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八十四章 晋升
    既然是让人防不胜防,可是如何能转载在刀刃之上呢?

    既然都是劲,和拳劲也是一样,侵入他人的身体,等待爆发。

    铁君义想到这里,手上的刀的速度更加的快了,同时,铁君义慢慢的运气元力,配合着元力一刀一式的修炼着。

    战天上面也开始蕴现一个威势,越来越强,慢慢的扩散到树林间,犹如波浪一样,震得树上的树叶瑟瑟发抖。

    起刀便有劲,出刀劲相随。

    铁君义眼里精光一闪,跃向一尊大石头,战天就横了过去。

    刀斩,铁君义心中默念,就砍向了那尊石头。

    “嘭嚓”碎石横飞,丝丝落在铁君义的发间。

    尘埃落定,战天与石头的衔接处,出现了一条大大的沟痕,铁君义并没有注意这些,轻轻收回大刀,让其微微靠在身旁。

    抬起右手,慢慢伸向沟痕内,手指轻轻的超石头划去,手指便轻轻的在上面留下了一条指痕,一团灰尘在铁君义的手指尖上。

    铁君义那稚嫩的脸上挂起了一天弧度,晶莹的汗水滑过脸庞,落在干涩的唇上,一丝清泪从眼角划过。

    “哈哈哈,终于成功了,哈哈哈”笑声是那么的轻盈,却是有那么的稚气,那欢快难以言语。

    “唰唰,唰唰”战天又在空中旋转,矫健的身影在空中伸展。

    不由铁君义不高兴,成千上万次的试炼,终于勉强的掌控了火的节奏,可以勉勉强强的炼制一些药粉了。

    练了许久的刀劲,今天终于施展成功了,真的是双喜临门啊。

    可是铁君义却是没有在舞动了,因为他感觉他体内的元气开始暴躁,开始混乱了。

    铁君义赶忙坐了下来,这是要晋升的迹象,运气功诀,慢慢的引导体内的元气,开始冲撞着战者六重的瓶颈。

    天地元气也开始暴躁起来,一丝丝玄奥的能量穿过树丛,慢慢的汇聚在铁君义的身体周围,侵入到铁君义的而身体当中去。

    铁君义控制着元气,一波又一波的冲刷着,一波又一波的涌进。

    细细密密的汗水滑过铁君义的额头,拂过她的脸颊,掉落在衣服上,可以隐约看见衣服的潮湿。

    天地间的元气越来越快,开始在铁君义的身周肆掠着,疯狂着,衣服都瑟瑟作响。

    “碰”铁君义冲破了战者六重的瓶颈,正式踏入六重境界。

    可是,这并不代表结束,元力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不停的涌入,一个小漩涡在铁君义头顶形成。

    元力疯狂的涌入,好像不把铁君义撑爆誓不摆休的气势,争先恐后的进入铁君义的经脉,涌入丹田,充实着丹田正中间的那颗巨大的元晶。

    随着元力的涌入,铁君义的元力也是疯狂的增长着。

    战者六重初期

    战者六重中期

    战者六重后期

    几个小时的时间,铁君义就已经到了战者六重巅峰,进入战者七重也只是一步之遥了,只需要一个韧机,铁君义就能顺利的进入战者七重。

    元力慢慢的停下来了,坐在地上的铁君义猛然睁开眼睛,一股精光一闪而末。

    一股难以压抑的激动在铁君义的眼中映出,一丝激动的清泪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进入铁君义的鼻孔。

    “太臭了,那里发出来的?那个缺德的乱扔脏东西”铁君义被臭的大声叫骂。

    感觉不对,这里就自己一人啊,谁无聊在这儿乱扔东西啊,那是从那里来的呢,那么臭,好像就在身上似的。

    不是好像在身上,而是直接的在你的身上。

    铁君义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上。

    一摊摊黑色的物体在衣服上露出,本来就不白的衣服白,此时已经变成灰黑色的了。

    “哦,还真在自己的身上耶”铁君义就这样说了一句,至于那句“缺德的”忘了。

    铁君义急忙的背上战天,向着水源的地方跑去,那速度一个快啊,没说的。

    铁君义来到水源的地方想都不想一下就蹦了下去,管他里面有什么没有。

    “碰”铁君义进入到了水中,荡起无数的波纹,向远处扩散而去。

    “爽啊,真舒服”铁君义拱出头来长舒了一口气。

    “洗刷刷,洗刷刷”

    “前唰唰,后唰唰。左刷刷,右刷刷,上刷刷,下刷刷”

    “........”

    洗了大半天的澡,铁君义终于把身上的那臭味洗净了,白色的衣服,又闪先它的纯净了。

    ........

    于此同时,在下游的地方,一个蓝衣姑娘出现在水边,一把蓝剑我在左手

    “这西澜这个地方还真是不错了,青山绿水,虽然贫瘠了那么一点,元力淡薄,可这里的风景还真是别具一格”蓝衣女子嘀咕道。

    “走了几天的路,累死了,身上也是,趁着这里的水,洗个澡再说”

    蓝衣女子说着就开始解衣,一道绝美的身体路了出来,可惜的是没有谁看见。

    “这水好清凉,好舒服啊”这女子轻轻的说道,声音是那么的清脆,是那么的好听。

    如果让他知道流下来的水是铁君义洗身上污垢流下来的,会不会提剑把铁君义给宰了。

    ........

    “这水不知道流向何处啊?今天放假一天,游着去看看,顺便抓几条鱼来开开鱼荤”铁君义望着水流的方向,轻轻自语道。

    说做就做,慢慢向远处游去。

    “游啊游,油道外婆桥,我就是一条快乐的小游鱼,无拘无束的游啊,我要游的更远,哇哈哈”一路的唱啊唱,一路的游,铁君义渐渐远去。

    “嗯”这时铁君义停下了他的脚步,因为他听见有声音,侧耳听去,从前面发出来的。

    这儿有声音,难道这儿有人,管他呢,这儿又不是我家,他又人管我屁事啊,只不过去看看也行。

    铁君义的身体慢慢的游向声源的方向,声音越来越大了,铁君义越来越近了。

    铁君义躲在草丛间,轻轻的拨开水草,定睛一看。一道绝美得身体展现在铁君义的眼前,映入铁君义的眼里。

    美,这是给铁君义的第一感觉,太美了。

    绕是铁君义的心智,也不禁呆了呆,一动不动的伏在那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