惊险的一次,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也是战力全开的一次。

    铁君义没有休息,急忙站了起来,劈开狼头,取出魔兽核,然后看了看这略带黑的狼身,直接装入储物戒中。

    本来他是不想要的,中了赤毒液,吃又吃不成,卖又不敢买,一卖的话就有人知道他有赤毒液,他还想活几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